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顾未江寻 > 60 可以让你亲

60 可以让你亲

作者:毛球球 返回目录

江寻:“哇哦什么,别学江影说话。”


“不一样。”顾未否认,“我比他多一个字,表达的感情不同,我这个是惊喜。”


江寻:“导演想拉我干活,你这么高兴吗?”


“高兴啊,我想蹭蹭你的热度!”顾未说,“他们天天黑我说我蹭你热度,我还没蹭到过。”


这样江寻还可以在这里多留一天。


“那你,答应了吗?”导演的这个提议,的确是让顾未觉得惊喜了。


“未未呢,希望我答应吗?”江寻反问。


“当然希望!”


宁遥出现在缪梓晗的生命里,而江寻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顾未一高兴,忘了自己膝盖还受了伤,原本想支撑着站起来,腿上一阵尖锐的疼,他身体歪了一下,倒向了地面的方向。


江寻的反应很快,接住了他,没让他摔倒在地,批评道:“坐好了,一点都不乖。” m.xsw5.com首发


“疼……”顾未原本没把腿上的淤青当回事,现在却觉得疼得厉害。


是不是有人关心以后,小小的疼痛都会被放大,因为想要被看见,想要被心疼。


“你们,又在干什么……”江寻刚才只是虚掩了门,推门进来的穆悦被他俩的动静吓了一跳,看见顾未腿上的青痕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怎么弄成这样。”穆悦有点生气,“我去问问,道具组的垫子是怎么回事。”


“是我自己的缘故。”顾未摇头,“是我还不大知道该怎样去演戏,动作上也不知道该怎么控制。”


所以拼尽全力,沉浸于其中,遍体鳞伤。


“给我吧,我来。”江寻接过穆悦手中的药油。


穆悦知道这两个人见一面也不容易,自然不打算打扰,帮江寻找好了棉球和棉签之后,就自己下楼去了。


顾未原本想自己来的,江寻却把他按在床边靠好,一边用棉球给他擦药,一边和他说话。


“喜欢拍戏吗?”江寻问。


深秋时节,腿上的药水有点凉凉的,江寻的动作很轻,棉球擦过的感觉又有些痒,顾未的腿稍稍动了动,想缩回来,却又被江寻按了回去。


“喜欢。”顾未回答。


和跳舞一样喜欢。


公司给他的定义是流量,希望他按偶像的路线发展,给他接的工作都是各种综艺,《明明如月》是他努力争取来的机会,拍戏的感觉,对他来说是一种很新鲜的体验。


“戏不是你那样演的。”江寻说,“不是说那样不行,而是那样的方式,会让你觉得难受。”


“演戏这方面我不专业,没办法教你。”江寻收起药瓶,“江影也不行,他是有名的不想努力演技还烂,成天就在圈里瞎混,就你下午那段来看,已经比江影好上太多了,你要是喜欢,回头我找人教你。”


顾未一边听江寻说话,一边盯着江寻那双修长好看的手。


“你想演好缪梓晗这个角色,你可以在那一刻成为他,但导演喊停的时候,你必须还是顾未。”江寻给顾未倒了杯牛奶,关心不过三秒,又想欺负人了,“不然,我上哪去找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毫无反应,继续盯着


江寻的手看。


“在看什么?”江寻伸手在顾未的眼前晃了晃,“和你说话呢。”


顾未这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


江寻记得,之前在俱乐部的时候,顾未也会这样,盯着他的手看。


“喜欢的话,可以让你亲一下。”江寻突然说。


顾未:“……”


真过分。


为什么不能让他保留点个人爱好。


即便如此,顾未还是没放过机会,抓着江寻的手指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这才一手蒙住江寻的眼睛,另一手托起江寻的右手,吻在了江寻的指关节处。


“学得挺快。”江寻的眼睛被顾未用手挡住,江寻总结,“学会了亲脸颊,学会了吻手指,下次能不能学学别的地方。”


“哪里?”顾未没明白,“你说,可以不用下次的。”


“未未先前打过招呼,目前还没见过,但以后大概会经常见到的地方。”江寻神秘地说。


顾未:“?”


