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顾未江寻 > 44 xx挺翘

44 xx挺翘

作者:毛球球 返回目录

顾未明显感觉到,电话的另一端,经纪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顾未这两日格外低调,t.atw的其他成员统一口供,一律都说不知道顾未去了哪里,她以为顾未只是回家之类的,出于关心多问了一嘴,没想到当红男团的主舞已经被别人给拐跑了。


经纪人刚看完《逃之夭夭》的第一期,立刻分辨出了江寻的声音。


微博上这两人cp粉的热度直线上升,她整晚担心cp粉野蛮生长不好掌控,结果顾未竟然,还敢跑到江寻的地盘上去?


难怪团里另外四个人三缄其口,怎么问都说不知道顾未去了哪里。


她原本还想夸顾未终于开窍有了综艺感,结果这两个人好像真的不太对劲,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绝对不能让cp粉们知道这两个人私下还有往来。


经纪人定了定神,开口道:“江总,我们未未给您添麻烦了。”


考虑到江寻的多种身份,赵雅还是挑了一个此种场合下比较合适的称呼。


“别,叫江寻就好。”江寻在顾未的身边说,“不麻烦,未未很听话。”


顾未拿着手机,无话可说。


经纪人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你们最近还是少接触比较好,微博上的热搜,你们大概已经看到了,传得太厉害,对你们都不好……” 一秒记住https://www.xsw5.com


“我没什么不好,我的成绩是训练出来的,与这无关。”在电子竞技上,江寻有自己的自信,“至于顾未未,你们公司给他立的,又不是什么男友人设,为什么要紧张这个。”


顾未还算好说话,可江寻不好说,这么一通说下来,经纪人立马哑口无言,恨不得连夜让助理去把顾未从tmw俱乐部给捞出来,免得被江寻这条狐狸吞得渣子都不剩。


“放心。”江寻继续说,“tmw俱乐部很安全,我的人你大可以放心,没人会偷拍,也没人会出去乱说。”


顾未听不下去了,安慰经纪人说:“赵姐,你放心,我明早就和穆悦去剧组,我在这里也是为了我的剧本和人物小传,都是为了工作,你不用担心,早点休息吧。”


经纪人:“……”


一个个的都让她放心,但她真的没办法放心。


江家手头控股的好几个影视、娱乐传媒公司,想玩什么样的会找不到,江寻偏偏盯上了别人公司的舞担,出手的速度还出人意料的快。


顾未到底知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好在电视剧明天就要开机了,她相信,江寻只是图个一时的新鲜,只要两个人几天不见,cp粉的热度自然会淡。


*


江寻结束一天的训练,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顾未还没有睡。


顾未刚洗完澡,穿着他的睡衣,头发还在往下滴水,他怕弄湿了江寻的床,搬了张凳子坐在房间中央看剧本。


“怎么还不睡?”江寻抽走了顾未手中的剧本,剧本显然已经被顾未翻了很多遍,上面还有各种标注。


“在等你。”顾未说。


“等我?”从顾未的口中听到这个说法,对江寻来说,的确算得上新鲜,“你明天是不是还要早起?”


“江寻,生日快乐!”顾未放下剧本,给江寻送上


了生日祝福。


江寻忙着训练,自己都把生日给忘了,却没想到深夜回了宿舍,还有个熬着不睡的人等他。


“睡眠不好,你还不早点睡。”江寻拿顾未没办法,只好说,“过来。”


顾未坐到床边,看江寻找出了吹风机,接上了电,要给他吹头发。


“可以不吹的。”顾未说,“反正自己会干的。”


“这话谁教你的?秋天天气凉,要是感冒了,你还怎么拍戏。”江寻坐在顾未的身边,按开了吹风机的按钮,“下次再不吹头发,我就训你了。”


吹风机的热气流扑面而来,顾未眯了眯眼睛,不自觉地往江寻手心的方向蹭了蹭。江寻那双好看的手正停在他的发间,时不时地揉过他的发顶,带来温暖舒适的感觉。


在他的记忆里,从小到大,好像从来就没有人帮他吹过头发,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差不多了。”江寻关掉吹风机,抬手帮顾未擦去睫毛上沾到的小水珠。


