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顾未江寻 > 91 番外1 天生一对

91 番外1 天生一对

作者:毛球球 返回目录

某风景区影视城,剧组正在进行一部古装仙侠电影的拍摄。


“三、二、一。”工作人员倒数,“好,起!”


穿着古装戏服的顾未吊着威亚腾空而起,按照动作指导的要求,在空中翻转一圈,手中的剑在半空中挽起了剑花,衣角翻飞,对着镜头说出了自己的两段台词。


周围的群演按导演的要求倒下,顾未稳稳地借着威亚停在了半空中。


“好,过。”导演对这个镜头十分满意,“眼神到位了,动作也可以,到时候加上后期会很好看。”


顾未有舞蹈功底,动作一教就会,脸也够好看,演技进步飞速,导演平时挺严格的,不仅要求演员动作到位,声音也要用原声,但顾未的镜头他一直都挺满意。


“下午没你的戏了,你去休息吧。”导演说。


“来,擦擦汗。”助理穆悦把纸巾递给顾未,“喝水吗?”


顾未被威压勒得有点疼,下来的时候踉跄了两步,擦了擦颊边沁出的汗水。


他这个角色,不是主角,戏份不多台词少,但每次出场都在营造一种轻飘飘的仙气,也就是说,十场戏有九场需要吊威压。


听经纪人说,这是个很不错的角色,虽然不是主角,辛苦也是辛苦了一些,但人设讨喜,角色圈粉,演好了对他很有好处。 https://m.xsw5.com


“弟弟,副导演刚才跟我夸你,说演技进步得很快,很有灵气。”穆悦把矿泉水递给顾未,“他说你当初试戏的时候,台词功底明显不行,但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还要多练练。”顾未笑了笑,“和大家比还是差远了。”


“已经很好了。”穆悦见不得他谦虚,“你才不到二十岁,前途无量。”


演技进步这一点,顾未自己也能感受到。


他之前和江寻说过自己喜欢演戏,江寻也说过要专门找人教他,顾未当初听完了就忘了,却没想到江寻真的把人给找来了。


大影帝江争亲自教,能学不会吗。


*


三个月前,t.atw的演唱会刚刚结束,江寻把顾未带回了家,说是让他学演戏。


江寻他爸江争特别欣慰,江寻沉迷游戏,江影沉迷粉圈套路,家里好不容易出了个愿意拍戏的,自然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一个劲地教了顾未。


这个时候,客厅里只能听见顾未和江寻爸爸说话的声音,除此之外,宋婧溪在嗑瓜子,江寻在玩游戏,江影抱着电脑在溜他的几十个小号。


“你在干什么?”顾未在闲暇时问江影。


从刚才开始,江影的小键盘就啪嗒啪嗒地敲个没完,一听就是又在跟哪家粉丝对骂。


“蒋恩源这个怂货,不经锤。”江影失望地叹气,“他黑你的时候那么厉害,轮到他他就是脆的,我这边黑料还没放完,他就凉了,我还没玩够呢。”


“你的爱好,挺特别。”顾未表示赞扬。


“成天不干正经事。”宋婧溪一边嗑瓜子一边感慨,“不过我们家里随意,做


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未未你也一样,不用拘谨,你喜欢拍戏,我们绝对支持。”


自打宋婧溪从江寻那里知道了顾未小时候的经历之后,心疼得很,隔三差五地就给顾未买这买那,非说要把顾未小时候缺的给补上来。


“什么东西?”江寻瞥了一眼江影的电脑屏幕问,“你硬盘里放的是什么?顾未5个g,蒋恩源20个g,那个标注50个g的是谁?你存了谁50个g的黑料?”


顾未:“……”


是谁,享有如此殊荣。


江影一把合上了笔记本电脑:“没什么没什么,个人爱好,不值一提。”


“你俩啥时候领证?光订婚不领证,好急哦。”江影一百八十度转换话题,“广大网友催婚催到我微博下面了,自觉一点,微博秀一下,再晒晒结婚证,这种事还有我教你们吗。”


“等未未把这部电影拍完,年底工作不忙的时候吧。”江寻说,“你急什么?”


