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顾未江寻 > 25 这么乖

25 这么乖

作者:毛球球 返回目录

第25章


一顿饭吃完,时间已经接近9点,导演终于满意,收工放过了几人。


顾未捧着手机,在酒店的沙发上叹气。


刚才池云开打完电话后不久,就拉他开了一局手游,傅止和洛晨轩都在,刚好四个人组成了一队。顾未刚玩这游戏没多久,也不熟悉,只能操纵着游戏角色捡了把破枪跟在池云开他们身后乱跑,碰到跳不过去的障碍物还时不时地叹气。


江寻原本是要回房间的,结果瞧见了正在打游戏的顾小朋友。


又一次倒地被队友救起后,顾未不想玩了。


“你们走吧,别管我了,我给你们丢脸了。”


他索性放下手机,垂头丧气地往沙发后一靠,刚好看见了停在他身边的江寻。


顾未翘了嘴角,算是打了个招呼,主动往左边挪了些,给江寻让了点位置。


“让我看看?”江寻问,没忍住顺手揉了揉小朋友柔软的头发。


顾未捡起扔在一边的手机,递给了江寻。 https://m.xsw5.com


“这类手游我不太熟悉,我弟弟玩得倒是比较多。”江寻说。


顾未心里平衡了一些:“没事,我也不会玩。”


然后顾未就看着对手游不太熟悉的江寻,一路神挡杀神地打到了决赛圈,顶着mvp数十个人头的成绩,在聊天框里干净利落地留下了一句“菜比”。


江寻打完微微一怔:“抱歉,习惯了。”


平时打比赛的时候,赛前赛后习惯放嘲讽了,忘记了这是顾未的账号。


顾未:“……没事,你真厉害。”


“不难,有空教你。”江寻说。


这边两人没把这茬放在心上,各自道了句晚安就回房间休息了。


t.atw的宿舍里,刚才邀顾未打游戏的三个人看着聊天框里的那两个字目瞪口呆——


一路拖后腿的顾未突然崛起,高冷收割数十人头后,放了句嘲讽高调离开。


池云开:“看吧,我说他不对劲。”


傅止:“……他还骂我们菜逼。”


洛晨轩:“……呜呜呜上次他扔燃烧瓶把我们全队烧死我都没骂他菜逼。”


池云开:“那他让我帮忙叫鸭的事情怎么办?”


洛晨轩:“先哄着吧,见机行事。”


傅止:“不如,我们先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他到底想干什么。”


*


清晨,《逃之夭夭》的嘉宾们都踏上了返程,顾未和江寻都到h市,两人乘坐了同一航班,导演组给两人定的位置刚好相邻。


“顾小朋友,昨天没休息好吗?”江寻问。


顾未的眼睛红红的:“我没事。”


他的助理是公司新换的,小姑娘对他不了解,忘了给他带上平日里的常备药,再加上酒店里的环境不熟悉,他更睡不着了。


江寻衣服上的木质茶花冷香很好闻,顾未挨着江寻坐下的时候,感觉情绪舒缓了很多。


他从包里拿出《明明如月》的剧本,开始做男二缪梓晗的人物小传,但不论他怎么看,还是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哥。”顾未唤了一声身边的江寻,“能给我讲讲你们职业选手的日常吗?”


“你不是我的粉,怎么还对我的生活产生了兴趣?”江寻接过顾未手中的笔记本。


顾未的字很清秀,记录着《明明如月》里男二缪梓晗的成长历程,


江寻一看,就明白顾小朋友这是接了新的电视剧。


“其实很枯燥,每天都是训练,要么就是约各种练习赛,有时会应俱乐部的要求,刷点直播时长。”江寻话锋一转,“但它的确有其自身的魅力,吸引着我们这些选择电竞的人投身于其中。”


“我总觉得自己的理解差了些什么。”顾未说,“我看到的只有剧本给我呈现的东西。”


男二缪梓晗为什么会放弃自己的学业选择电子竞技,剧本里着墨不多,只写了他的执着,却没有写其中的原因,更多的东西,需要他自己去体会。


要想演好这个角色,顾未觉得自己必须沉浸入缪梓晗的生活中。


“我倒是明白了。”江寻看着洒在顾未发梢上的一缕阳光,“上次扒我微博,是为了这个角色吧。”


顾未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头。


“我还是建议你去感受。”江寻说,“小朋友,想来tmw的训练室看看吗?”


顾未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光彩:“我可以去吗?”


他不懂电子竞技,但他在尝试去理解,自然也对赫赫有名的tmw俱乐部十分憧憬。


“自然可以。”江寻说,“我家的小媳妇要去参观,自然没人反对。”


顾未:“……”又来了。


不过,能蹭到tmw的参观,小媳妇就小媳妇。


“想。”顾未说。


“不过你可能会觉得枯燥,还要陪我们一起熬夜。”江寻说。


“不会的。”顾未摇头。


他突然很想去看看,表情包生活的世界。


去tmw俱乐部参观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顾未捧着《明明如月》的剧本,不时问江寻几个专业性的问题,江寻也一一给他解答。


没过多久,顾未的眼皮开始打架,手里的剧本也拿不动了。


江寻一个专业术语解释到一半,看到了顾未游离的目光,抽走了小朋友手里的剧本:“困了就睡,强撑着干什么?”


顾未靠在椅背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刚入睡几秒,又从梦中惊醒,轻喘了一小会。


睡眠不足的顾小朋友,这会儿又没有化妆,嘴唇和脸颊都没什么血色,江寻莫名有点心疼。


“还想睡吗?”江寻问,“还要好一会儿才能到h市。”


顾未点头。


“过来。”江寻说,“这样会舒服一些。”


顾未没拒绝,听话地往右边靠了些,枕着江寻的肩膀,江寻却把他往下揽了些,让他枕在了自己的腿上,给他盖了一张薄薄的毯子。


*


江寻身上的白茶气息似乎格外安神,顾未没有再惊醒,枕着江寻的腿,沉入了深深的睡梦中。小朋友不惊醒的时候,睡颜很恬静,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睫毛扫过了江寻垂落在身侧的手背。


这让江寻觉得,包办婚姻,其实也挺好。


这么乖的小朋友,谁都想好好宠着。


与此同时,顾未放在一边的手机屏幕亮了,电量不足的提示响起的同时,手机屏幕上先前收到的一串未读微信消息刚好被江寻收入眼中。


[守得云开见月饼]:未未,基本信息提供一下。


[守得云开见月饼]:你那个朋友,喜欢什么类型的?


[守得云开见月饼]:你那个朋友,喜欢怎么玩?


[守得云开见月饼]:你那个朋友,尺寸多少?


江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