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二章 触犯规则的牺牲品

第二章 触犯规则的牺牲品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正在传送……”


“新人保护成立,试炼场景难度下降,传送成功。”


“系统提示:你已进入试炼目的地【月嚎镇】,当前时间,中午12点整。”


“试炼时间:四日。”


“试炼任务:击杀在月嚎镇的狼人,共12只。试炼时间结束后,如果击杀狼人数量大于存活玩家数量,则试炼通过。”


“任务简介:这里是月嚎镇,一座在荒野中的小镇,原本是只有三四千人的小镇,但几百年过去了,荒野之中的其他村镇都被马匪,强盗烧杀一空,只有月嚎镇无人敢惹。于是,月嚎镇慢慢变成荒野中唯一的镇子,也是一座大镇,人口达到了几万人。”


“在月嚎镇,每隔五年,都会有一天出现血月之夜,每次血月之夜和前三天晚上,小镇都会出现狼人,危害镇民生命。月嚎镇的镇长每次临近血月之夜,都会雇佣荒野中的亡命之徒,赏金猎人,进入小镇猎杀狼人,保护镇民安全,各位试炼的身份,就是被镇长所雇佣的赏金猎人。”


“系统警告:请玩家遵守规则,在副本内禁止透露酒馆、试炼、原世界等一切不合理信息,违抗者将被惩戒!”


唐九悯感觉自己意识一沉,等他再度清醒,发现周围场景变了,耳边则传来以上冰冷的机械音。


他抬头打量四周,场景变了,现在的他们似乎正处于一个巷子,四周都是粗制的石制墙壁,往上看,四周都是两三层高的房子。


地面不是生前那种砖石或水泥地面,而是未经处理的沙石,巷子的巷口,能隐约看到外面的街道,也是沙石地面。 m.xsw5.com首发


包括他在内,共十二个所谓的玩家,目前正陆陆续续清醒过来。


而他们这群人……


“天呐,我怎么穿成这个样子了?西部牛仔?”


“击杀狼人?靠,这世界上有狼人?”


“这里又是哪里,我快疯了,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十二名玩家全部醒来,全部都是酒馆那群人,结果他们发现每个人的装束都变了,之前他们穿得五花八门,现在却都穿着一身牛仔衣服。


而也就在此时,巷口传来一阵马蹄声。


“有人来了。”唐九悯提醒。


唐九悯看向巷子尽头外面,看到一个骑着马的人停了下来,里面有个人正探出头往这边巷子深处张望。


他们这十二个人出现在一条巷子深处,光线有些昏暗。


“什么?”


随着唐九悯的提醒,一群人纷纷抬头看向外面。


巷口,把马停下的那个人落到地上,对方穿着一身牛仔服披着一件皮外套,不过和玩家们的装扮不一样,并且腰间配着一把枪。


“嘿,我是镇上的治安官,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迷路了么?”


柳子云看到对方腰间那把枪,瞬间警惕,他右手背对来人,把背包中的手枪取出。


其他人也很紧张,但是他们的反应太差了,除了富二代也有模有样学着柳子云的动作,以及富商陈旻靠向角落光线最暗的位置,其他人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他是谁?”


女大学生紧张的吞咽口水,问出声,从进入酒馆到现在,她是禁受压力最大的人,先是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后面又被囚犯用枪顶住脑袋,这让她直到现在还浑身紧绷发抖。


“他说了,自己是治安官,这里应该类似于西方十九世纪左右,这个人应该是小镇的治安官。”回答她的是富二代,相比中年妇女,他的适应性超过绝大多数人,竟然有功夫仔细观察。


“治安官?什么意思?”


当富二代说出来人是一名治安官,身边的不少人都脸色微动。


紧接着,他们听到富二代回答:“治安官就是这里的警察。”


警察?


从传送进来后一直精神恍惚的中年妇女突然一个激灵,眼里浮现出名为希望的光芒。


“警察同志,请你救救我!”


中年妇女突然爆发出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向治安官,让柳子云甚至来不及阻止。


中年妇女跑到治安官面前。


对方开口:“你……”


“警察同志,请你行行好,救救我们吧!之前我们莫名其妙被关在一个四周都没有门的酒馆里面,那里还有个诡异的机器人,要我们完成任务才能活下去!”


