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十三章 可疑的镇民

第十三章 可疑的镇民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治安官脑瓜仁疼。


要是只有镇上的居民反对还好说,毕竟镇里居民实力一般,多为平民,他们可以强行压下反对的声音。


但是令治安官感到棘手的是,连赏金猎人也开始应声反对了。


和居民相比,枪手们可不住在这里,一旦不高兴了,随手放两枪发泄发泄太正常了。


驱赶捕狼人不行,但如果留下对方,就无法维持镇长权威,事情办砸了也不行。


真是头疼。


而就在同一时间,唐九悯却没有看向治安官,而是盯向了对面街道。


因为,就在他刚刚目光转向人群时,发现街对面的人群当中,有一个人与周围格格不入。


这人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却不是赏金猎人的装束,就跟普通居民一样。


对方不住看向捕狼人,跟着所有人挥动拳头,但是他没有说话,没有跟着别人一起大声抗议。


更奇怪的是,他看向捕狼人,看一会儿捕狼人又移开目光,过会儿又重新看向捕狼人,并且克制不住的看向那两颗狼人头颅。 一秒记住https://www.xsw5.com


一副心虚害怕的模样。


竟然出现一个镇民发现击杀狼人的英雄后,没有半点欢迎的意思,甚至还感到害怕。


唐九悯果断记下这个人的长相。


为了避免对方察觉,唐九悯不着痕迹的移开目光,放缓脚步,在人群里慢慢往那个人所在的方向靠近。


抗议声越来越大,人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无论治安官怎么示意人群保持冷静,但是没一个人听他们的话。


“让开!都让开!”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不一会儿,一名头发花白的治安官过来了,他大声招呼围堵治安官的人群通通让开。


这名老治安官来到人群中央,和被包围的十几个治安官汇合,骑着马来到领头的治安官旁边,侧到对方耳边说了一些话。


说完后,赶过来的老治安官一拽缰绳往前,高举双手示意人群安静,同时大声说:“各位,镇长已经通知我了,这个通缉令的确搞错了!”


人群这才安静下来。


然后老治安官接着说:“我们面前的这位捕狼人先生确实不是什么通缉犯,而是因为某些商人向镇长汇报了错误的消息,才让镇长误会捕狼人先生,而现在镇长已经查明那些商人是强盗假扮的,他们为了栽赃陷害,逃脱罪名。”


“捕狼人先生无罪!”


随着宣告捕狼人无罪,周围的民众重新爆发出欢呼。


“捕狼人!捕狼人!捕狼人!”


捕狼人重重松口气,他顿时高兴起来,举起自己的双拳。


太好了,他就纳闷自己怎么成了通缉犯,原来是搞错了。既然撤销通缉令了,那接下来他可以靠着捕杀狼人,赚取大量赏金。


捕狼人暗自兴奋。


“捕狼人先生。”老治安官突然又开口:“之前很抱歉给你造成了困扰,但是有一点问题,我这里要向你说明。”


“什么问题?”


“这一次的血月之夜,镇长已经邀请了整个荒野比较有名气的赏金猎人们,而按照规矩,击杀狼人获取赏金的只能是这部分赏金猎人。”


“因为镇长这次没有邀请捕狼人先生,不想坏了规矩,所以哪怕你接下来杀掉狼人,也无法得到任何赏金。”


捕狼人当即失望的看着治安官,他还没开口质问,围观的人群就已经开始大声不满起来。


“什么意思?捕狼人先生已经为我们杀了两只狼人,相当于救了镇上很多人,凭什么不给他报酬?”


“就是!都是为了保护镇上的人,为什么不给捕狼人先生赏金?这不公平!”


头发花白的治安员皱了皱眉头,大声说:“规矩就是规矩,如果没有规矩,镇长也很难在荒野中建立现在的月嚎镇,这是口碑,也是信誉!”


