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二十六章 背叛

第二十六章 背叛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柳子云身边,潘队见劝的差不多了,回到桌边,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


“我已经和上面对接好了,这是你的批准文件,从现在开始,接下来半年,你会离开这里,使用别的名字重新生活,慢慢淡去你在这里的痕迹,尽可能淡出他们的视野。”


“等你妻子快生了,组织会把你转移回中海市,做名普通民警,别干我们这行了,为了你老婆孩子,还有我们这些老家伙,做个好父亲吧。”


潘队交给柳子云这份文件后,握了握柳子云的手臂,说:“好好静一静,你得想明白接下来该做的事情,这里没了你依旧可以继续,但是你的家庭如果没有你,就塌了。”


说完,潘队走了出去,把办公室留给柳子云,让他好好静静。


手里的文件被攥到发皱,一向坚强的柳子云,捂着脸在办公室默默叹气。


周围的一切越来越暗,柳子云感觉整个办公室似乎失去了光亮。


这不是白天么?


柳子云有些奇怪的左右看看,发现竟然看不清办公室的墙壁。


拿起手中的文件,柳子云发现,手中原本的文件竟变成了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人更是自己妻子。 m.xsw5.com首发


“老婆...”


柳子云的老婆很是文静,虽然不漂亮,但知书达理,他们是在柳子云刚成为警察时认识的。


但此时照片上,原本文静的老婆却是皮肤苍白,双眼无神,嘴角发冷的盯着他。


平时饶是见过了大风大浪,此刻的柳子云却是险些手抖。


因为照片里的老婆,动了......


只见照片中的女人嘴唇轻动,低声说着什么。


坐在沙发上,柳子云感觉自己脊骨发凉,他克服着恐惧,把照片拉近到耳边,却发现听不到声音。


可......为什么整个办公室,开始响起许多喃喃的低呼声。


柳子云把照片放下,警惕的看向四周,突然发现周围什么都没有,自己竟然置身在黑雾当中。


连续离奇的景象,让柳子云陷入惊惧,整个人不知不觉吓出一身冷汗。


慢慢的,喃喃声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变成了呼喊。


“柳警官......柳警官......柳警官......”


听到警官两个字,柳子云瞬间意识里一个激灵,从噩梦中挣脱,睁开眼坐了起来。


噩梦中太过逼真的场景让他汗流浃背,不住喘息,许久后,才搞清一切。


原来是梦......自己还在试炼场景。


他发现陈旻他们已经围到自己身边。


外面的日头已过中线,看起来下午两三点了。


柳子云不由皱眉,他扭头看着陈旻他们一群人,有些生气:“我不是告诉过你们,记得中午叫醒我,怎么你们现在才来叫醒我。”


柳子云一边说着,一边翻身起来。


他叹口气,继续说:“我们还没商量今天晚上具体怎么做,虽然已经杀了一只狼人,但是远远不够。”


紧接着,柳子云拿起帐篷里一份卷轴模样的东西,铺在地上。


这是月嚎镇的地图,也是柳子云得到赏金后,在镇上的店铺里购买到的物资。


“整个月嚎镇的大致地形就在上面了。”


“这是……等会儿。”


本来地图上应该只有月嚎镇大概的平面图,其他什么都没有,但是当柳子云打开后,他看到上面已经标记了很多东西。


很明显,不是他标注的。


柳子云抬头看向众人,发现他们眼神闪躲,不愿意和自己对视。


“如果你们对巡逻的路线有什么想法,可以马上提出来,我们好一起商量。”


没人回答。


一群人目光依旧闪躲不已。


这样的情况令柳子云感到特别奇怪,他干脆看向陈旻,直接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意见?”


