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顾未江寻 > 72 我哥在你旁边吗

72 我哥在你旁边吗

作者:毛球球 返回目录

“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再给你们排咨询的时间。”楚亦拉开门,看见了站在门外不知所措的顾未,挑眉冲江寻说,“让你乱说话,你自己哄吧。”


顾未本来是想跑的,却没想到门被人拉开了,楚亦站在门边温和地冲他笑了笑:“顾未,你要相信,人是有自愈的能力的,等你找到了问题的根源,你会好起来的。”


顾未:“我会的。”


为了自己,也为了江寻。


“走吧,我们也回去。”江寻带着顾未向地下车库的方向走去,“天都黑了,不能耽误你晚上的直播。”


顾未这才明白,江寻带他回了一趟俱乐部,应该就是为了让他接受楚亦的心理咨询,和他想的不同,楚亦没有问他不愿回忆的那些感受,而是和他聊了些很轻松的话题,让他画了简单的图。


寥寥几笔,加上简单的对话,似乎能给他封闭已久的内心打开一个缺口。


“刚才听见了吗?”江寻问,“我说的话。”


顾未回过神:“我该说什么?”


那会儿刚被教训过,他不敢说听见,也不大敢说没听见。


“随便。”江寻说,“对我来说,影响不大。” m.xsw5.com首发


顾未:“……”


“我没有那么容易哭的。”顾未认真地说,“那次我也没哭。”


江寻少见地没搭理他,替他拉开车门:“上车吧。”


夜色中,江寻的车驶出了俱乐部,向城市郊外驶去。


“你以前住在哪里?”江寻一边开车,一边问顾未。


顾未回忆了一下,说了个比较偏僻的地名:“……顾采和凌忆萱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


江寻这是第一次从顾未的口中听说凌忆萱的名字,却并不觉得陌生,凌忆萱是二十年前h市这边小有名气的舞蹈演员,后来接的演出少了,名气也就淡了,前几年似乎还改嫁了。


江寻对凌忆萱的了解,仅限于这么多。


这样看来,顾未的舞蹈功底,应该是和他妈妈有关系的,江影也说过,顾未在编舞上是有专业水平的。


“你和你妈妈一起生活?”江寻问。


顾未点头:“一直到我初三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还有个当编剧的爸爸,那时候快中考了,我妈跟别人走了,没人要我了,顾采就出现了,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来h市,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骗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用的是半开玩笑的语气,江寻的余光里,却没有看见他脸上有任何笑意。


“你和顾采一起住吗?”据江寻所知,顾采是很忙的。


“没有,我住校。”顾未来了这边以后,住的一直都是学校的宿舍,直到高二的时候,他的情绪出现问题,住过一小段时间的医院,再往后,就是公司的宿舍。


他从来就没有一个能够称之为“家”的去处。


“那你现在有了,我要你,家也是你的。”江寻说,“家里的钥匙给你,不想住宿舍的时候,就可以回来。”


江寻把车停稳,下车打开另一侧的车门,替顾未解开了安全带,伸手给顾未:“下来吧,到家了。”


这是江寻在h市郊外买的小别墅,他平时训练忙,不怎么过来,家里都是请人在打扫。江寻刚打开门,门内就传来一阵子汪汪的叫声。


“别吓到人。”江寻连忙把扑过来的柯基抱走,他不常回来,这狗倒是和他亲近得很。


“柯基?”顾未看见柯基很开心,“你竟然有狗!让我抱抱。”


“不害怕吗?”江寻把自家柯基抱给顾未。


“看过我的黑料?”顾未揉了揉柯基屁股上


被修剪成桃心形状的毛,“我那次采访没说清楚,我不是不喜欢狗,我只是不喜欢我爸养的那只金毛,有点怕它。”


“它叫什么名字?”这狗一点都不凶,顾未揉得很开心。


“中文名叫江吉祥,英文名叫mvp。”江寻说。


“我以为你们世界冠军都不迷信的。”顾未被这名字逗笑了。


“世界冠军也是人,谁不想赢。”江寻把顾未从地上拎起来,“别坐地上,地板凉。”


顾未坐在江寻家客厅的沙发上逗江吉祥玩,江寻早就让人准备好了晚饭。


顾未:“……”


“张嘴。”江寻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顾未:“菠菜不吃。”


顾未:“茼蒿不吃。”


顾未:“茭白不吃。”


江寻啪地一声放下了筷子,揉了揉手腕:“顾未未,你现在就想哭给我看吗?”


“不想。”顾未拿起了筷子,乖乖吃了。


他拍完《明明如月》后,江寻和他的经纪人奇迹般达成了一致,坚持要他按照营养食谱吃饭。


“葡萄汁喝吗?”饭后,江寻拿了杯果汁问顾未。


顾未不疑有他:“好呀。”


江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抬头喝了一口,把人按在了椅子上,低头吻了下去。


顾未:“……”


他也没要这么喝啊!


