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二十章 狼人之血

第二十章 狼人之血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没有意义了,就算换完子弹,目标都已经不在视野范围了,还怎么射击!


他们今晚的功夫都白费了。


白费了!


全特么因为自己!


心里的郁闷完全爆发出来,柳子云连续砸向自己胸口。


柳子云无法原谅自己,竟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一个狼人就是一条命,天知道这受伤的狼人会不会被别人杀死。


靠在墙面,柳子云一拳又一拳的对着自己发泄。


许久后,才沉默着低头走回巷口。


其他人看着柳子云沉默回来,他们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因为大家都知道狼人逃跑意味着什么。


回到队伍后,沉默许久的柳子云低声开口:“对不起,我检查的时候,忘了确认狼人死没死。” m.xsw5.com首发


就在这时,杵在原地发呆的景佼突然上前,一把抓住成程的衣领,愤怒质问:“都说了不要乱开枪,你是傻子么!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失误,让我们白白放跑狼人,还让姜雄也受伤了!”


“你想不想活!嗯?你到底想不想活?”


“我、我……我不是有意这么做的。”成程急得快说不出话来,声音甚至带着哭腔。


他连连摇头说:“不是我乱开枪,是我,是我实在太紧张了,没握住。”


“没握住,你就别开啊!”


景佼非常生气的冲着成程大吼起来,她说:“你不知道这是哪里么?你知不知道那个狼人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


“目前整个试炼场景里面只有十个狼人了,要想活着回去,就必须把剩下的狼人全部杀掉,我们有时间可以浪费么?你这时开错枪,甚至打中自己人,你是废物吗?啊?”


柳子云见此,赶紧上前拦住景佼。


这会儿景佼也是气急了,死死揪着成程的衣领,让对方差点出不过气来。


“他还只是个学生,还是个孩子!”柳子云试图打个圆场。


谁知,景佼更激动了。


她松开成程的衣领,又一把抓住柳子云的衣领,因为身高问题,用力往下面拽拉。


“学生?他难道没成年?到了这个鬼地方,我都不敢相信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现实告诉我们,不适应就得死!”


“你说他还没有走出社会,是,但在这里没有人可以例外,难道这个鬼地方会因为他是学生就放过他了?开玩笑!”


景佼情绪特别激动,她质问柳子云,“你看到那个捕狼人了没有,他昨天一个人就杀掉两个狼人,今晚你觉得他会杀掉多少?哪怕他今天和昨天一样,那我们也没法击杀剩下的所有狼人。”


“就算他杀掉一只也是一样的!”


这时,景佼声音低沉下去。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到最后我们都没杀掉几只狼人,但是我们全部都活下来了,那我们会怎么样?”


柳子云没说话,表情僵住。


这是他想到了,却一直不敢提起的问题。


最后会怎么样,结果很可能就是出现解之明那样的情况。


“好了。”陈旻站出来打圆场,他说:“这个事情我们到时候再说,你太激动了,成程他本来也不想,而且试炼场景不可能在我们努力完成任务后,不给我们留条生路啊,万事不会太绝对,往好的方面想。”


“更何况你也说了,我们这里还有一个伤员,先把姜雄带去治疗,后续我们还是有机会击杀狼人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陈旻声音有些颤抖,显然他说的话,他自己都不怎么信。


景佼看了一眼姜雄,又看了一眼陈旻,非常不满的瞪了陈旻一眼,说:“我只求你,下次不要吓得连枪都掉了。”


景佼扭头走到一边,丝毫不给对方面子。


而另一边,陈旻提到姜雄,打断了柳子云的思考,于是柳子云再次来到姜雄旁边。


柳子云说:“镇中心有个镇长设立的救助站,我们先带着姜雄过去,虽然没有打中动脉,但想要这条腿,就拖不得。”


经过一次和狼人正面的战斗后,众人大多受到惊吓,精神和身体双重疲惫,同时他们当中还有个伤员需要救治。


没人再出声。


柳子云背起姜雄,很快,一群人脚步不停的赶到救助站,里面有十几个小镇医生,正动作利索的为赏金猎人清洗伤口。


“医生,麻烦你帮我同伴处理一下,他被子弹打伤了。”