被柳子云点到名字,陈旻脸色有些尴尬。


陈旻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柳子云的问题,他上前坐在柳子云对面,有些吞吞吐吐的说:“就是……”


“怎么说……总之,大家对接下来的计划的确有一些不同想法。”


陈旻说话的语速很慢,甚至有些小声,完全不像之前他说话的那种利索劲。


柳子云还以为是什么事,听到陈旻的回答,他一点也不在意的说:“你们有别的意见完全可以提出来,我们反正都是为了今晚做准备,集思广益更好。”


“你们对巡逻的路线有看法?还是对接下来攻击狼人的方式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提出来。”


结果柳子云越说越感到奇怪。


他发现自己说这些的时候,众人的脸色都变得特别差。


到底怎么回事?


柳子云看了看陈旻,又看了看景佼,这次柳子云看着景佼,问她:“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快提出来呀。”


而景佼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她飞快看向一旁没说话的陈旻,深深闭眼,再次睁开眼时,仿佛总算下了什么决定,直视柳子云。


“我们不仅对柳警官你说的这些有看法,对整个计划都有一些看法。”她说。


对整个计划都有一些看法,这是什么意思?


柳子云暗自想了一下,神色微动,他说:“也对,我们现在的枪械跟之前不一样了,而且弹药充足,是可以想一想别的办法。”


但是柳子云没想到的是,他说完之后,却看到陈旻摇摇头。


刚才被景佼瞄了一眼,陈旻这会儿看向旁边景佼他们几个,说:“算了,还是我来说。”


陈旻看向柳子云,说:“柳警官,我和你说实话吧,今天晚上我们不会和你一起行动,因为你的身上有狼人之血。”


“白天我们就已经问过了,现在狼人应该还剩下七只,而现在只有你身上有狼人之血,一旦夜晚来临,镇上所有的狼人都会追杀你。柳警官,你是警察,本身就能熟练使用枪械,你甚至能独自击杀狼人,但是我们不行。”


“跟你在一起行动,我们这群连枪都使不好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柳子云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好一会儿,柳子云才看向其他人,从他们的表情上,柳子云看到了答案,而这样的结果却是柳子云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原本想依靠自己使用枪械的能力,加上看到钟林荣猎杀狼人的现场所发现的经验,可以配合陷阱,用这些方式对付狼人。但他唯独没有想到,其他人不想跟他一起行动。


听陈旻说完这些话后,柳子云赶紧看向其他人。


一群人神色闪躲,然而都对着他点点头。


柳子云不由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陈旻和景佼,在两人低下头的同时,对一群人说:“没事,那我今晚独自行动。”


说完,柳子云从系统背包里面把首杀狼人获得的子弹包丢给陈旻。


“这是钟林荣得到的奖励,给你们了。”


陈旻接住子弹包,但是和旁边的景佼依旧低着头。


过了一两秒,景佼突然有些吞吞吐吐的开口:“其实,我们不是没有计划,柳警官你可以听一听,也许不用你自己想。”


柳子云奇怪的看了景佼一眼。


这个时候,他们又说有计划。


“你们需要我做什么?”柳子云问。


陈旻和景佼不由对视一眼,紧接着陈旻指着小镇一处地方,说:“我们需要柳警官你今天到这个地方准备迎战狼人。”


那是一处类似于广场的地方,在这个广场中间原本有个类似水池一样的存在,但是目前放眼望去,只有一片空地,已经被拆掉了。


不过正是因为这片空地,连接着周围足足八条街道巷口,看起来四通八达。


这样一个地方?


柳子云疑惑的打量,在他看来,这片空地根本没有坚守的必要,因为太过于空旷了,狼人的实力会得到很大发挥。


而是这是连接八条街道的通道,狼人甚至可能从四面八方过来,目前还有七只狼人,很容易被狼人包围。


最后,柳子云疑惑的看向陈旻,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指出这么一个一看就不行的地方。


陈旻这时候看到柳子云疑惑的神情,他硬着头皮把接下来的话说完。


“柳警官,你现在已经是狼人专门攻击的目标了,等到了今天晚上,无论你躲在哪里,那些狼人都会来攻击你,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如果你在这个广场上,尤其靠近镇中心的这个地方,那些狼人一定会从四面八方过来,而不是沿着有一条巷子顺着过来,那么这样的话,到时候我们几个就可以提前埋伏在某条街道,布下埋伏。”


