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三十一章 意外的救援

第三十一章 意外的救援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柳子云微微眯起眼睛,发现那居然是一支像是注射器的弹体。


这是……


麻醉弹!


怪不得。


柳子云一瞬间睁大眼睛,他突然想清楚一切的关键。


很快,柳子云再次抬头,果然看到另一只狼人摇摇欲坠,它的身上,同样也中了一枪。


“嗷呜……”


看到两个同伴奇怪的举动,另外两只狼人不由停下,有些慌乱,看着摇摇欲坠的同伴,显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仇恨柳子云,但是并非失去理智。


眼下的情况,一看就有问题,令两只狼人一时间有些踌躇,他们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上前。


停了下来。 m.xsw5.com首发


就在狼人们犹豫不决的时候,最后面拿着石头的狼人,竖起来的耳朵突然一动,立刻回头。


因为它听到身后传来的异响,那个搞偷袭的人类不仅没走,竟然来到自己身后了。


回过头,狼人发现自己身后什么都没有,但出于危险的感知,它知道肯定有问题,毕竟刚才它就听到了那个人类的脚步声。


凭借自身种族的嗅觉还有敏锐的直觉,狼人很快感觉到危险的来源,他下意识抬头一看,发现房子的墙壁上,一个人正骑在墙上拿着手枪对准自己。


危险!


感受到极大的危险,狼人赶紧冲向墙,顺便伸出手臂,想要拦下子弹。结果它刚一听到枪响,就感觉自己手臂和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原来子弹不仅穿透狼人的手臂,而且还直接射入狼人上身,因此才让狼人感觉整个身体都在疼痛。


瞬间狼人就瞪大了狼眼,因为它判断出击中自己的不是普通子弹,而是银制的子弹!


狼人手臂和胸口,都冒出白烟,伴随着灼烧的感觉。


砰、砰砰砰、砰砰砰。


而就在狼人刚反应过来上面的人类使用什么子弹时,又是连续的枪响。


这么近的距离,狼人第一枪就被击中胸膛,身子难以闪躲。


勉强想要往墙边移动,却还是被射中三发子弹。


四处枪孔一齐飙出狼血,高大的狼人刚冲到墙边,就因为伤势过重摔倒在地。


柳子云这边,两只狼人正慌张的准备上前先把人类解决,这个时候突然又听到身后一阵枪响。


它们回头一看,发现同伴倒在地上,而此时更是出现了一个人类,慢慢到它们同伴身边,抬手一枪,直接把后者轰出一地红白!


整个尸体上面,包括被轰出红白的脑袋,多处正冒着白烟。


两只狼人看到这些,惊得后退一步,连柳子云都不管了。


看到同伴尸体的情况,它们哪还想不明白,人类使用的居然是银弹,不然不可能让同伴出现这种伤势。


“嗷呜……”


其中一只狼人浑身狼毛惊得竖起。


另一只稍微镇定一点,赶紧长吼一声,提醒旁边狼人,两只狼人一把背起旁边的同伴,头也不回的往旁边逃离。


不仅这两只狼人,旁边不远处,刚刚努力扑灭身上火焰,正在休息的狼人见此,也是立刻逃命去了。


捕狼人的到来,引起镇上人们的欢呼,同时也在狼人中引起巨大的恐惧。


它们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知道,那个人有着银制的武器。


此时看到同伴的伤势,它们只觉得是那个恶魔出现了。


本来就惧怕银制品的它们,此时还都受了伤,根本没有一丝战意。


而在广场中间,柳子云正艰难的给手枪更换子弹,这是他刚才趁机拿回来的。


他可不知道这些狼人怎么了,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他不敢再放松懈怠。


时间不长的战斗中,他没有被狼人击中几次,但是面对狼人这种强悍的生物,而且还是面对整整七只,他却没有失误的机会。


狼人可以失误一次又一次,可他一次都不行。


更换完子弹,柳子云看向周围,寻找狼人踪迹,却发现这些狼人竟然真的跑了。


就在这时,系统的提示音又想起了。


“......恭喜.......击杀狼人数量:3......”