“如果我们因为几年一次的血月之夜,几只狼人,就随便破坏规矩,那镇长的口碑,月嚎镇的名声,都会被破坏。所以,我们由衷感谢捕狼人先生,但是不能为此给他任何奖励,只是在捕狼人先生打算离开的时候,我们可以提供一笔不菲的路费,表示感谢。”


“噢,天呐……”捕狼人不禁失望的摇摇头。


他是来赚钱的,如果不能赚钱,击杀狼人也没有太大意义。


白高兴一场。


和捕狼人一样失望的,还有围观的人群,他们发出一阵嘘嘘声,表达对治安官的不满。


而人群里,唐九悯皱眉。


他从老治安官话里听出不寻常的意味,虽然老治安官赶过来解除了捕狼人的罪名,但是他这番话却依旧变相驱逐捕狼人。


如果他是镇长,哪怕不能坏了规矩,但完全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奖励捕狼人,留下捕狼人。


月嚎镇的镇长为什么想法设法都要赶走捕狼人?这实在太令唐九悯好奇了。


“捕狼人先生,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让你白白击杀狼人,我现在愿意用两块金子来换你手里的两颗狼人头颅,要知道,它们用来做标本的话价值非常高!”


一名商队老板走出来高声宣布,唐九悯看了一眼,并不认识。


捕狼人愣了一下,下意识问:“你愿意收购狼人头颅?”


“当然愿意,请把狼人头颅卖给我!”


捕狼人心情大好,脸上重新露出高兴的神色。


他特别得意的看了老治安官一眼,说:“既然我无法获得你们镇长给出的赏金,那我把自己猎杀来的狼人头颅卖给商队,你们应该不会插手吧?”


老治安官看了一眼商队老板,表情略显僵硬,回过头却笑呵呵的对捕狼人说:“当然不会,你们的行为并没有破坏规矩,我们当然不会阻止你们。”


“太好了!”


“感谢捕狼人先生!”


人们这次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欢呼声,几乎快要震破耳膜。


在人们高昂的情绪下,又站出不少商队,纷纷表示愿意收购接下来捕狼人猎杀到的狼人头颅,不让捕狼人白白做事。


热烈的气氛达到最顶峰。


而一旁的老治安官则向旁边其他治安官摆摆手,带着人离开街道。


咦?


唐九悯混在人群里面,治安官离开了,而他暗中盯着的那个男人几乎同一时间也从人群里向外面离开。


从人群中挤开脱身,唐九悯保持距离,不紧不慢的跟在目标后面,一直跟着对方远离人群,走出这条街道。


直到对方最后来到一家服装店里面。


唐九悯故意在外面逗留几个呼吸,随后也走进服装店,刚进来他就听到这人和服装店老板的对话。


“哎呀,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穿得跟平时的你完全不一样……”


“别提了,今天太倒霉了,被抢劫了。”


“什么?!你居然遭遇抢劫了,到底怎么回事?”


“被两个枪手打劫,他们还扯烂了我的衣服。”


服装店老板问:“你怎么不去找治安官?”


这人含糊回答:“不用不用,这两天血月之夜,我就想着不去打扰他们了,毕竟他们都快忙疯了。”


这名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把银板拍到柜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给我来套新衣服,我还是回家去老老实实待着,这两天除非有必要,我都不打算出门了,为了安全。”


服装店老板非常赞同,转身就去给这人拿衣服,甚至都没有询问对方需要什么样的衣服,连尺寸大小都没问。


看到这里,唐九悯微微扭头看向店里的衣服,装作认真挑选衣服的样子。


很显然,服装店老板和跟踪的目标认识。


在等待服装店老板拿衣服的过程中,唐九悯时不时用余光看向对方,他发现这人似乎特别慌张。


一直在不停的往四周看来看去。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刚才对方拿钱出来的动作令唐九悯觉得特别奇怪,因为正常人拿钱的动作不像这人,很急切的把钱拍在柜台上,就跟丢个烫手山芋一样。


还有一点更是有些自相矛盾。


这人告诉服装店老板他被打劫了,却拿出买一套衣服的钱?


哪里来的钱?抢劫的人肯定是为了抢钱吧,衣服都扯烂了,那么钱还在?


如果是回家拿的钱,为什么不换套衣服再来呢?


唐九悯立刻想到另外一件事。


昨天向艾萨了解月嚎镇情报时,唐九悯得知一个不算情报的情报,那就是小镇上出现的狼人和他生前所了解的传说类似,就是狼人惧怕银制物品。


刚才这个男人将银板急切拍到柜台上的样子,让唐九悯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就在这时,服装店老板拿着一套新的衣服过来,把衣服递给对方。


“哎,最近几天是得小心一点,可别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打劫了。”


“是啊,我会的。”


服装店老板一边和对方聊天,一边准备伸手收走柜台上的银板。


突然,唐九悯凑到了柜台前,拦下服装店老板收钱的动作,他说:“哎,听老板和这位朋友的意思,你也是被强盗抢劫了?”


