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顾未江寻 > 88 云消雾散

88 云消雾散

作者:毛球球 返回目录

第一季度的人气打投到此结束,顾未成为了季榜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而打投结束的第二天,蒋恩源那边就传来了品牌方提出终止合作解约的消息,理由是这样的明星会影响品牌的销售。同时,蒋恩源之前正在谈的一部电视剧的角色,一夜之间被人替掉了。


蒋恩源面临着无资源无工作和全网谴责的状态,即便如此,舆论也没有放过他,连同着他的公司,也一起成为了网友攻击的对象。


微博大v纷纷对此事发表了看法。


[顾未早就该红了,t.atw本身就是顶流。]


[蒋恩源欠t.atw一个道歉吧,这件事带来的影响不只集中在顾未身上。]


[之前是不是传言顾未抑郁症,还有人嘲讽,我要是被黑成这样,我早就坚持不住了。]


[蒋恩源现在也就只剩几个脑残粉了,翻不出什么水花了。]


季榜的人气第一会享有资源倾斜,t.atw内部傅止和洛晨轩也主动提出把资源让给顾未,短短几天里,经纪人几乎给顾未排完了这一整年的行程。


t.atw的五个人挤在赵雅的办公室里看她做表。


“四月五月巡回演唱会,演唱会结束去拍杂志封面,然后是三个代言,接下来六月进组拍电影。”赵雅在梳理顾未的行程,“在这期间要把剧本看完,这部电影是后年的贺岁档。” 一秒记住https://www.xsw5.com


“我很欣慰。”傅止捧着的茶杯里,氤氲着升起的水雾,“你也要和我一样忙了。”


“今年好多工作啊。”顾未被日程表吓到了,今年公司没给他接新的综艺,都是实打实地拍戏,几乎一点都不能放松。


“第一场演唱会以后给我留三天吧。”顾未说。


“三天?”精打细算的经纪人忽然警觉。


“给他留吧。”傅止说,“才三天而已,不影响他帮公司赚钱。”


洛晨轩也是一副“我们都懂”的神情:“留吧,不然江寻也要给他留。”


经纪人:“……”


一个团关系太好了,经纪人就没地位了。


“你们打算第一场演唱会后公开?”经纪人问,“你想好了?”


“江寻说,也不算是公开,就是表明一个态度。”顾未在日程表上删去了那三天的工作。


“你确定你们能捂住江影的嘴吗?”经纪人揉了揉眉心,“上次那一条微博以后,cp粉全疯了,前几天都忙着打投没闹腾起来,最近又开始嗑了。”


不仅是cp粉,很多之前不嗑cp的人,都开始关注江寻和顾未之间的关系。


[不可能是普通朋友,这两个人之前在微博上的互动就很不一般。]


[肯定不是普通朋友啊,tmw全员都护着顾未。]


[等个公开,或者去江影那边探探口风。]


但是,不论是编舞还是顾未与江寻的关系,公司都暂时拒绝接受了采访。


自从顾未偷溜去江寻那边带着吻痕回来之后,经纪人每天搬了把凳子坐在舞房门口看门,盯着几个人为即将到来的演唱会做准备。


所以在演唱会开始前,顾未再也没找到溜出去的机会。


四月,t.atw的全国演唱会如期而至,第一场演唱会就定在公司的所在地,h市。


来自全国各地的小刺猬聚集在演唱会场的门边,正在准备演唱会时的应援。


“仙贝,新的手幅和徽章,给应援的姐妹们一人一份。”雪饼正在忙着应援活动,小刺猬应援一群的成员基本都来了现场。


“还剩两份。”叫仙贝的小刺猬说,“晴天娃娃和面包蟹小姐姐来了吗?”


雪饼低头看了眼手机消息说:“五分钟前娃娃就说到了,他俩一起过来……来了!”


“雪饼!”梳着哪吒头的小姑娘,今天特地化了妆,涂了口红,穿着红大衣,搭配着短裙,整个人都显得格外得好看。


“这位是?”有小刺猬看见了晴天娃娃旁边带着口罩和墨镜的人。


“群里的,家里有矿的,刚考完研的?”雪饼笑眯眯地提醒。


其余小刺猬瞪大了眼睛:“面包蟹?!”


小刺猬们:“小姐姐?!”


有小刺猬明显认出了晴天娃娃身边的人:“你不是那个……江……”


雪饼一边捂住了她的嘴,示意旁边人把手幅和徽章递给江寻:“好了别声张,大家都是小刺猬。”


后援会开始进场,排在后面的小刺猬开始小声地讨论。


“那就是江寻吗?好帅啊,电竞选手的颜值这么高的吗?”


“啊啊啊啊,怎么办我要变cp粉了,你会不会把我踢出群。”


“没事,我也快了。”


“江寻真的好宠我们未啊,原来面包蟹就是他。”


“行了,本妈妈粉放心了。”


演唱会即将开始,场内的灯光逐渐暗了下来,各家的灯牌逐渐被点亮,现场成为了一片光的海洋。易晴叼着棒棒糖,举着手机疯狂自拍,顺带着发微博晒照片。


sunny的微博很快有了评论——


[sunny你今天怎么这么美!]