“只要狼人过来,我们就可以定点攻击这一边狼人,也可以给柳警官你分担一些压力。”


陈旻已经是硬着头皮一口气说完,然后快速低下头。


而柳子云沉默了一会儿。


陈旻再度抬头看向柳子云,只见柳子云缓缓点头。


一旁的景佼当即侧过头,露出一抹不忍心的神色。


其实谁都知道,这根本不是帮助柳子云分担压力,而是另外两个字。


诱饵。


这完全就是在消耗柳子云最后的力量。


想到这里,景佼总归不忍心。


她看向柳子云,微微张嘴,本想说什么,但是却发现对方一脸平静,并没有因为这一切而动怒。


景佼不由感到疑惑。


柳子云是没看出来,还是压根不在意这些?


景佼仔细想了一下。


柳警官没有太多表情,也许是因为他才刚刚睡醒,一时间没意识到这个计划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就在这时,柳子云抬手指了指其中一处街道口,他说:“你们设置的方向不对,按照你们的计划,本该在另一条街道口埋伏,但其实你们最适合埋伏的地方是这一条街道口。”


“因为这条街道口面向整个小镇东侧,就在今天,快要到黎明的那段时间,这一方向的狼嚎声更多一些。如果你们要伏击,想要击杀狼人,在这一边伏击的概率才是最大的。”


说着,柳子云拿起笔,在他指出的方向做了一个标记。


“你们要布置陷阱,得再仔细一点,提前准备好枪械子弹,对了,景佼应该知道,狼人不但怕火药,而且也怕银制品。”


“你们完全可以准备一些银制品,看看能不能做成陷阱,对了,这个事情可以好好想一想……”


柳子云突然停顿。


众人见柳子云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皱起眉头。


“你们的计划实在太粗糙了,很多东西只有一个选择,万一情况不按照你们设想的进行,你们连个备选方案都没有,风险太大了。”


“陈旻,你们什么时候做的计划,怎么这么粗糙?”


陈旻有些结巴的说:“就是……”


“大概就是中午。”


什么叫做大概就是中午?


柳子云没有细想,再度皱眉,有些生气的问:“你们中午计划这些的时候,为什么不叫醒我?”


一阵沉默。


而这个时候,柳子云看着一群人奇怪的表情,突然反应过来,想到了什么。


柳子云感觉嘴角有些发苦。


他摇摇头,把没必要的心思甩到脑外,继续给一群人讲解他的看法。


“现在,既然你们说不太会使用枪,那我就再给你们示范一下,怎么样?”


柳子云考虑到这些人还没有使用过猎枪,于是他干脆拿起猎枪给他们演示。


“你们看好了,我好好演示一遍,把每个步骤都给你们看明白了……”


旁边的人看着听着,但是一群人神情飘忽,有些心不在焉。


为什么都到了这种地步了,柳子云还在如此帮助他们?他真的是个傻子?


“……以上就是具体计划,我会在这里努力拖住狼人,给你们制造机会。”


一群人惊呆的看着柳子云。


而柳子云说:“我需要做好准备,之前钟林荣弄了很多陷阱杀掉一只狼人不说,还重伤更多狼人,很值得借鉴,我去之前的巷子里面看一看他到底怎么布置陷阱的,看完就去广场布置。”


柳子云一边说着,一边收拾装备、枪械、物资,慢慢站起。


他其实依旧疲倦。


从昨天到现在,不,从进入试炼场景到现在,柳子云一直都在为众人奔走,尤其昨天晚上为了保全钟林荣的尸体,几乎拼尽全力击杀一只狼人。


甚至到了凌晨和早上,又为了其他人,而没有休息。


柳子云刚刚站起来。


众人看到他身体一晃,有些站不稳,但是谁也没说话。


而柳子云努力站稳,看向陈旻他们点了点头,有些自嘲的笑道。


“因为有狼人之血吗......大家对我小心一点也是正常的。”


说完,柳子云抬腿就走,但是刚走出去几步,柳子云听到陈旻叫住他。


“柳警官,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