不等对方回答,唐九悯自顾自继续说:“真是巧了,我昨天也被强盗抢劫,还是你们小镇的丹尼尔老板免费请我吃了一顿饭,让我不至于饿死。”


“但是我是外来人,你应该是小镇的居民吧,居然也被抢劫了?谁这么恶劣,你告诉我是哪个赏金猎人,我去给你收拾那些可恶的家伙!”


“不用不用,谢谢了,我买完衣服就走。”这人拿着衣服,有些想要离开,显然不想多说什么。


“这怎么能行!”


唐九悯按住柜台上的衣服,非常坚定正义的说:“我在进入小镇前被强盗抢劫,进入小镇后又被小偷偷走钱,没了钱真是快要沦落到饿死街头的地步了。”


“要不是有你们镇上善良的人帮助,我哪能吃上丰盛的饱饭。并且我都跟救助我的老板说了,以后我看到镇上有人需要帮助,一定会帮助,报答你们的恩情。”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听到唐九悯这么一说,对方变得更加着急了,他赶紧扭头对柜台后面的服装店老板说:“快把衣服给我吧,真的不用,那些人也没怎么伤害我,不用太麻烦的。”


砰!


唐九悯突然将一些银板拍在柜台上,然后对服装店老板说:“不准收这位朋友的钱,把衣服给我。”


唐九悯甚至将对方放在柜台上的银板全部收起来,拿着衣服,一边把衣服塞给对方,一边将银板塞到对方手里。


他更是直接抓住对方的手,把银板放在对方手掌心,双手握住对方拳头,使其紧紧攥住这把银板。


唐九悯特别真诚的说:“这钱你拿回去,我替你出这套衣服的钱,我跟你说......”


而接下来,唐九悯絮絮叨叨说着自己受镇长邀请而来,结果被打劫和遇到好心人的经历,说要回报小镇,非常正经真挚。


同时,他依旧紧紧握住对方拳头,让人不得不握紧手里的银板。


一边絮叨着,唐九悯却也一边仔细观察对方反应。


唐九悯发现,最开始自己把这些银板交到对方手里强行握紧时,对方还能保持正常的表情,也竭力用正常的语气回答他。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对方表现得越来越勉强。


男人脸部表情越来越扭曲,手上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强,直到唐九悯感受到对方手臂已经开始颤抖。


唐九悯松开手。


“......哎,一定要收下,千万别跟我客气啊!”


在唐九悯松开手的一瞬间,这个男人赶紧将手里的银板丢到衣服兜里,并且顺势再把手背在身后,他的额头上更是布满冷汗。


“太、太感谢了,那我就先走了,还有事情要去忙……”男人努力维持正常的声音道谢和告辞。


但是唐九悯听得出来,他的声音依旧轻微颤抖。


这次,唐九悯没有再阻碍男人,对方加快脚步直接离开了服装店。


唐九悯望着对方离开,回头问向正在整理衣服的老板:“老板,这个人你认识?”


老板回答:“当然认识,他是隔壁街的一个木匠,哎,性格特别老实的那种,从来没有离开过小镇,你说怎么就被打劫了呢,真是太倒霉了。”


唐九悯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想着其他事情,心不在焉回答:“也许进入这里的赏金猎人当中,还混入了一些不该有的人。”


“可不就是。”


服装店老板感叹:“可惜了,我记得他好像再过三天就过生日了,这运气太差了。”


“是啊。”


唐九悯嘴上回答着,心里却对刚才到事情反复推敲,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刚才这个男人就是狼人。


月嚎镇流通的银板就是外面的官方货币,虽然不是纯银制作的,但是含银量非常高。


对方拿在手里,那种灼烧感依旧会出现。再加上对方那副打扮……


撑爆的裤子,破烂的衣服,随便套在外面的外套,惧怕银板。种种迹象让唐九悯肯定,对方就是一个刚恢复人身的狼人。


直接下手?不,现在不确认,击杀未变成狼人的人类会不会在击杀后变成狼人。


一旦击杀后,发现对方的尸体是人身,治安官那里,真的能解释清么?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镇民,算是本地人。


得想其他办法!


思考完毕,唐九悯和老板告别,也离开了服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