[晴妹妹终于开始大号追星了。]


[江寻知道员工翘班追星了吗?]


[你们看最后一张图,拍到的那个,是江寻吧。]


[……]


[这是追谁啊,连江寻都去了。]


[t.atw今天在h市有演唱会,是去看顾未的吧。]


演唱会预定的开始时间逐渐接近,全场安静下来,只有灯牌的光还在闪烁。


大屏幕上,渐渐地浮现出了t.atw的团队logo,全场沸腾。


演唱会最开始播放的是一段视频剪辑,剪辑记录了t.atw自成立到现在的历程,包含了很多从来没在公众面前出现过的视频资料。


两年半以前,t.atw成立,五个尚且青涩的大男孩,聚到了一起,视频呈现的,是深夜的舞房,练舞练到深夜的五个人,困到躺在地板上睡着了。


两年以前t.atw逐渐被众人知晓,走进了公众的视野中,拥有了最初的一批粉丝,傅止和洛晨轩的人气直线上涨。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首主打歌的编舞,给t.atw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视频里的顾未坐在自己的窗边,时常一坐就是一整天,池云开气到骂人,傅止想发的微博编辑了一次又一次,最后还是迫于公司的要求按下了删除。


一年以后,t.atw人气飞涨,逐渐接近顶流,傅止和洛晨轩实红,顾未黑红,石昕言和池云开的人气也稳步上升,但时常会面对一些不堪入目的言论。


这些言论被做成弹幕的形式,从视频上一条条划过。


[迟早要糊。]


r />


[顾未不要脸,t.atw全团没素质。]


[编舞抄袭。]


直到一个月前,t.taw的官博放出了当时的监控视频。


“那件事就像是乌云。”视频录下了傅止的话,“每当t.atw还有未未取得了什么成绩的时候,总有人会把这件事拿出来说,明明我们都知道,那并不是我们的错。”


“我们忍受过,经历过,痛苦过,好在我们五个人一直都在一起,我们打游戏的时候会吵架,练舞的时候会偷懒给顾未添麻烦,但我们小糊团始终是一个团体。”洛晨轩用好听的声音说,“现在我们终于看到了,云消雾散。”


伴随着洛晨轩的声音,“云消雾散”四个大字渐渐浮现在演唱会场的上空,灯光特效中,四个大字碎成光雨。


同时,舞台上的灯光亮了,t.atw的五个人站在高低台上,傅止把第一首歌的c位让给了顾未。


音乐在那一瞬间响起,顾未在观众的欢呼声里,从高低台上一个空翻翻到了中间的位置上。


这是t.atw曾经的那首主打歌,曾经因为编舞争议无法在公众面前展示的那一首,现在t.atw终于可以在演唱会上唱这首歌,跳那段舞。


t.atw不需要接受媒体关于编舞的任何采访,演唱会的“云消雾散”就是他们给外界最好的回应。


过去的阴霾云消雾散,未来的t.atw将会乘风破浪一路向前。


全场观众的情绪被视频剪辑和主打歌调动,都在大声喊着顾未的名字,不少小刺猬当场哭了出来。


江寻的膝盖上放着一盒抽纸,左边是易晴,右边是雪饼,两个人都在爆哭。


雪饼伸手抽走了一张纸:“呜呜呜,太好哭了,我们未这是太不容易了。”


易晴给了江寻一肘子,也抽走一张纸:“呜呜呜,老大,给我哭,不然你就是个假粉。”


江寻看着台上的顾未,这段舞顾未单独跳给他看过,不得不说,加上了音乐和舞美,这首歌极其具有冲击力。


今晚以后,顾未的名字将会被很多人知晓。


“算了,你不是假粉。”易晴哭花了妆,“我偶像都要是你的呜呜呜,你不能欺负他。”


江寻知道,最想哭的应该是他家的小朋友。


主打歌唱完,t.atw另外四人退场,把舞台单独留给了顾未。舞台上方的大屏上,清晰地映出了此时的顾未。


主打歌的编舞动作很难,蒋恩源跳的时候,去掉了那几个困难的动作,包括最开始的空翻,但是顾未全部精准地完成了。


拿着话筒的顾未微微喘气,冲着台下的观众笑了笑,眼睛里明显闪着泪光。


这下不仅小刺猬,全场多数观众都崩不住了。


“未未我们喜欢你!”


“未未,我们一直都在!”


“谢谢你们一直都在。”顾未没提自己之前有多委屈,而是认真地感谢了小刺猬们,“其实,我现在挺想哭的。”


顾未有点不好意思地翘了嘴角。


“不过,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以后只在他面前哭。”顾未说,“所以我把笑留给你们,会一直喜欢跳舞,会努力成为更好的顾未。”


“谢谢你们。”


“还有你。”


大屏幕上,顾未手指上的戒指映出一闪而过的光,全场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