“可以想想婚礼怎么办。”宋婧溪也在一边说,“我们给未未最好的。”


这些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


*


电影剧组里,顾未卸完妆,换好衣服,接到了江寻的电话。


“结束了吗,门口等你。”江寻说,“记得穿外套。”


江寻来剧组的次数不少,每次来的时候都会让人给剧组带不少吃的喝的,时间久了,剧组里的人动不动就问顾未江寻今天来不来。


“疼不疼?”顾未一上车,江寻就开始问。


吊威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追求飘逸和轻快的效果,顾未的戏服很单薄,身上经常被威亚绳勒得青一块紫一块。江寻这阵子欺负人的时候都不敢太用力了,不知道似乎因为心疼还是因为不满,抱怨过好几次了。


“有一点。”顾未说。


“今天回妈那边吧。”江寻说,“说是包了饺子,让我们回去吃。”


“好啊。”顾未说。


顾未平时工作忙,偶尔有时间,回的也是江寻自己的住处,很少来江家这边,所以对江寻的卧室十分好奇。


“在看什么?”晚饭后,江寻进屋的时候,发现顾未趴在他的床上,正在翻一本相册。


“看看咱们‘寂寞的寻’长什么样子。”顾未偷笑,又翻了一页,“妈刚才拿给我的。”


这本相册,记录了江寻从小到大的历程,宋婧溪比较重视这个,每年都会给江寻和江影拍。


顾未自己,没有拍过这类记录成长的照片,看江寻的,觉得很有意思。


“这张照片……”顾未翻相册的手停在了其中的一页上,“你在哪里拍的,感觉好眼熟。”


“哪张?”江寻坐到了顾未的身边,接过顾未翻出来的照片,“啊,这张啊。”


照片上的江寻刚刚二十出头,照片是在一家小餐馆里拍的,他的周围,是他的几个队友。


“那时候tmw还没打出头,我们这一行,打不


出成绩,那我们就什么都不是。”江寻给顾未解释,“这个小餐馆好像是九中附近的,那会儿打不出什么成绩,大家都挺失落的,大冬天的找了个小餐馆,说是缓缓心情。”


“九中附近?”顾未听到了熟悉的校名,“那我……说不定见过你。”


三年前,江寻二十一岁,顾未十六岁。


十六岁的顾未,在高一的学期末,同时拿到了自己的期末成绩单和医院诊断单。


轻度抑郁和入睡困难,逐渐对他造成了影响,医生的建议是短期住院治疗,顾采的建议是进娱乐圈多找人说说话。


而顾未自己,还想高考。


他穿着九中的校服,在小餐馆里盯着自己的期末成绩单发呆,旁边的那张桌子,坐了四个大他几岁的人。


“行了。”隔壁桌有人说,“都别垂头丧气的了,怎么我看我们这一片都没什么精神。”


顾未抬起头,没精打采地冲隔壁桌看了看。


“那个好看的弟弟。”刚才说话的人冲他招了招手,“过来帮我们拍个照吧。”


对方把手机递给了他,手机的挂绳上拴着一只小皮卡丘。


对方比他看起来要大好几岁,竟然还喜欢着皮卡丘。


他下意识地伸手捏了一把,那挂件竟然还能发出“皮卡皮卡”的声音。


他看着手机上摇摇晃晃的挂绳,牵着嘴角笑了,低落了一整天的心情,忽然就晴朗了起来。


“笑起来多好看。”对方说,“帮我们拍照吧弟弟。”


顾未照做了,这么一来,好像这两桌人的心情都变好了。


“好看的弟弟,你叫什么名字?”让他拍照的那个人问。


“我叫,顾……”顾未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他冲对方点点头,笑了一下,出门接了顾采打来的电话。


回去的时候,隔壁桌的那几个人已经离开了,他的位置上,放了一杯奶茶,老板说是刚才的那个人送他的。


小餐馆里的奶茶口感一般,糖放得过多,甜得发腻,顾未却坐在那里,喝完了一整杯奶茶,心里渐渐没那么难受了。


以为跨不过去的未来,好像也没有他想的那么难。


“竟然是你拍的。”房间里,江寻有些意外地看着手中后来被打印出来的照片。


“我也没想到。”顾未抿着嘴笑,“当时我给拍照的那几个人,竟然是未来的tmw。”


“我也没想到啊。”江寻说,“当时没来得及告诉我名字的好看弟弟,竟然是未来的当红流量明星。”


原来,在他们还没有进入公众视线,还是普通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相遇过了。


在尚未耀眼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温暖过彼此。


两个人都没想到,偶尔翻翻旧照片,还能发现两人之间有这样的巧合。


“不是巧合。”江寻合起相册,把人揽过来,“我们是天生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