“警察同志,我不想完成什么任务,我不要击杀什么十二只狼人,请你救救我,让我离开这里吧,求求你了,我家孩子还在家等我呢……”


阿这?


后面的众人,看着中年妇女冲上去苦苦哀求,不少人神色震惊。


系统不是说过,禁止透露酒馆、试炼、原世界等一切不合理信息么,可是中年妇女这都跟治安官说了,对方按理说就是试炼中的人,难不成系统警告的是假的?


就在一群人猜测不已的时候,眼前的变故再次超出常理。


周围突然变成黑白色,包括治安官。


在众人的注视下,治安官就像倒放的黑白电影一样,按照原来走过来的轨迹回到马上。


太快了,一眨眼发生的事情。


而后世界又恢复色彩。


治安官再次从马背跳下,进入小巷,来到刚才开口说话的位置时,治安官再次开口。


“嘿,我是镇上的治安官,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迷路了么?”


治安官一边说着,一边奇怪的扫过一群人。


但玩家们现在的注意力都不在治安官身上,他们看向中年妇女。


只有唐九悯,他快速看了一眼治安官,对方的语言听起来不是他所熟知的任何一种语言,但是他却完全能够明白对方的语言。


看来是酒馆中所谓的语音包起了作用,有点意思。


中年妇女还站在原地不动。


“没什么事啊……”之间叫醒柳子云的中年秃顶男看着中年妇女,不小心将自己的心里话嘀咕出来了。


不过,一边的柳子云却发现面前的中年妇女很不正常,刚准备上前,就看到后者直挺挺的向后倒下,砸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这一变故吓坏了玩家们,也吓坏了走上来的治安官。


原本还算放松的治安官瞬间把手摸到右侧腰间枪柄处,整个人停在原地。


“她怎么了?”治安官停下来,距离中年妇女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他震惊的看着女人倒下的位置,问后面其他人。


柳子云第一时间上前。


后面的人如梦初醒,纷纷围上来。


“怎么了?”


“不会死了吧……”


是了,系统已经警告过,中年妇女违反规则,于是出现了治安官诡异倒回的一幕,而现在她毫无征兆的倒下了。


一想到这里,不少人本来就已经很惊慌混乱的头脑,现在有股名为恐惧的情绪直冲天灵盖。


在一群人压抑的惊慌中,人们虽然围上去,但是个个看着中年妇女闭上眼睛躺在地上,没有人敢伸手。


柳子云除外。


他伸手放在中年妇女鼻尖下面,过了一小会儿,他沉声开口:“没气了。”


“死、死了?”两名大学生吓得不由后退一步。


柳子云没说话,他接着伸手翻开对方的眼皮,结果发现对方眼里只有眼白,没有眼瞳。


“的确已经死了。”柳子云目光一沉,闷声回答。


阵阵吸气声。


一直被这群人忽略在一边的治安官面对这一出变故,尤其当他听到突然倒下的女人已经死了之后,他脸上浮现一抹怀疑的神情。


明明是他们镇上招来的赏金猎人,眼前的一群赏金猎人不像别的赏金猎人那样到街上熟悉地形,跑这里来做什么?


是不是他们某些人杀了地上的女性赏金猎人?


治安官再次将怀疑的目光扫过这里的每个人。


“你们聚集到阴暗的地方来做什么?”


面对治安官的质问,玩家们面面相觑,一时没人回答。


有问题。


治安官神色慢慢冷了下来,腰间别着的左轮左轮手枪也缓缓拔出。


而胆子小一点的几个玩家,两名女大学生、没有武器的两名罪犯,他们不约而同后退一步。


富二代下意识把之前背着治安官的枪支拿到面前。


空气中突然充满火药味。


就在这时,柳子云站了起来,左手也拿起枪,但没有对准治安官,而是把枪压住一边富二代的手臂,把后者的手臂连着枪一起压下,另一手则朝治安官比了一个停止的动作。


柳子云解释说:“别冲动,我是警......我们也是才刚刚到这里,但是没想到突然发生意外,我们的同伴站在这儿,突然就倒下了。”


“是吗?”