惊讶的抬头打量远处,柳子云看到广场边缘,之前朝他扔石头的狼人,居然倒在地上。


在那个狼人的身边,有一个大半个身子都隐藏在黑暗中的人,正对他招着手。


是谁!陈旻?景佼?还是成程?亦或者都来了?


他们来帮自己了?


柳子云离得很远,没有看清那个人到底是谁。


整个广场燃起成片成片的火焰,再这么下去连落脚的地方都快没有了。


他赶紧找到自己的上衣套上,把手枪插回枪套,慢慢向那个人走去。


柳子云慢慢靠近黑暗中跟自己打招呼的人影。


不间断的剧烈战斗,带给柳子云几乎到极限的负担,他这时左手捂着小腹,喘着粗气,每走一步都不住喘息。


而随着慢慢靠近,柳子云也终于看到来人是谁。


唐九悯。


“哟,柳警官你搞这么多火,怎么,打算拉着那些狼人一起火葬?”


唐九悯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一开口就是打趣柳子云。


柳子云此时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只是费力的抬起右手,来回摆了两下,然后他赶紧往前几步,看向地上狼人的尸体。


这是……


柳子云惊讶的发现,狼人身上留下的枪孔和他们开枪射中后留下的痕迹不一样,这只狼人中枪的几个地方都变得焦黑无比,上面还不停的冒着白烟,就像烧掉的那样。


这种子弹弄出来的伤口更大,靠近里面弹孔的周围,那些肌肉都变得焦黑无比,甚至有溶解趋势。


视野往上。


柳子云看向这只狼人的头部,他发现狼人的脑袋上也中了一枪,半个脑袋都破烂不堪。


银制武器,而且是银弹,他是怎么拿到的?


而且,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准备的?


柳子云缓了几口气,这会儿恢复了一些,他问:“你怎么过来了?”


唐九悯回答:“啊,这个啊,早上去领赏金的时候,路上听到有个赏金猎人团队的人在议论,说是有个团队的人干掉两只狼人,他们的队长长得又黑又高又壮,还是一个东方面孔,不知道哪里杀出来的,以前在荒野都没听说过。”


“我猜这个人大概就是你,柳警官。”


“没错,是我。”


“我听治安官说,你一个人干掉一只狼人?”


柳子云点点头。


唐九悯耸耸肩,说:“我呢,正巧今天晚上巧了,咖啡喝的有点多,睡又睡不着,想着出来散散步,当然,顺道过来给你撑撑场子。”


“我想着,你一个能单杀狼人的,就算是死了,也得搞点动静不是?趁乱搞死个狼人应该很有希望。所以我找治安官打听了一下,这不,赶上了。”


“谁知道,柳警官是打算火葬,早知道我晚点一会了。”


唐九悯的话里充满调侃,仿佛来这里帮忙只是顺道。


但是柳子云没在意,而且还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


“刚刚开枪的是你吧,没有你那两枪,我估计已经死了。不过那是什么?麻醉弹?”


唐九悯耸了耸肩,侧过头看着高出肩头不少的步枪,点了点头。


“镇里有些商队不仅做买卖,而且还会捕猎,找他们搞了把捕象枪,和各种弹药,效果不错,可惜收不回背包,太长了。”


得到了答复,柳子云挪动脚步,慢慢走到墙壁边坐下,伸手掏出衣服里的香烟。


周围都是火焰,哪怕在外围,柳子云甚至都不用特意打火,伸出手拿起身边一根没完全熄灭的火把。


烟雾袅绕。


柳子云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刺激的气味顿时充斥口腔,令他不由微微眯起眼睛。


缓缓吐出一口白烟。


“又多亏你了,来一根?”柳子云一边说着,一边把烟盒递到唐九悯面前,里面的烟已经拔出一半。


然而唐九悯摇摇头,表示他不用,并且他问:“柳警官,感谢我就算了,我也就是过来杀只狼人而已,毕竟你们要是这么没用的话,我自然得多出点力气。”


“还有,柳警官烟瘾不小嘛,来这里还有闲心抽烟?”


“烦躁的时候,抽烟可以让自己的心情略微平复一些,毕竟警察是一个很容易焦虑的职业。”


唐九悯闻言,不禁挑了挑眉,他说:“那么,我们的警察先生,这会儿抽烟,因为什么事情感到烦躁呢?”


