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顾未江寻 > 87 未来可期

87 未来可期

作者:毛球球 返回目录

t.atw放出监控视频的时间是晚上21点,正是一天中微博浏览量较大的时间。


21点45分,江寻转发微博。


22点整,顾未点赞江寻微博。


22点后,小刺猬们经过短暂的商议,纷纷转发了江寻和t.atw的微博,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想哭,我就知道凭借顾未的舞蹈功底不可能抄袭编舞。]


[谢谢江寻,谢谢t.atw的每一个人,谢谢对家,我们未真的被黑得太久了。]


[@那些曾经黑过顾未的人,你们欠顾未一个道歉。]


[小未来,请你一定要走花路。]


此时距离内地明星人气季榜打投结束还有三天,蒋恩源的票数渐渐不动了,顾未的票数开始飞涨。


t.atw官博发出的视频,转发评论量超过十万。


舞房的监控和宣绘桐放出的视频,终于给了持续两年的编舞纠纷一个明确的答案—— https://m.xsw5.com


抄袭编舞的人是蒋恩源,编舞是顾未的。


而仅仅因为蒋恩源在公众面前先跳了那段舞,舞房的录像丢失,顾未平白无故被人黑了整整两年。


蒋恩源彻底没得洗了。


蒋恩源公司的电话几乎被打爆,和蒋恩源关系好的几个艺人忙着撇清关系,纷纷发微博表示与蒋恩源不熟,编舞的事情并不知情。


t.atw的几名成员率先发声。


@t.atw-傅止:#蒋恩源道歉#作为t.atw的队长,未未的努力我一直都有看到,他那么喜欢跳舞,你怎么能拿编舞这件事来黑他。@蒋恩源


@t.atw-池云开:#蒋恩源道歉#有的时候,真的想没素质一次。


@t.atw-洛晨轩:愤怒.jpg


此外,江影那边也还没消停。


@江影kani:#蒋恩源道歉#鉴于部分网友的记性不好,我好心来提醒一下大家。1、蒋恩源编舞抄袭,反倒诬陷顾未。2、蒋恩源明明知道顾未尖端恐惧,录综艺的时候把针拿到了顾未的眼前,被发现之后拒绝道歉。3、蒋恩源在公共场合多次故意提起顾未带话题。


晚上24时,曾经黑过顾未的几个大v迫于舆论压力,发表长文向顾未道歉,表示自己当时不应该根据蒋恩源模糊的说辞来评判此事。


至此,微博上让蒋恩源道歉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临近凌晨两点,有人拍到蒋恩源的公司灯火通明。


“监控不是删了吗?”娱乐公司的办公室里,蒋恩源冲着经纪人大吼大叫,“不是说好的保我吗,我付出了那么多?”


经纪人这几天连着折腾,已经没什么耐心了:“说白了当初你就不该借他的那段编舞。”


“我不用他的编舞?”蒋恩源愤怒地说,“就凭他们睡我给我的一丁点资源,我能红吗?还不是我自己拉踩他,让网友同情我,我的人气才逐渐起来的?”


“那顾未呢?”经纪人的脸色逐渐冷漠,“人家被你黑成那样,还不是靠自己红的,人家好歹能编舞,你能做什么?”


蒋恩源忽然像是失了所有的力气,跌坐在沙发上:“可是,他有t.atw,还有江寻,连江影那样的人都会帮他,我……什么都没有。”


“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就好。”经纪人说,“没人会保你了,公司高层变动了,道歉吧,过个几年再出来,说不定网友就忘了。”<


br />


“可我是流量。”蒋恩源有气无力地说,“我还没有转型成功,再过几年,怎么可能还有人知道我。”


“我手下不止你一个艺人,我还有别的工作,你自己想好了去找公关那边吧。”经纪人带过的人多了,懒得听他在那里抱怨,转身出了办公室。


“哪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我的粉丝不会丢下我的。”蒋恩源说,“他们明明那么喜欢我。”


*


第二天早晨,蒋恩源好几个大粉宣布脱粉关站,其中一个还发了长微博。


@脱粉此号以后不用:偶像对我们来说应该是闪光的存在,我们花时间和精力去喜欢他,就是想看到他的成长,看到他逐渐变成一个优秀的人,这样我们会觉得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我花了三年时间喜欢蒋恩源,现在我觉得不值得,甚至有些恶心。抄袭编舞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更何况是抄袭了以后反而诬陷创作者。向@t.atw-顾未道歉,给你投票了,加油。


这样的算是比较理智的粉,蒋恩源家的其他粉可不是这样的。


如今监控视频的事情整个娱乐圈人尽皆知,蒋恩源这个名字与这件事紧密联系在一起,连粉蒋恩源都变成了一件丢人的事情。


“听说他们家粉在喊着要退专辑的钱,之前代言的化妆品也在大批退货,合作方都在痛骂他。”一大早,池云开的心情格外晴朗,“惨还是《溯游从之》惨,剧本是好的,导演班底也还算可以,就是主演接连不断地出事,现在路人疯狂给电视剧打低分,以后还有哪个导演敢找他啊。”


