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顾未江寻 > 63 导演,这两句话剪掉!

63 导演,这两句话剪掉!

作者:毛球球 返回目录

“哥,你听力真的好。”顾未试图给江寻顺毛。


“不敢当。”江寻说,“我家未未的嗓音真好听,以后可以多喊给我听。”


顾未被江寻碰得难受,他不知道录像和收音的情况,不敢乱动,也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小声地讨饶。


“我……错了。”顾未试图挽回,“我不该真情实感地对着夜空喊话,我不该把个人情感带到综艺里来。”


“‘我错了’这句话,你自己回忆一下,我是不是听太多次了。”江寻不为所动,“以后你道你的歉,我讨我的债。”


还真情实感,不管过了多久,顾未欠教训这一点倒是一点都没变。


顾未:“……”


他有一阵子没惹事了,一时半会儿还有点慌。


“别乱动了。”江寻威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取向。”


顾未不动了,但他委屈,他俩难道不是同一个性取向吗。


江寻会有反应,他难道就没有反应了吗,不管是江寻的动作还是江寻说的话,他其实都没什么抵抗力。 m.xsw5.com首发


然而此事的确是他理亏,只能任由某个占理的人各种欺负。


*


综艺录制的监控室内,张导看着实时反馈数据走神。


“顾未和江寻人呢?”张导问,“怎么录个综艺还把嘉宾录没了。”


工作人员1:“报告导演,跑丢了,跟拍和无人机正在追。”


工作人员2:“报告导演,江寻好像把麦给关了,然后顾未那个还没开。”


张导:“……”


有问题,这两个人肯定有问题,这两个人要是没问题,他表演倒立唱歌。


他可能是史上第一个找不到嘉宾的导演。


“无人机搞快点。”张导催促,“这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马上追上了,我们给跟拍找了辆车。”工作人员说,“啊,还有,石昕言在屋顶上下不来,可能要找人去帮一下。”


“赶紧的,贝可是不是在附近,发布任务让他过去捞一下。”明明是个精心设计的综艺,张导却感觉自己像在带一波熊孩子,计划赶不上变化,毕竟设计的时候也没想到还有人会跑到屋顶上去,也没想到江寻会把顾未拐走。


“到时候这一段一秒都不剪。”张导怒道,“我看江寻到时候想怎么圆。”


另一边,江寻完成了“名副其实”之后,才不情不愿地放开了顾未,帮顾未把有点凌乱的领口整理好。


“张导的眼光不错。”江寻说,“你的古装扮相真的很好看。”


“无人机追上来了。”顾未小声说。


“那就继续录节目。”江寻伸手,把两个人的无线收音麦打开,对顾未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顾未:“你……”


难怪江寻刚才那么胆大,摄像和收音都没跟上,除了他俩,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导演!”工作人员激动,“江寻和顾未的收音恢复了。”


张导惊喜:“来,让我听听。”


江寻和顾未的声音传入了导演的耳中。


江寻:“你已经听到我的任务了?”


顾未:“听到了,你要让那个什么王妃魂飞魄散。”


江寻:“你的呢?”


导演:“???”


这两个人竟然在一本正经地讨论任务。


不可能,江寻把人拐这么远就为了讨论任务?


张导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不对。


顾未虽然被江寻折腾得有点晕头转向,但好歹还记得自己的任务与


立场,他说:“我和你的任务一样。”


“真的?”江寻问。


顾未点头。


眼看着跟拍终于追了上来,节目继续录制,江寻也不拆穿:“那既然任务相同,那我现在要去正殿,未未和我一起吧。”


顾未:“……”


顾未:“好……啊。”


他不能暴露自己的任务,只能先和江寻一起行动了。


两个人终于把耳麦和无线收音麦都戴了回去,张导理直气壮地发布了新的任务——


张导:“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一件代表身份的信物,找到对立者的信物,扔进正殿的水池里,视为对立者任务失败,不管是救王妃还是让王妃魂飞魄散,把手里的信物交到王妃的手中就行。”


张导:“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嘉宾负责清理宫内的闲杂人士,也就是监察者,他的目的是淘汰所有人,一旦信物落到此人的手中,视为任务失败。”


张导的话让顾未想起了他的铃铛和石昕言捡到的香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江寻的身上,必然也有一样东西,江寻应该是对立者,不是监察者,只要他把江寻的信物扔进水池里,那他就算成功了一半了。


江寻的信物,会是什么呢。


江寻把顾未搂在身前,牵着马的缰绳,前往正殿的方向,跟拍继续拍摄,一切恢复正常。


骑马的体验很新奇,但顾未在想任务的事情,整个人都有点心不在焉。


“你在摸什么?”江寻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顾未,你抓着我裤子干什么。”


顾未:“……”


当然是在偷偷找信物了!