顾未坐在江寻的床边,有点过意不去,今天是江寻的生日,他不仅不能陪人过生日,还麻烦江寻大半夜的给他吹头发。


大概是这份从来没体验过的温暖让他有些迷糊了,礼物要早晨才能到,可他现在就想让江寻开心。


“江寻,我给你跳舞吧。”顾未低头思索了片刻,突然抬头去看江寻,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我给你跳solo。”


江寻正在脱tmw的队服外套,拉链刚拉到底,听见了顾未的话,着实有些意外。


“好啊。”小朋友自己送上门,江寻自然不会拒绝,拎着队服,站到宿舍门边,把房间的中央留给了顾未。


这种女团的舞顾未和t.atw的成员私下训练的时候也跳着玩过,但是在舞房外跳,这还是第一次。刚才脑子一热说要跳,现在面对着江寻,顾未又觉得有点难为情,但跳舞,到底是他喜欢的事情,bgm的声音响起,那些情绪,就都被他抛在了脑后。


江寻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顾未跳舞,这和台上加了灯光特效的感觉很不一样,小偶像穿着他的睡衣,站在他的房间里,只跳给他一个人看。


音乐响起的时候,顾未的眼神瞬间不同,就好像他在任何地方,都能跳出舞台上张扬的感觉,哪怕此时他的观众席上,只坐了江寻一个人。


很多动作,被顾未处理得非常帅气,音乐踩点分毫不差,但是舞蹈中原本的很多动作,即便是男生跳起来,也非常欲。


顾未跳起舞来就浑然不觉外界的动静,没有注意到江寻越来越深邃的眼瞳,背景音乐走到尽头,他定格在最后一个动作上,习惯性像平时在舞台里对粉丝做的那样,向前伸手,带着点坏笑咬了下唇,wink的同时勾了勾手指。


一曲结束,顾未轻轻喘气,还没来得及问江寻感觉如何,就看见江寻把搭在手臂上的外套床边一扔,向他走了过来,伸手一揽,把他连带着躺倒在床上。


顾未:“……”


顾未的心跳有些快,他一时分不清是因为跳舞,还是因为江寻,江寻却还没起身,就这么看着他。


顾未偏过头去,不敢看江寻的眼睛:“跳完了……你,开心吗?”


江寻没直接回答他,反倒是撑着床的双手松了些,把部分重量压到了他的身上。<


br />


“未未,你怎么这么好骗。”江寻的声音有些沉,“稍稍给你一点好,你就什么都能答应吗?”


这距离实在是太近了,顾未决定小小地抗议一下:“我不是什么都答应,你能不能……”


他话音未落,就感觉到江寻动了动身体,然后他腰间就被某个物体重重地撞了一下。


“那就是只答应我了?”


顾未:“!!!”


他不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上当了,当初江寻让他跳舞,肯定就没安好心。


可是这次,是他自己送上门的啊。


“它挺开心的,感觉到了吗?”江寻几乎是贴在顾未的耳边,问出了这句话。


顾未动都不敢动,更不敢回答了。


他只是跳了个舞,表情包,就原形毕露了。


“这是你给我的生日礼物吗?”江寻直起身,给了顾未喘气的机会。


“这个不算……”顾未快被这位的流氓行为吓个半死,目光躲闪,就是不看江寻,“天亮了,我买的礼物才会来,这个顶多……算个生日祝福吧。”


“但我很喜欢。”江寻说,“我的小朋友胆子越来越大了,三更半夜,穿着我的睡衣,在我的房间给我跳舞,还是很色气很欲的那种。”


“是你自己要看的。”顾未底气不足,“所以流氓的是你。”


“嗯,是我。”江寻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怕吓跑你,我可是克制了很久,都没对你说荤话了,今天可怪不得我。”


顾未说不过他,只好试着挑刺:“我不是‘你的’小朋友。”


“好,不是小朋友。”江寻点头,“是小冤家,小媳妇,还有小对象。”


