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顾未江寻 > 82 许个愿吧

82 许个愿吧

作者:毛球球 返回目录

椰子台年初一的晚会依旧是微博上的热门讨论话题,当日的热门话题有——


#蒋恩源粉丝辱骂椰子台#


#t.atw全员新年红#


#江寻的灯牌是从哪里顺的#


小刺猬后援会的群里,大家也在讨论着当天的节目。


@小刺猬家的仙贝:红色的寓意真好,椰子台有心了,来年我们弟弟会越来越红。


@小刺猬家的蕊蕊:新剧年初十开播,姐妹们准备好冲了吗。


@小刺猬家的面包蟹:冲!初十新剧话题刷起来。


@小刺猬家的雪饼:哇,好久不见的面包蟹小姐姐,怎么样,考研顺利吗?


顾未在楼下客厅里和江影一起玩了会儿游戏,两个人双双被队友举报扣分后不欢而散,顾未推开房间门的时候没看到江寻,倒是看见江寻的手机放在了桌上。


手机界面停在了一个聊天群上,里面的消息刷得很快,id的开头都是小刺猬。 https://m.xsw5.com


顾未:“?”


看群名还是刺猬后援的一群,江寻是怎么混进去的。


群里面聊得十分热闹,顾未只在穆悦那里看过这个粉丝群,却从来没看过群里聊天是什么样子。


现在他看到了。


@小刺猬快长大:我有个严肃的问题,顾未是不是害怕尖锐的东西,那我们的粉丝名叫小刺猬,未未会不会不喜欢我们。


顾未:“……”好问题。


@小刺猬家的面包蟹:不会,q版的刺猬没事,现实中也不常见到刺猬。


@小刺猬快长大:哇,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就是本人,顾未心想。


@小刺猬家的雪饼:未未的微博快1六00w粉了,不知道弟弟能不能给发个粉丝福利,我就妄想一下啦,这个时间顾未应该在忙吧。


@小刺猬家的面包蟹:狗头.jpg


也不是不行,顾未心想,于是他挑了最近拍的几张图,发了个粉丝福利。


评论瞬间炸了。


[未未过年还营业吗,图我抱走了。]


[woc?我的妄想这么快就实现了吗?]


[我怀疑我们群里有许愿精灵。]


[不会是面包蟹吧?总觉得她一回来我们每天都在心想事成。]


[@小刺猬家的面包蟹,吉祥物受我一拜。]


[@小刺猬家的面包蟹,演唱会的票太难抢了,再许个愿,能让我当面见见顾未吗?]


[什么群,我也想进。]


[进别的群吧,一群满了。]


“你怎么进了我后援的群?”顾未问刚回来的江寻。


“之前说好的互粉,我总得真情实感吧,你看我比赛的时候都喊劈了嗓子,我喊几声‘未未加油’是应该的吧。”江寻理所当然地说。


“所以你的灯牌……”顾未想起来昨天江寻举着的那一个。


“群里之前给邮寄的。”江寻说,“我好歹也算是你家大粉了。”


*


易晴躺在家里的床上,给顾未刚发的福利点赞转发,吹完了二十多条彩虹屁后,长按图片保存到了手机。


手机提示有新的消息。


[雪饼]:娃娃你在吗?


[晴天娃娃]:在在在,弟弟刚才发福利了,自家评论点赞赶紧的。


[雪饼]:在点了,我们家控评一直都很好。笑哭.jpg,跟你确认一个事情。


[晴天娃娃]:你说。


[雪饼]:你是tmw的sunny对吧,反正你的皮已经被扒干净了。


[晴天娃娃]:是的,所以你还想扒谁?


[雪饼]:我刚才无聊核对了一下之前邮寄灯牌和手幅的地址,然后我发现——


[晴天娃娃]:你发现?


[雪饼]:有两个包裹寄到了tmw俱乐部,除了你的,还有面包蟹的。


[雪饼]:那么问题来了,你那个小姐妹,前一阵子,确定是在考研,而不是在打比赛?暗中观察.jpg


[晴天娃娃]:……


[雪饼]:你们tmw还真是有意思,我好像突然有点明白你嗑cp的乐趣了。


[晴天娃娃]:低调低调。


[雪饼]: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面包蟹都快成我们群的吉祥物了,一群人都在艾特面包蟹许愿。


[雪饼]:你玩你的吧,我今天得早睡,明天朋友拉我去一个特别偏的小镇玩,真的是特别偏,也就这几年改的文艺风,顶多有几家酒吧,真不知道这种地方有什么意思。


*


年初三一大早,顾未就被江寻从被子里捞了出来,h市今年冬天虽然冷,天气却一直很好。江寻借着导航,一路带着顾未,往一个小镇的方向驶去。


“你搬出来以后,还回去过吗?”江寻问。


顾未摇头:“高一以后,就没再回去过,前年那边好像重新规划了一下,现在是个文艺旅游小镇了。”