这什么?


江寻就着被他蒙住眼睛的状态,慢慢地靠过来,顾未在熟悉的木质香调中莫名有点晕头转向,直到江寻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出了想要他给亲的位置。


“就那里啊。”


“试试?”


“流氓。”顾未一把推开江寻,缩进了被子里,“太过分了,睡觉!”


那还是下次吧,下下次都行。


江寻完成每日欺负小朋友的任务,看着缩成一团的顾未,满意地关了灯,跟着顾未一起在床上躺下。


“未未。”江寻唤了一声。


顾未半张脸还蒙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干什么?”


“不欺负你了。”江寻说,“你上次和我说,在你进娱乐圈之前,你说你情绪上出了些问题,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也……打算告诉你。”顾未掀开了一点被子,翻了个身,面对着江寻,“只是,哥,要是我没你想的那么好,你会不要我吗?”


他刚说完这话,就感觉到对面的人不太高兴了。


江寻的手从被子里伸了过来,在他的后腰上不轻不重地按了一下。


顾未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这次不仅没躲,还往江寻的方向挪了一点,主动送上自己,给江寻欺负。


“再问这样的话我就教训你。”江寻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凶,“我不会不要你,那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要’?”


顾未想了半天,品味了一番江寻刻意加重声音的那个字,才意识到这人又在搞颜色。


可这么一闹,他心里原本对那些事的担忧,却不在了。


“那个时候,已经高二了,突然就有些情绪低落。”顾未把当时的情况给江寻描述了一遍,“觉得生活没有意义,感觉自己没有价值,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就会有那种,整个世界的不真实感,有的时候,感觉身体都是麻木的,后来去检查,就说是轻度抑郁。”


江寻听楚亦说过,这些都是抑郁症的典型症状,晨重暮轻,不真实感,偶发的解离,以及伴随着身体上的麻木。


“除了


服药以外,你接受过心理咨询吗?”江寻问。


“没,我药都没怎么吃,那个药对我有些副作用,服用后会震颤,我就停了。”顾未摇头,头发扫过了江寻的手背,“我爸说了,多找人说说话,忙起来就好了,睡眠问题不碍事的。”


江寻:“……”


短暂的忙碌会缓解轻度抑郁症状,可一旦遇到重大生活事件,负面情绪还是会钻空子。江寻听宋婧溪说,在顾未因为编舞的事情被全网黑之后,又出现过同样的情绪。


即便如此,小偶像还是把最温暖的笑容留给了舞台。


这样的顾未,凭什么被人欺负。


“不过你放心,我现在没问题了。”顾未说,“和你一起录综艺很有意义,给你挑礼物很有意义,明天的拍摄,也很有意义。”


是江寻说的,他是被需要的,也是被爱着的。


他可以被爱,也有去爱人的资格。


除了下午拍戏时的失控,遇见江寻以后,他已经好久都没体验过那种情绪低落的感觉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现在挺好。”顾未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等一个夸奖,江寻拿他没办法,伸手把顾未往自己的方向抱了抱。


顾未:“嗯?”


“学会亲人的奖励,以及,补给你的抱抱。”江寻说。


白天的拍摄很辛苦,顾未没过多久,就在熟悉的气息中陷入了沉睡。


*


江寻能在剧组停留的时间不长,在他答应了导演的请求之后,欣喜若狂的导演立刻安排上了需要江寻客串的那一段戏。


刚刚通过青训生选拔的缪梓晗,又被家里人拿扫帚揍了一顿,在训练的时候,状态很差,险些晕了过去,被教练狠狠骂了一顿,缪梓晗一声不吭,教练离开以后,却一个人坐在已经关了灯的训练室的角落里,偷偷地难过。


江寻的客串将是这部剧给观众的一个惊喜,所以这个消息,目前只有剧组里的人才会知道。


顾未穿着剧中的队服,面前屏幕上的光明明灭灭,他双手离开键盘,往座椅后背上一靠,唇色有些苍白。


“你怎么回事?”教练冷着脸走过来,“怎么会出现这种水平的失误?”