突然,唐九悯用贱兮兮的语气说:“啊,我知道了,你看我就猜对了,那群人不仅不会帮到你,最后看你得了狼人之血,反而把你抛弃了,啧啧啧……”


柳子云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而是猛地狠狠吸了一口烟。


等吐出烟圈后,柳子云才叹口气说:“这不能怪他们,他们太害怕了,你也看到了,狼人之血带来所有狼人,连我都无法对付,就算他们过来又有什么用?”


“呵。”


唐九悯冷笑一声,指出柳子云话里的错误。


他说:“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什么叫做就算让他们过来也没有用?你应该问的是,离开了你,他们能有什么用。”


柳子云手上一顿。


他想到了之前街道的枪声和顶着子弹射击冲过来的狼人。


无声叹气。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平民,当他们遭遇这些怪事,能帮助他们的只有我,不是吗?”柳子云嘴角不由泛起一抹苦涩。


本来唐九悯皱着眉头,正准备嘲讽这位善良的警察两句,但是唐九悯突然看到对方脸上特别落寞的神情。


唐九悯拍了拍柳子云肩膀,说:“别说违心话了,你难道不想活着离开,甚至回到正常的生活中?”


“他们抛弃了你,是他们最大的错误。”


“狼人之血对我们人来说,可是一个奖励的好东西,因为获得狼人之血,你一定会被所有狼人追杀,你根本不用到晚上,挨个街道搜寻,以致他们在暗处,而你在明处。”


“不仅如此,一旦挨过获得狼人之血的当天晚上,第二天你有大把时间布置陷阱,准备埋伏,你有太多时间可以准备,和狼人的战斗,你拥有了主动权。”


“然而你看看他们在做什么?”


“大好的机会,他们居然把你当成弃子扔在这里,想着用你当诱饵,就去伏击其中一只赶来攻击你的狼人。哦,而且还没伏击成功。”


啪、啪、啪。


唐九悯连鼓掌三声。


“愚蠢,自私,恐惧,这就是他们,这就是你保护的一群可爱平民呐。”


柳子云僵住了,但是脑袋却无比清醒,一下子想通。


的确,唐九悯说得很对。


狼人之血其实有大用,可以化被动为主动,而且他们有了大量赏金,可以采购很多物资,有足够的资金设下埋伏,挡住七只狼人,甚至可以给狼人带来重大打击,即便最后没能杀死它们。


柳子云懊恼不已,伴随着这份懊恼,他的内心不可避免升起一抹愤怒,而愤怒的对象就是那些抛弃他的人。


但紧接着,柳子云像触电一样,狠狠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把不好的想法驱散,他转头看向唐九悯有些自言自语的说:“大家都不是机器人,也不是天才,他们会恐惧很正常,你说得很好,但这太多理想,很难实现。”


“呵。”


“我的设想难以实现,难道你这种想要所有人活下来的理想就容易实现?开什么玩笑?”


唐九悯看了一眼柳子云,眼神充满讽刺的说:“我的是有可能实现的设想,但是你的却是乌托邦的理想,你知道这个试炼是用来做什么的?再明显不过,通过残酷试炼,优胜劣汰,这里不是乐土,这里是最原始的丛林,遵循弱肉强食。”


“你竟然想把所有人带回去,你把自己当什么了?耶稣、佛祖,还是菩萨?就算你是菩萨,那也是泥菩萨,自身都难保了。”


两人的意见出现很大分歧。


柳子云猛抽一口烟,把烟蒂扔在地上,右手扶墙强撑着站起来,脸色略微扭曲。


站起来的柳子云不住喘息,却依旧对唐九悯大声说:“你不试试怎么就丛林法则了?为什么不能让所有人回去,他们都还活着,我为什么要放弃?!”


冷不丁的被面前的柳子云一吼,唐九悯本身也没太多好脾气,直接反击道:“他已经把你放弃了,你这个蠢货,难道没看出来?”


“当他们把你丢在这里,躲在一个街道,拿猎枪一枪一枪射击其中一只狼人,甚至连近距离射击都不敢。你,一个被放弃,哦不,被当成利用的诱饵,为什么不能放弃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