小镇的位置很偏,加上现在是过年期间,路上的人都很少,少见的几个行人都冲着江寻的车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以前就是普通的街道,现在这两边好像都改成了酒吧了。”顾未挑着镇上仅有的特色给江寻挨个介绍,“其实没什么好看的,你往前开,路尽头那边就是我以前的家。”


“这边以前老人很多,现在搞起了旅游,才有一些年轻人回了这里。”顾未说,“所以我妈当时在h市还算是有点名气吧,但这边很多人都不知道她,这边说起来是我妈的老家,不过我从来没见过我的外公外婆。”


小镇上连个停车的地方都没有,江寻只能把车停在了路边。


“你之前住这里?”江寻看着眼前普普通通的二层小楼,想起了顾未之前画的那副画,顾未没有给房子画上窗户,但眼前的房子,显然是有窗户的。


“不知道钥匙还能不能用。”顾未从口袋里取出之前好不容易翻出来的钥匙,钥匙插进锁孔里,门顺利地开了,房间里的家具,还是几年前的样子,这几年大概没人回来过。


“是小未来吗?”隔壁的房子前面,站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打量他们,见顾未打开门,才认出了眼前的人。


“许宴哥?”顾未听见了声音回头,“我回来这边看看。”


“还以为你们一家都不会再回来了,听说你在h市那边挺出名的。”姓许的青年笑着说,同时把目光转向了顾未身边的江寻,“这位是?”


“是男朋友。”顾未说,“晚点再和你聊,我们先回去看看。”


“去吧去吧。”青年坐在自家酒吧的门前,冲顾未摆了摆手,自言自语,“变化还真的挺大的。”


顾未关上了房门,屋子里有一股尘土的气息。


“小未来?


”江寻重复了刚才听到的这个名字。


顾未对这个名字颇为无奈:“还是顾未好听,对不对,据说之前顾采他们还没离婚的时候,想给我取名叫顾未来,说是吉利,后来我刚出生,他们就大吵一架,我妈喝了点酒,给我上户口的时候少写了一个字,顾未来就变成了顾未。”


江寻:“……”


“这是唯一一件,我想要感谢他们的事情。”顾未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你知道未是未来的意思,就足够了,我就当这是祝福了。”


“太久没住人,水电好像不能用了。”顾未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带你逛一圈就走吧。”


说是逛一圈,但许久没住人的房子,着实没什么好看的地方,江寻在从前顾未的房间里多停留了一会儿,墙上贴的都是顾未从小学到初中拿过的奖状。


窗台上有一个花盆,花盆里的植物早就枯萎了,看不出从前种过什么。


“你养过花吗?”江寻指着花盆问。


“我不记得了。”顾未的目光有点迷茫,似乎自己也想不起来这里什么时候放了个花盆,“你说,我害怕尖锐的东西,和这里真的有关系吗?”


难道不是天生骨子里就带着的恐惧?


“楚亦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江寻给墙上的奖状们拍了个照,顺手发给了宋婧溪,“想不起来也没事,我们去隔壁看看吧。”


冬天五点多天色就有了要黑的迹象,隔壁的小酒吧亮起了一串怪好看的小彩灯。


现在还是过年期间,酒吧里没什么人,有点冷清。


“现在来的都是不爱走亲戚的文艺青年,平时还是有人的。”许宴把酒水单放在两人的面前,“看看要喝点什么。”


“好冷清啊,驻唱也没来吗?”顾未看着空荡荡的驻唱台说,“江寻,我给你唱歌啊。”


“去吧。”江寻纵容地说。


顾未平时各种练歌,竟然也没觉不耐烦,这里的人不多,酒吧也是熟人家里的,他挑了个首慢节奏的歌,开了伴奏,和着缓慢的音乐唱歌。


酒吧里三三两两地坐着人,这会儿也停下聊天,看着正在唱歌的人。


这不是t.atw的歌,而是一首年代久远的民谣,顾未的嗓音清澈干净,但是——


“噗,走音了……”许宴说。


“嗯,刚才那句走音了。”江寻依然觉得好听,顾未又把音准给拉了回去。


顾未明显在放飞自我,挑了一首自己不熟悉的歌,他只是听过,没有练过,所以唱起来的时候,只顾着开心。


“你可以拍个小视频上传。”江寻建议,“这样过几天以后,你这里的生意会特别好。”


“真的?”许宴没敢相信,“他现在有这么红?”


“真的。”江寻说,“你要是再拍到我,你家的生意会更好。”


许宴:“???”


*


酒吧门边的小风铃清脆地响了起来,来了新的客人。


“就一个破镇子,没什么意思。”先一步进来的人一脸不高兴。


“得了吧雪饼,总比在家听你家七大姑八大姨唠叨好。”另一人说,“这边起码还清静。”


雪饼还是不太高兴:“开车开了大半天,头晕,我后悔了,早知道这么无聊,我还不如在家给我爱豆吹彩虹屁。”


雪饼的朋友嘲笑她:“整天就是你爱豆,你总不能出来旅游,还指望着能见到你爱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