“公司这段时间肯定不会再给他任何资源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没人敢和他合作,谁知道会不会继续被他坑。”傅止说,“而且他本身除了卖惨之外没什么特色,粉丝黏性小,基本就是糊了。”


“未未赶紧吃早饭。”石昕言把面包扔给顾未,“没吃早饭练什么空翻。”


“四月演唱会的主题定了。”傅止从舞房外走进来,“经纪人说,就叫‘云消雾散’。”


“云消雾散?”洛晨轩靠在墙边,“好名字。”


t.atw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即将开始的演唱会上,经纪人以即将到来的演唱会为由,推掉了所有媒体的采访,雪轻娱乐不对编舞的事情做出任何回应。


外界的惊涛骇浪如今已经无法影响到t.atw,毕竟在这件事上,蒋恩源抄袭编舞的事情已经构成了事实。


中午时分,蒋恩源的微博终于放出了一条道歉声明,声明写得言辞诚恳,说自己自从拿走了顾未的编舞之后,每天都很焦虑不安,非常后悔当初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同时表示之前综艺的事情自己不是故意的。最后,声明中蒋恩源向顾未道歉,表示自己这两天遭受了太多的谩骂,已经有了情绪崩溃的倾向。


网友纷纷表示不接受这样的道歉。


[这不是道歉,这是撇清关系吧。]


[不是自己写的吧,丝毫没看到诚意,请你正视这件事,这是很严重的事情。]


[算了,不指望你道歉了,祝你糊吧。]


[你情绪崩溃?那顾未呢,顾未平白无故被网络暴力了两年,你拿什么来弥补他受到的伤害。]


午后,经纪人接到了电影方的消息,去了趟t.atw的宿舍却没找到顾未。


“人呢?”经纪人问。


池云开:“舞房。”


石昕言:“厨房。”


&nb


sp;  洛晨轩:“卧房。”


经纪人叹气:“……行吧,我知道了。”


顾未趁着午休的时间,溜去了江寻那边。


某退役空闲人员正在tmw的训练室里游荡,一回头看见训练室的门边多了个顾未。


“你们聊。”穿着tmw队服的易晴举起双手冲两人比了个大大的心,下楼训练去了。


江寻领着顾未走过了长长的走廊,一把将顾未推进了自己的宿舍,关门落锁。


“溜出来的?”江寻拉上窗帘,挡住了窗台上的文竹。


“对,午休时间。”顾未想了想,学着刚才易晴的动作,举起双手,冲着江寻比了个大大的心,左右晃了晃身体,“你怎么不惊喜?”


“其实。”江寻有些不忍心地说,“你经纪人刚才给我打过电话。”


“啊?”顾未没想到自己偷溜的事情暴露得这么快。


“她说,t.atw马上就要巡回演唱会了,不准我碰你。”江寻无奈地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顾未安慰江寻:“没关系,我原本就只打算过来看看你。”


江寻不高兴了,板着脸说:“小未来,你还记得前一阵子我送你回公司的时候说过的话吗?”


顾未:“……”


“虽然收购得不多,但我好歹有你们公司的股份,于公,你出行不报备,是不是该罚?”江寻问。


“那于私呢?”顾未心存侥幸。


“于私,你自己送上门,只给看不给碰,更该罚。”


顾未说不过他,他担心江寻这几天太辛苦,趁着午休时间来看看,却没想到又被江寻逮到,说了一串歪理。


“等你演唱会结束,我们就公开吧。”江寻坐在床边,把人搂了过来,“结婚不着急,这个看你的意思,但总得让人知道你是我的,起码以后他们让你拍吻戏之类的,就得想起来先问我的意思。”


“好,那我以后好好给你赚钱。”顾未低头看自己手上的戒指,小心翼翼地问,“那我回去了?”


“不可以。”江寻说,“我不‘碰你’,就亲近一下你。”


“亲近?”顾未开始思考亲近和亲的区别。


还没思考完,就被江寻强行拉到腿上坐好。


“你的经纪人说,不能留下吻痕,不能让你没精打采,要让你在演唱会期间有最好的状态。”江寻给顾未重复经纪人的要求,“那我能怎么办,我只能让你更喜欢我了。”


江寻拉开了顾未的拉链,掀开了顾未毛衣的衣摆,沿着毛衣的后摆,伸手隔着衣料,在顾未身后的某个地方轻轻按了一下,换来了顾未一瞬间的战栗。


……


“我家的小未来,一定未来可期。”江寻得逞,低头狠狠吻在了顾未的脖颈上。


顾未还没怎么清醒,暂时对未来可期没有什么想法,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就是——


说好的不留吻痕呢?


*


季榜的最后三天,蒋恩源一大半粉丝放弃打投,蒋恩源名次掉出了前十,而顾未的票数持续攀升


在打投的最后一天,顾未的人气冲到了人气季榜的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