治安官目光微微一闪,他看到柳子云和旁边的青年手里都拿着枪,心里权衡了一下。


这群赏金猎人刚才应该是在解决私人恩怨,不然也不会突然聚集起来,还出了人命。


不过,这些人都是外人,死的也是外人,和他没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他收起枪,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随着治安官收起枪,柳子云和富二代都跟着收起枪,一群人都暗自松口气。


“发生意外情况,我表示很遗憾,但是你们都是我们镇请来的赏金猎人,还请尽快调整状态,因为接下来你们将面对晚上出没的狼人。”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狼人的实力非常强大,每次都有很多赏金猎人死在小镇。”


“行了,你们的朋友突然因病而亡,我感到很遗憾,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再见了。”治安官说完,头也不回的回到巷口上马离开。


玩家们听着马蹄声渐远,这才开始讨论关于副本的事情。


一名女大学生着急的说:“怎么办?听那个治安官的话,这个小镇上真的有狼人,我们要和狼人战斗?”


她有些崩溃的抓着头发原地蹲下。


“我的天哪,我只是喜欢看那种电影,但我不能,怎么可能打得过它们,它们可都是刀枪不入的怪物。”


“我不行的,我真的不行的,怎么办……”


其他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从之前系统声音和治安官的话里,他们算是明白自己这一身的来历了,他们成了所谓的赏金猎人。


中年的秃头男脸色有些发白,他说:“我们现在要把她埋了吗?”


陈旻斜过眼看向说话的秃头男,有些不屑和紧张。


白痴!问这个问题!还嫌不够麻烦么?


看着有些纠结的柳子云,陈旻赶紧接话说:“没办法埋葬,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像治安官说的,熟悉小镇,并且对方提到狼人在晚上很强,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安顿下来?”


“我们没太多时间浪费,尸体的事情,这里的治安官肯定能处理,埋葬的话,埋到那里你们知道么?”


一边正纠结的柳子云皱紧了眉头,作为一个警察,没有保护好身边的民众本就是失职,如果再曝尸荒野,那真是......


就在这时,两名罪犯突然走了出来,柳子云看到后,不由沉下脸色。


“你们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警察同志。”一名罪犯嬉皮笑脸的回答,然后罪犯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说:“那个鬼系统,不是让完成任务么,我们去完成任务啊。”


柳子云微微眯起眼睛,举起手里的枪支,枪口对准说话的罪犯。


对方闭嘴,但是却耸耸肩。


另一名罪犯看到后,出来打个圆场,说:“警官,现在我们可以说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都得完成击杀狼人的任务,这咱们已经不是你要解决的通缉犯了,你说是不是?”


柳子云没说话,手里的枪也没放下。


而两名罪犯看到对方的这副态度,不由各自在心里暗骂,但是脸上没有流露出对柳子云的恨意。


“警察同志,你也听到任务了,还有那个治安官的话,晚上很可能有危险,我俩兄弟如果跟你们一起,你们肯定不放心对不对?”


“所以干脆我们自己行动,要是能运气好击杀一两只狼人,也算给所有人出份力,你们说是不是?”


没人同意,但是也没人反对。


柳子云收起枪支。


“你们说得对,这里太危险了,你们跟在我们身边会更危险。”


两名罪犯嘿嘿一笑,刚想抬脚走人,却听到柳子云接下来的话。


“我们去找个旅馆,把你们绑在房间里,给你们准备吃的喝的,直到这个试炼结束。”


妈的!


两个罪犯真是心都凉了,刚准备迈出去的脚硬生生止在原地。


柳子云低头看向死去的中年妇女,暗自深深吸口气,然后他开口对其他人说:“我们先出去看看,不过我觉得最好先找到一处相对安全点的地方住下,这样晚上更安全一些。”


“至于尸体......先拿件衣服盖住吧,等找到了旅馆,我会找人看看有没有地方给她安葬。”


“我没意见。”


“我、我也没意见。”


“都听警察同志的。”


在一群人当中,只有柳子云表现出来的实力特别强,他会射击,是警察,一看就是靠得住的人。


无形之中,他就是一群人最想跟着的一个人。


靠谱,安全。


不过就在柳子云决定好一切后,又有一个人从人群中走出,独自赶往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