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三十七章 死去的捕狼人

第三十七章 死去的捕狼人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过了一小会儿,柳子云开口说:“狼人已经跑了,我们很难追到他,而且到了这个时候,哪怕再追击也不一定追击到逃跑的那只狼人,所以先去救助站,等明天。”


“按照你说的,明天他们还会奔着我来,我们还有机会。”


“今晚我们也需要恢复,提前布置明天的计划。”


唐九悯听完柳子云的话后,他回头看了看那群人,不耐烦的问:“你们没意见吧?”


一个个赶紧摇头。


事情发展到现在,他们都是抛弃柳警官的人,而且最后更是险些将柳警官杀死,这个时候他们谁都不好再提别的意见。


当然,唐九悯也不想征求他们的意见,他只是刻意让这群人明白。


“行,走,现在先去救助站。”说罢,唐九悯拉起柳子云一根胳膊,用力扛起。


两人一走,其他人也赶紧跟上。


爆发战斗的地点本就距离镇中心不远,众人只走了一小会,便赶到救助站。


这里有足够的药品,有足够的医生,更是有足够的防御人手。柳子云到救助站后经过处理,原本严重的伤口几乎就要结疤了。 m.xsw5.com首发


“靠,这家伙,运气太好了,这恢复速度也太不科学了。”


唐九悯非常羡慕。


当然,他也一点儿不掩饰自己的羡慕。


但另外几个人在一旁看着,却是又庆幸,又尴尬。


庆幸柳子云因祸得福,以对方的为人,他们一起度过所谓的试炼任务,可能性变大了。


尴尬的是,柳子云因祸得福的祸,却是来自于他们这群人,他们抛弃柳子云,甚至开枪射杀对方。


之前一直在玩家团队里提意见的陈旻和景佼都没说话了,他们知道因为之前的事情,现在他们在队伍中已经失去话语权。


如果只有柳子云其实还好,陈旻还是会舔着脸把这一页掀过去。


但唐九悯来了,那个家伙根本和柳子云是两种人,可不会对他有半点客气。


很快一群人回到之前的帐篷,那里被子弹击中大腿的姜雄正在养伤,躺在帐篷一角,目标呆滞。


姜雄看到被抬进来的柳子云,张了张嘴,裹紧被子没有说话,仿佛是因为之前受伤整个人傻了。


和狼人这种曾经只是传说的生物战斗,哪怕很短的时间,也给人一种无比漫长的感觉。


柳子云他们到救助站休息了一晚上,一群人都待在一个帐篷里,直到黎明到来太阳升起,柳子云整个人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然而,没几个人真的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安然入睡,尤其天还没亮,还在是狼人活动的时间段。


除了某个人。


一进入帐篷,唐九悯就先跟柳子云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一个人找了处地方,躺在地上铺着的被子上,再给自己又盖上一层被子。


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当然,睡之前,唐九悯看到其他几个人畏手畏脚的走进来,曾礼貌的问:“我用了两条被子,你们没意见对吧。”


没人敢说有。


就这样,在其他人惶惶不安中,某个人一直睡到天亮。


当外面第一抹阳光落在帐篷里时,唐九悯睁开眼睛,他坐起来,看向一旁养伤的两人。


一个躺着的,姜雄。


一个趴着的,柳子云。


旁边那个女大学生瞿菲昨晚照顾柳子云,今早唐九悯发现对方依旧在照顾柳子云。


大概因为愧疚?


唐九悯看向旁边,发现其他人都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一个个脸色惨白,黑眼圈跟国宝有得一拼,显然一晚上提心吊胆没休息好。


呵。


是怕狼人呢?还是怕柳子云?