“是不是觉得成了青训生就可以不用努力了?”


“下次再这样,你就不用再呆在这里了。”


教练说话毫不留情,周围的人也在嘲笑他,倔强的少年咬着牙,不肯流露出一丝一毫的脆弱,也不肯开口解释。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他才关上了灯,坐在房间的角落里,把头埋进臂弯里。


“怎么这里还留了个小可怜?”有人敲了敲门,打开了训练室的灯。


顾未在黑暗里呆的太久,抬头的时候,只看到了一片光亮,光亮里那个人走过来,身上穿着与他同样的队服。


灯光太亮,顾未眨了眨眼睛,直接眨出了眼泪。


江寻披着剧里的队服,在顾未的面前俯身,抬手给人抹了眼泪:“别哭,好好休息,我看过你的训练赛,总有一天,你会是世界冠军。”


镜头一闪而过,拍到了江寻的侧脸。


“好,卡!”导演喊道,“太好了,这段太好了,就这段了,不用再拍。”


&nbsp


;  顾未:“……”


导演原本安排的,是缪梓晗一个人缩在训练室的角落里,江寻客串的角色,刚好路过,安慰了几句。


他刚才不知道为何,见到江寻的那一刹那,内心竟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后面的表现和动作,几乎是不经思考,江寻也一步步配合着他。


他以为这一段要重拍,导演却说这一段很好。


还有一段,是缪梓晗在训练的时候,有人从他的身后,抓住他握着鼠标的手,引导了他的一个操作,这里的镜头同样只拍了江寻的侧脸,然后给了手的特写镜头。


“确定不演戏吗,不演可惜了……”导演话超多,拉着江寻聊得停不下来,“一条过啊,不演真可惜了。”


“不演。”江寻拒绝,“学艺不精,兴趣不大,演得不好,答应你客串只是为了哄一下我家顾小朋友,哄完我就走了。”


江寻被导演拦着说话,顾未坐在凳子上等他。


“那是你金主?”贺澄路过了他的身边。


顾未还没从戏里出来,懒得搭理他,也懒得解释江寻不是金主是未婚夫。


“你管我。”顾未头也没抬:“反正比你金主年轻帅气有钱性格好。”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嗯,手还很好看。”


正打算过来的穆悦:“……”


贺澄讨了个没趣,自己走了。


“他今天被导演骂了。”穆悦小声说,“下午的时候,骂得可惨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导演直接把剧本摔在了他的面前,让他把剧赶紧本背下来,说演不好就滚。”


“估计他以后不敢对你阴阳怪气了,毕竟你演技比他好,工作也认真。”穆悦想到之前贺澄的行为就来气。


顾未:“……”


那宋阿姨的河豚头像,大概是可以换掉了。


“这周要录综艺了。”穆悦给顾未看了经纪人发来的行程,“周末要准备出发,剧组这边给你安排好了。”


“第二期在哪里录制?”顾未问。


“在影视城,全员古装,可能会有点恐怖元素,害怕吗?。”


“不怕。”顾未第一次这么期待一个综艺。


和江寻一起,就不会觉得害怕,反而会觉得好玩。


“新消息。”穆悦指了指他的手机。


顾未低头,看见了自己手机上的新消息——


[大钳蟹]:在吗顾未,顾未在吗。


[爱我请给我打钱]:憨憨脸红.jpg


[大钳蟹]:以下是我的道歉声明——


[大钳蟹]:1、nrxwszd,其他都是假的。


[大钳蟹]:2、你那天卷了我的被子,我扯了你的枕头,我俩扯平了。


[大钳蟹]:3、婚是要订的,但是数据还是要做的。


[大钳蟹]:愿友谊天长地久.jpg


同样是道歉声明,顾未看到了两个不同的版本,除了那个中老年表情包,别的都不一样。


[爱我请给我打钱]:已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