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顾未江寻 > 66 小刺猬家的面包蟹

66 小刺猬家的面包蟹

作者:毛球球 返回目录

江寻是真的不困,熬一个晚上,对他们这种没有睡眠的电子竞技选手来说,真的不算什么,所以他点开了易晴发来的几张截图。


其中一张是小刺猬后援会招新的截图,截图上写了招新的具体要求。


1、18周岁以上


2、工作效率高,不会三分钟热度,有合作意识


3、每日【在线时间】足够长,爱未未,不会黑未未


4、只关注顾未的超话


ps.进群私戳群主进行考核


前三条江寻是满足的,他十八周岁以上,工作效率高,也爱未未,但是第四条——


江寻之前世界赛的时候关注了自己的超话,所以他想也没想,把自己的超话给退了,点上了顾未超话的关注。


易晴那边没多久又发来了消息。


[sunny]:您牛批(破音) m.xsw5.com首发


[sunny]:大号追星。


[sunny]:队长,别退你自己超话了,后援那边群主是我朋友,你低调点开个小号,我把你捞进去。


[十万伏特]:为什么要开小号?


[sunny]:关爱一下广大cp粉的身心健康,糖要慢慢发,甜度不能太高。


[sunny]:啊对了,这个群里应该还有不少顾未的唯粉,但都是自家人,别担心,也不会有私生和毒唯。


[十万伏特]:稍等。


[十万伏特]:我去找个号。


江影刚和顾未聊完天,正要开工,又收到了江寻的消息。


[大钳蟹]:干嘛?


[大钳蟹]:商量好了轮番给我发消息?


[大钳蟹]:你不去睡顾未你来盯我拍戏,你是不是男人?对家皮肤白,人还好看,你懂我的意思吧。


[十万伏特]:闭嘴。


[十万伏特]:借个微博小号用用。


[大钳蟹]:好说好说,我小号特别多,你要个什么样的,影卫系列还是螃蟹系列。


[十万伏特]:螃蟹系列吧。


[大钳蟹]:那你是要寄居蟹还是帝王蟹还是椰子蟹还是黄油蟹还是面包蟹?


[十万伏特]:来一个没拉踩过顾未的,随便什么蟹都可以。


[大钳蟹]:那面包蟹给你吧,只有这个了,我用得比较少,我给你发账号和密码。


[十万伏特]:成交。


江影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把名叫面包蟹的微博号发到了江寻的手机上。


江寻没立刻去找易晴,而是先登陆了这个微博号,这虽说是个小号,但也不小了,申请的时间是两年前,转发的微博有上千条,还给充了年费会员。


江寻翻了翻微博,基本都是江影的转发和哈哈哈,的确没有什么出格的言论,除了几条一年前骂蒋恩源戏精的评论。


江寻点了顾未的关注,把小号的id改成了小刺猬家的面包蟹,这才把微博号发给了易晴。


[sunny]:稍等。


片刻之后,面包蟹的微博号上收到了新的关注消息。


@小刺猬家的晴天娃娃关注了你。


江寻点了回粉,接着被易晴拉进了官方后援会的群里。


@小刺猬家的晴天娃娃:欢迎新人~~@小刺猬家的面包蟹,这个不用考核,是我认


识的,都是自家人。


@小刺猬家的雪饼:哇,欢迎新姐妹。


@小刺猬家的仙贝:都是一家人,以后一起守护弟弟。


@小刺猬家的面包蟹:大家好,我是新来的,我超爱未未。憨憨脸红.jpg


@小刺猬家的可可:姐妹的表情包好可爱,姐妹本人应该也很可爱。


tmw的俱乐部里,正准备穿衣服起床的易晴,下床失败,被床上的被子绊了一跤,她顾不上疼,又抓起了手机发消息。


[sunny]:队长,妈的绝了。


[sunny]:“姐妹”你可真是太可爱了啊。


[sunny]:我憋笑憋得好辛苦。


[sunny]:憨憨脸红.jpg。这是什么犯规的表情。


[十万伏特]:从别人那里偷的表情包。


[十万伏特]:醒了就起床训练吧,有空再给我科普,我先自己看看。


[sunny]:好的,训练,青训生易晴要肩负起tmw的未来。


易晴揉了揉膝盖,从地上爬了起来,自言自语:“训练个屁,老娘先嗑为敬。”


*


江寻用小号在群里打了个招呼以后就开始潜水,看顾未的后援会讨论集资和打投的事情。


由于家庭背景的缘故,江寻本来就对粉圈的各种常识了解得不少,知道后援会的运行有自己的规律,粉丝们因为共同喜欢一个人而聚集在一起,日常进行打投控评和反黑等工作,文案、美工等工作分工明确。