江寻吻得很凶,顾未的下颌被挑起,被动地承受着这个毫无预告的吻,他尝到了葡萄汁的清甜,感受到更多的,却是身体被撩起的热,来不及吞咽的果汁沿着他的唇角缓缓地滑落,浅红色的果汁在他的脸颊上留下浅色的印记,就这么沾湿了他颈侧的创可贴。


顾未推开了江寻,靠在椅背上轻轻喘气,江寻拿了湿毛巾,给他擦去果汁,指尖遇到那张花花绿绿的创可贴,轻轻地撕了下来。


“你是不是忘了我还要直播……”顾未有气无力地说。


“忘不了。”江寻的手心里躺着已经不能用的创可贴,“你去洗脸,等下我赔给你一张。”


顾未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额前的头发上还带着小水珠,他看着洗手间的镜子,觉得脸颊的温度有些高,就多洗了会儿。


直播的时间临近,经纪人开始在电话里催他了。


“最近《逃之夭夭》第二期刚播完,cp粉的热情高涨,你和江寻目前还没有订婚,日后不知道会不会有变数,所以直播的时候,不可以提江寻,知道吗?”经纪人苦口婆心地交代。


“好的。”顾未很好说话。


“日后也不会有变数。”江寻站在顾未的身后,撕开一张新的创可贴,帮顾未把脖子上的吻痕遮好。


经纪人学会自动屏蔽江寻了,继续交代顾未说:“反正不论如何,一个字都不要提江寻,看到类似的问题也当做没看见,知道了吗?”


“知道啦。”顾未说。


晚上九点,顾未的微博准时挂上了直播链接,期待了好几天的小刺猬们纷纷涌入了直播间。


[未未晚上好呀~]


[未未好久不见,最近工作忙吗?}


[啊啊啊,顾未我喜欢你!]


[拍戏辛苦了,最近除了综艺都没有看到你营业。]


顾未给直播间的小刺猬打了招呼:“大家晚上好,我也很想你们,工作有点忙,电视剧已经拍完了,应该是年后开播,希望到时候不会让大家失望。”


“工作忙没关系,忙一点好,不忙的话我就糊了……”


&nbsp


;   “不用你们养我,我会努力变得更好。”


他不是第一次开直播,自然知道营业的时候要和粉丝聊些什么,一般顾未都会挑一些粉丝的问题,简单地回答。


[弟弟在t.atw的宿舍吗,感觉不太像啊。]


顾未:“的确不在宿舍。”


[哇,是在自己家里吗,每次看你都是在宿舍直播,这次竟然不一样。]


顾未:“不是自己家,在一个朋友的家里。”


[哇,朋友,是哪个朋友呢,最近关系很好的那个吗。]


[朋友在吗,朋友?]


顾未记着经纪人最后的倔强,闭口不提江寻。


[未未的脖子受伤了吗,创可贴好可爱啊。]


[皮卡丘的创可贴,太可爱了吧!]


皮卡丘?


顾未这才发现,江寻给他换的创可贴,金灿灿的,上面印着超可爱的皮卡丘。


顾未:“……”


[未未你怎么了,下午采访的时候,你还没受伤的,怎么才过了几个小时,你就把自己伤着了。]


“没事……”顾未说,“我自己不小心挠的。”


他转头看了看桌边的江寻,某罪魁祸首捧着一本书在看,手机扔在客厅里充电,见他回头,还用口型叮嘱他好好直播,表示自己绝不打扰。


[心疼弟弟!]


[未未你自己挠的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换成了这张创可贴,下午不是这张的。]


[上面那位id是晴天娃娃的姐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


“要聊聊新剧的事情吗?”心虚的顾未试图撇开话题。


[新剧出来保证追,弟弟放心。]


[新剧必须追,各种会员充起来。]


@t.atw-石昕言、@t.atw-洛晨轩、@t.atw-傅止,@t.atw-池云开进入了直播间。


弹幕瞬间飞涨。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都是本人吗?]


[t.atw全员都在???]


[天哪,这粉丝福利太棒了吧。]


[顾未是团宠无误了。]


顾未:“你们来做什么?”


@t.atw-傅止:查岗,看看我们夜不归宿的舞担去哪里了。


@t.atw-池云开:大家挤一挤,让我们凑个热闹。


@t.atw-石昕言:大家低调点,经纪人只给我们看热闹。


@t.atw-洛晨轩:赵姐你在看吗,放心我们只看热闹,不会乱说话。


一时间,弹幕刷的都是大家低调点。


@江影kani进入了直播间。


弹幕——


[???]


[这谁?]


[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江影吗?]


[对家?]


[轰出去轰出去。]


顾未:“?”


顾未:“本人?”


@江影kani:本人,如假包换。


@江影kani:我哥在你旁边吗,你和我哥说一下,妈让他接电话。


顾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