顾未词穷了。


江寻无意把人吓过头,万一吓跑了,就得不偿失了。江寻从床上起身,伸手贴了贴顾未发红的脸颊:“撩完你也不负责,我去洗澡,你赶紧睡吧。”


这是要放过他的意思了,顾未松了一口气,躺在柔软的被子上,侧着脸刚好看见了江寻刚才扔在床上的队服。


“生日祝福不错,其实我还想看你跳另一个。”江寻说。


“想都不要想。”顾未哼了一声,学精明了。


“好吧。”江寻有点遗憾,“啊,对了,还有一件事。”


顾未不疑有他,看向江寻:“什么?”


江寻压低了声音,在顾未的耳边神神秘秘地开了口:“屁股挺翘。”


“你!!!”


江寻以飞快的速度伸手,在顾未的后腰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抓起床上的队服外套,在顾未做出反应之前,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很快卫生间里就响起了水声。


顾未看着卫生间的灯光,翻了个身,把脸埋在被褥中,许久才回过神来。


江寻他,怎么可以……


完了,怎么办,他俩之间的关系,好像越来越拎不清了。


好像他越是逃避,江寻越是能想方设法闯进他的小世界里。<


br />


那他,要和江寻一起过一辈子吗。


在cp粉过年的深夜里,顾未躺在江寻的床上,认真思考了一下关于谈婚论嫁的问题。


江寻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顾未已经睡着了,顾未卷走了不少被子,把脸埋在被子里,呼吸还算均匀,江寻把顾未从被子里拨出来些,把顾未放在外边的手塞进了被子里,也关灯睡下了。


*


穆悦一大早就接到了t.atw经纪人的电话,催促她早点去把顾未带去剧组。


“赵姐她可着急了,所以我一大早就来了。”这段时间,穆悦和顾未混熟了不少,开始给顾未抱怨经纪人了,“你这不是好好地吗,寻神人也挺好,不知道赵姐在紧张什么。”


顾未戴着帽子口罩,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站在tmw俱乐部的门口。


“哥,我走啦。”顾未对江寻挥手,“你记得收礼物,绝对是最适合你的。”


“知道了。”江寻伸手,帮顾未把有点歪的帽子扶正,“下次还敢来玩吗?”


顾未:“……”


江寻不提,他都要忘了昨天睡前发生的事情,至于tmw俱乐部,这可是大流氓的老巢了。


下次还敢不敢来,值得思考。


“去工作吧。”江寻没刻意要他回答,在他的身后轻轻推了一把,“抽空去剧组看你,有想问的专业知识微信上联系我。”


“那……生日快乐。”顾未弯了弯眼睛。


车向远处驶去,不久之后,另一辆车在俱乐部的门口停了下来,把包裹给搬到了俱乐部的前台。


“我有点好奇,你家小明星会送你什么生日礼物。”大早上的,west强打起精神,蹲在训练室门边看江寻拆包裹,“是名表还是衣服,或者?我们往色/情的方向猜一猜?”


“我也很期待。”熊仔也来了,“我觉得是吃的,如果是吃的,能不能给我分一点。”


江寻也很期待,但是鉴于顾未前科太多,顾未说的惊喜,他现在都十分谨慎,毕竟他俩对惊喜的理解,似乎不太一致。


但这次的礼物,顾未似乎还准备了很久,不论箱子里是什么,都是顾未的心意。


江寻在队友期待的目光下,用裁纸刀划开了箱子,箱子的最上面,是一张贺卡。


“哥,生日快乐,日常训练辛苦了,希望你的世界可以清新起来。”


[配图憨憨脸红.jpg]


拿开贺卡,箱子里满满地摆着上百个罐头。


“这什么?”sk一脸茫然地看着江寻拎起了一个罐头,伸手拉开了盖子。


罐头里是空的。


west拿起来看了看,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江寻又开了一个,依旧是空的。


江寻的队友们:“???”


罐头的外壳上,印着茫茫的草原,草原的上方写着七个醒目的大字——


“呼伦贝尔好空气”


江寻:“……”


顾未送了他整整一箱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