“手滑了。”顾未面无表情地说。


江寻笑了一声,没再追究。


正殿就在眼前,江寻翻身下马,伸手去拉顾未,顾未抓住江寻的手,从马上跃下,周围都是仿古建筑,两个人都是一席古代的打扮,一个是不谙世事的少爷,一个身居高位的王爷,在周围风景的衬托下,让人真的产生了时空倒转的不真实感。


这样的场景,周围的跟拍也看呆了。


监控室里的张导忍不住感慨:“这里做动图,后面我们发预告用,就凭他俩这个脸,还有这个场景,我们的综艺肯定要爆,吊打《一起流浪》是没有问题的,大家争取一波,我们要做同期综艺的收视第一。”


颜值足够了,嘉宾也有梗,张导突然觉得钱没白花,而且江寻是友情帮忙的,不用付钱。


不过,张导记得,之前有好几期节目邀请了江寻,江寻都没有同意,宋婧溪说他对娱乐圈没有半点心思,那么这次,江寻愿意帮忙,很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


张导想到了顾未。


张导:“……”


懂了。


*


顾未远远地看见了石昕言和贝可,贝可一身将军的装束,扮相十分威严。


“顾未!”石昕言站在正殿的门口向顾未挥手,“来这里!”


顾未拔腿就跑,被江寻伸手拎了回去。


江寻:“跑什么,不是说我们的任务是一样的吗?”


石昕言:“……”


完了,队友被扣下了。


顾未没办法,只好跟在江寻的身后,几个人一起进了正殿。大殿里被灯笼照亮,正中央的王座上空无一人,四位嘉宾踏入正殿的瞬间,殿内的烛火亮了起来,在正殿中央的位置,有一个池子。


“张导花了不少钱了。”石昕言感叹。


“我有个问题。”顾未说,“钱熠凝呢?”


贝可摇头:“我一路过来,就发现了屋顶上的石昕言。”


“先看看导演安排了


什么吧。”江寻看了一眼大殿中央的水池。


“请各位落座。”群演扮的太监和宫女走到了几人的面前,邀请他们在两边的坐席上坐下。


“有吃的?”石昕言激动,“张导好人,我饿了一晚上了。”


顾未在江寻的身边盘腿坐下,看着大殿里来来往往的宫女在桌上摆满了各色菜肴,殿内的灯暗了一瞬,原本空无一人的王座上,突然多了一个人。


扮演帝王的演员开口说:“今日来者是客,宴请各位,和本王一起见证王妃的复生。”


之前那群衣着奇怪的群演闯进了殿内,继续完成那个“招魂”的过程,奇怪的歌声又传入了众人的耳边。


“他们在唱什么?”顾未问江寻。


“大概听了一下,好像是这样的。”江寻给他解释,“王妃病死,王上无心政事,忙着招魂,在宫墙内设了禁制,把王妃的魂魄,扣留在宫城之内。”


顾未明白了,所以他在宫墙外遇到的那群人,才会说让他带王妃回家,回家的意思,是离开这座宫殿,石昕言和他的任务相同,他们要救人。


江寻的身份是王爷,要阻止招魂,直接让王妃魂飞魄散。


那么贝可和钱熠凝中,有一个人,会是能淘汰所有人的监察者。


在顾未思考的时候,宫女已经把各色佳肴摆在了他和江寻的面前,在酒樽里倒上了酒。


“这个能吃吗……”顾未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面前的宫女群演从托盘上取出了一根银针,要给酒验毒,演得十分逼真。


顾未:“……”


怕什么来什么。


完了,又要被说不礼貌了。


他刚觉得有点头晕,想要往后退,江寻先一步扶了他一把,捂住了他的眼睛。


“别怕,没事。”江寻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边,“没人会伤害你,已经拿走了。”


群演小姑娘吓了一跳,江寻冲她点点头,示意她把银针撤走。


“顾未怎么了?”张导赶紧问,“身体不舒服吗,可以继续录制吗?”


“我没事。”顾未摇头,那种眩晕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久违的安全感,他所缺失的那部分情感,在江寻低声哄他的那一瞬间,终于被填补上了。


“啊,针。”石昕言反应了过来,想到了之前在宿舍的事情,“对了导演,我们未未看了尖锐的东西会头晕!”


“你……是怎么知道的?”江寻刚才的反应,着实出乎了顾未的意料。


他只告诉过江寻自己曾经有轻度抑郁,却没有来得及告诉江寻,自己还害怕尖锐的东西,江寻知道他害怕什么,还及时挡了他的视线。


江寻看似不经意地把他往自己的身边带了一些,关了麦,放下挡着他眼睛的手,对他说:“未未,我知道很多你的事情。”


“那我还比不上你,我还不够努力。”顾未也关了麦,凑过去,在江寻的耳边说,“江寻,我也想知道更多关于你的事情。”


他还不够勇敢,还不足以站在江寻的身边。


“可以。”江寻说,“录完节目开房了解一下,我跟你深入交流一下。”


跟拍1:“……”


跟拍2:“……”


寻神的车速好快,他们跟不上。


顾未:“……”


他不头晕了,他现在心跳加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对面没听到两个人说话的石昕言和贝可:“???”


发生了什么,对面的人怎么都静止了。


“真的。”江寻还没放过顾未,“只要你想,我们就会有故事。”


江寻回头看跟拍:“张导,这两句话剪掉,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