易晴给他拉的群,算是后援会里的核心群了,这里的大部分成员几乎都是大粉,正在讨论近期集资的事情。


@小刺猬家的竹蜻蜓:《明明如月》是不是还有一阵子就要杀青了,未未的第一部电视剧,到时候想给弟弟买h市中心的屏幕应援。


@小刺猬家的璐璐:我觉得可以,弟弟值得我们对他好,不管剧方之前有过什么骚操作,这部剧对顾未来说都很重要,我们的应援必须跟上。


@小刺猬家的雪饼:但是好像蒋恩源那边的大粉也盯上了这个广告位,估计是要和我们抢的。


@小刺猬家的雪碧:试试吧,不想再看蒋恩源恶心人了。


江寻一边看群里的小刺猬们聊天,一边记笔记,记下了很多重要的应援方式,粉丝会买屏幕的广告位宣传,也会找人做各种视频剪辑,并不是喊着喜欢,就可以算作是追星。


江寻把新了解的东西一一记了下来,这才轻手轻脚地拉上了窗帘,慢慢地躺下了。


他的动作很轻,顾未还是惊醒了一下,睁开眼睛发现是江寻,稍稍弯了弯嘴角,又睡了过去。由于刚才哭过,顾未的眼睛还有点红,湿漉漉的,江寻的心里像是被小猫的爪子挠了一下。


“睡吧。”江寻说,“已经没事了。”


*


顾未近期的行程只给他空出了一天的休息时间,录完《逃之夭夭》的第二期后,他只在d市补了个觉,就又飞回剧组,继续电视剧的拍摄。


“我觉得你最近的状态很好。”有一天拍摄结束之后,导演这么对顾未说,“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吗,最近这么拼,身上那股拼劲儿,和剧本里的缪梓晗简直一模一样。”


在刚才的那一段里,顾未扮演的缪梓晗,一边躲着家里人挥舞的扫帚,一边收拾好自己的衣物,仿佛感觉不到疼一般,再次用手撑着阳台的栏杆,熟练地翻了出去。


“滚,滚出去你就别回来了!”缪梓晗的妈妈撕心裂肺地吼着。


“哦,


可以,那我这次不回来了。”缪梓晗冷冷地背上了刚收拾好的背包,向街道的远处走去,在看见宁遥的那一瞬间,慢慢地笑了。


“这里。”导演指着刚才拍完的那一段说,“我们看到了缪梓晗的成长,你演出来了,其实我也看到了你的成长,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你和上个月不一样了,不止是演技,还有其他方面。”


不止导演一个人,大家都能看到顾未身上的变化。


扮演妈妈的演员是个老戏骨,见状也开玩笑说:“顾未很努力,最近时不时就来向我请教,拍的时候,我都舍不得抡扫帚打孩子了,顾未可以的,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就是未来可期。”


顾未和周围的人一起笑了,贺澄坐在不远处,脸上的神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


顾未近日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从d市回来以后,他更加认真地去读剧本,无法体察的人物心理就去向有经验的演员们请教,手里的人物小传也改了一次又一次。


他喜欢江寻,想要能够站在江寻的身边。


只是三线黑红小明星顾未是不够的,顾未想要更努力一些,才能配得上已经是世界冠军的江寻。


电视剧对他来说很重要,第一部剧的评价将会影响他日后接到的资源,所以贺澄可以划水,他不可以,他想更红,就必须有好的作品,才能走的更远。


“多吃一点。”穆悦说,“不需要再瘦了,拍完就让营养师那边给你制定个新的饮食计划。”


“好的,我知道。”顾未说。


t.atw的群名最近不知被谁改成了小糊团,几个人正在呼唤顾未。


[守得云开见月饼]:@爱我请给我打钱,干什么呢最近,也不见得在群里说说话。


[清晨的太阳啊]:@爱我请给我打钱,在忙恋爱还是在忙拍戏?


[傅止]:我不行了,我快忙die了,你们听经纪人说了没,椰子台的新年晚会让我们上,歌还在选,大概再过一阵子就要停掉其他的通告回去训练了,时间有点紧,估计是来不及准备新歌的。


[清晨的太阳啊]:那就唱以前的歌,刚好不用重新写歌,顾未忙得团团转也没空搞编舞。


[stone]:哪天空了我们讨论一下,选哪个歌。


[傅止]:顾未呢?在恋爱还是在拍戏?


[爱我请给我打钱]:两者都有。


[stone]:那你是挺忙,最近打游戏没带菜比,感觉缺了不少乐趣。


[stone]:草,我是不是有毛病。


[爱我请给我打钱]:要努力,才能不蹭江寻的热度,我不想糊了。


“爱我请给我打钱”修改群名为“小糊团未来可期”。


[傅止]:难得看见我们未未这么上进,恋爱的人就是不一样。


[傅止]:啊,我这边的朋友说,顾未和石昕言录的综艺出预告了?


[清晨的太阳啊]:哇,我去看看。


[清晨的太阳啊]:嗯???你们录综艺的时候骂我们?池云开他们骂你是傻子。


顾未:“……”


这样一想,距离录制好像的确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预告片的确是该出来了。


他和石昕言对着夜空喊话的那段,竟然没被剪掉。


两分钟后,微信群[小糊团未来可期]里——


“stone”退出了群聊。


“爱我请给我打钱”退出了群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