这里的医生并不收费,都是镇长为赏金猎人特地准备的,医生很快就帮姜雄处理好伤口,止住血。


而柳子云看到姜雄接受治疗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和其他人就这么跑着过来不一样,他是唯一一个背着人跑过来的。


原本皮肤有些偏黑的柳子云,此刻皮肤泛红,额头上布满大汗。


当然,不仅他,其他人也是气喘吁吁。


陈旻看着柳子云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惊讶不已。


他没有想到柳子云一个人背着姜雄,竟比他们跑得都快,这个警察的体能,是不是太恐怖了点。


同一时间,柳子云坐在地上休息,他扫了一眼整个救助站,发现整个救助站除了他们,还有五个伤员。


有两个一看就是枪伤,但是另外三人身上,却有着明显被狼爪抓伤的血痕,显然是被狼人所伤。


紧接着,柳子云发现,被狼人抓伤的这些人,医生在给他们处理的时候都用了一种特制药水,在伤口上反复擦拭。


那些抓伤遇到这些药水,竟然冒起阵阵白烟。


等待取子弹的时间很是漫长,柳子云很快坐不住了,在救助站不住走动。


随着一圈又一圈走动,终于在好奇心驱使下,柳子云靠近医生:“你好,医生,我能问一下么?为什么都要用这种药水处理伤口,而且伤口上面出现的白烟是什么?”


医生告诉他,“他们都是被狼人抓伤的,伤口会残留一种狼人毒素,这种毒素可能会让伤者血液异变,也变成类似狼人的生物。”


柳子云震惊。


“也就是说,只要被狼人攻击,就可能被感染?”


“当然不是,一般狼人攻击人类,可不是为了把人类变成狼人,而是进食,所以一般都是直接攻击致死。”


“咬伤中带有的毒素最多,但狼人一般不会咬人,如果都用咬了,就算不是进食,也基本必死无疑。”


“而抓伤感染,只有受重伤的人才有可能,像这种一点儿小伤的,其实不可能感染,我们做的也只是预防。不然狼人简直逆天了,还会有我们镇存在?”


“哈哈哈,放心吧,别这么紧张。”医生看到柳子云表情严肃,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解释说:“就算真的出现异变,也不会因此催生出真正的狼人,只是看着像狼人的怪物,他们有着狼人的兽性,很有攻击性,但是他们没那种破坏力。”


“这种异变的家伙顶多就是身体出现兽类特征,比如长出和狼人差不多的毛发,牙齿变尖,但是他们原本的身高体重基本没什么变化。”


“更重要的是狼人毒素只有达到致死量才会让伤者异变,这个时候伤者实际已经死了,不再接受狼人毒素的异变,异变在半途中止,伤者成为没有任何理智的野兽,只会依靠兽性行动。”


“这么多年了,很少有人异变成这种家伙。”


柳子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就像他们遇到的那只狼人,居然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装死,然后趁他们不注意,成功逃脱。


柳子云感觉得出来,那只狼人绝对有不次于人的智商。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了许久没听到的机械声音,令柳子云身体不由一僵。


“恭喜本试炼场景玩家首次击杀狼人,已击杀狼人数量:1。”


怎么回事!?


柳子云一听,赶紧回头看向其他人,全部人都在,而他们对付的狼人确实逃脱了。


不是他们这群人做的,那只剩下两个人。


唐九悯?还是钟林荣?


而就在柳子云猜测不已的时候,又听到脑海里响起系统声音。


“首杀狼人的玩家将获得首杀奖励,正在发放奖励……”


“发放奖励成功。”


“场景提示:为了使玩家更好击杀狼人,杀掉狼人的玩家将获得狼人之血,获得狼人之血的玩家将受到所有狼人仇恨,被狼人攻击的概率将大幅增加。狼人之血层数越高,狼人面对玩家时爆发的战斗力越强。”


“嗷呜。”


“嗷呜——!”


伴随着系统提示结束,小镇各个方向传来了很多高昂的狼嚎声,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比一声更加响亮。


坐在地上的人都不由站了起来。


柳子云抬起头,看向四周,眺望远处。


进入试炼场景以来,这是他们听到狼嚎声最多的一次,同时听到这么多狼嚎,简直令人头皮发麻。


柳子云看向其他人,正好和陈旻的目光对上。


陈旻问:“狼人不是我们杀的,是谁杀的?”


柳子云:“唐九悯,或者钟林荣。”


陈旻一拍脑袋,他这会儿脑袋有点不够用,他们这群人,只有唐九悯和钟林荣单独行动,所以只可能是他们俩当中的一个。


“那提示的狼人之血……听这些狼嚎,是不是意味着他会遭到全镇狼人的追杀?”陈旻问出声,接着又自言自语:“算下来,现在镇上应该还有九个狼人。”


他说到这里,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柳子云则沉声说:“恐怕就是这样,我们得去帮助他们。”


“什么?!”


陈旻惊讶的叫出声:“那是九个狼人!你的意思要我们去帮助被九个狼人一起追杀的人?”


“没错。必须把他安全的接到这里,狼人一般不会靠近这里,毕竟这里是救助站,有枪手保护。”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陈旻摇摇头,说:“你现在连到底是唐九悯杀了狼人,还是钟林荣杀了狼人,都没法确定,怎么去接他回来?而且这可是要面对九个狼人,实在太危险了。”


柳子云解释说:“你也听到了,首杀后获得奖励,这个奖励很可能就是关于对付狼人的奖励,我们必须把奖励拿到手。”


“而且,九个狼人聚在一起,这说明什么?也许其他赏金猎人也会跟着行动,我和景佼可是亲眼看到一个自称捕狼人的存在,一晚上就杀了两只狼人,说不定他也会过去。”


“这是我们的机会,得把握住这个机会才能击杀剩余狼人。刚才陈旻你也听到景佼说了,如果我们剩下的人没有杀够狼人,很可能就跟解之明一个下场,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而就在此时,小镇中突然响起一个类似窜天猴的声音。


正在交谈的两人不约而同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只见一道明亮的火光冲向天空,然后爆炸成烟花的形状。


柳子云下意识从背包里拿出信号弹,看向景佼。


看来干掉狼人的不是唐九悯,是钟林荣,不用再去猜测,而现在对方正处于危险当中,所以才会点燃信号弹。


“你看到了。”


“是钟林荣?”


面对景佼的询问,柳子云说:“的确是他,钟林荣肯定遇到了危险,你们去不去?”


景佼第一个表示她要跟着过去,她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这时,男大学生成程涨红一张脸,蹭的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他认真的说:“我也去!刚才我做错事,连累大家,这次我去帮忙,我向你们保证,一定不会再拖后腿!”


成程和瞿菲都是大学生,年龄、阅历各方面都差不多,自从进入试炼场景以来,两人基本上都是一起组队行动。


但是这会儿,瞿菲却微微低下头,不敢站起来。


景佼嫌弃的啧了一声。


而成程则站到瞿菲面前,他说:“她已经怕得没办法了,我是个男的,还是让我去吧。”


景佼这时突然却没有看对方,而是看向一直没吭声的陈旻和葛仑。


葛仑赶紧缩了缩脖子说:“我听陈总的,别看我别看我。”


该死的!这个学生太没脑子了,就这么轻易的答应跟着去危险地方救人?坐在这里等他们过去救人不也一样?


还有葛仑,看我干什么!刚刚你差点没把我害死!


陈旻见此,不由暗骂一声,但这个时候两人都说了那种话,他也没理由不站出来。


于是,陈旻站出来说:“去吧去吧,一起去吧,葛仑,你......大家都保持点距离,以免出现意外后影响别人,懂吧。”


至于姜雄,他受了伤,肯定排除在外。


五个人拿着自己的手枪和子弹,更换好弹药,再次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