唐九悯站起来。


而唐九悯这突然起身,引起角落里那三个人一阵挪动。


唐九悯扫了一眼。


三个人纷纷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起来了?休息好了?”倒是趴着的柳子云看到唐九悯起来赶紧开口。


“啊,还可以,吃点东西准备出发了。”


正如自己说的,唐九悯吃了点东西,检查好身上的装备,准备离开帐篷。


其他人注视着唐九悯的动作,又转而看向柳子云。


不过柳子云什么都没说。


终于,陈旻忍不住了,他硬着头皮问:“唐九悯,你要去哪里?不要再折腾了,试炼快要结束了......”


唐九悯连头都懒得回。


“早上可是收集情报的好时候,你们离了柳警官基本上活不下去,而我不是。”


帐篷里一阵沉默,陈旻皱了皱眉,不再吭声。


旁边的景佼则深吸一口气,她还是想要做点什么:“唐九悯,如果你想要熟悉情况,我们可以一起,我们虽然之前做错了事,但不是丝毫没用。”


唐九悯本来不想搭理这群人,但是耐不住他们心里没点AC数,所以他转身看向这群二逼。


“你刚才说什么?”


唐九悯问陈旻。


这话什么意思?


陈旻目光微微一闪,然后有些义正言辞的说:“我只是希望你小心点,毕竟试炼快要结束了……”


“不不不,你问我的上一句话是什么?”


听到唐九悯的问话,陈旻一愣,想了想,重复刚才的问话。


唐九悯打了一个响指。


他说:“问得好,我要去拉屎,你们要一起吗?”


说完这句话后,唐九悯突然大笑着离开帐篷。


“流氓!粗俗!”


帐篷里,景佼看着唐九悯离开,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心头升起一种被无视戏耍的屈辱感,她甚至跟着站起身,想要追上唐九悯。


结果她刚走出半步,就被陈旻拉住了。


“放开我,我去找他理论清楚!”景佼情绪激动的对着陈旻说:“他就是看不上我们这群人,不愿意让我们跟他一起就算了,何必说这么难听的话,我们只是做错了事,又不是罪人!”


“你不要闹过了。”


陈旻刻意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话对景佼说:“咱们大家毕竟一起做了那种事,柳子云没有追究我们,已经算是逃过一劫,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再起冲突。”


然而,景佼根本没有因此缓和情绪。


她一下子用力挣脱陈旻抓住的胳膊,低声对陈旻吼道:“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什么叫一起做的事情?难道不是你鼓动的么?我看你才是最阴险的一个,从你让柳子云去领赏金开始,你就打算这样做了,不是吗?”


“我鼓动?你敢说没这么想过?”


陈旻闻言立刻回斥,看着景佼的眼神突然变冷,不过他依然理智的说:“我们现在已经杀了五只狼人,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五只狼人,也就是说我们能活着回去五个人。”


“收收你的脾气吧,蠢女人,安静点,别惹他。”


两人短暂而低声争论后,陈旻慢慢站起来,他看了看屋子里的其他人,然后露出无害的表情。


这个时候,柳子云又睡过去了,显然处于恢复伤势的时候,睡眠比较多。


陈旻对瞿菲和成程他们说:“如果柳警官待会儿醒了,你们帮我给他说一声,我出去替他收集情报,晚点儿回来。”


说完陈旻就走出帐篷。


而刚刚他和景佼发生争吵,虽然其他几个人没听到两人争吵的内容,但是这会儿看陈旻不愿多说,他们也不好多问。


月嚎镇,这一次的血月之夜很不寻常。


镇上最大的酒馆,森特酒馆,很多赏金猎人照例来这里喝酒,喧哗不断。


唐九悯和昨日一样,再次来到森特酒馆,这里是收集情报的好地方,每天早上都会有枪手在这里讨论遇到的事情。


唐九悯来到酒馆后,点了一杯咖啡,一杯啤酒,以及一些小吃,他一边喝着咖啡,吃点儿东西,一边听周围赏金猎人之间的高谈阔论。


当然,也是等捕狼人。


昨天唐九悯和捕狼人约定今天上午来森特酒馆碰面,他其实很在意对方到底打探到了关于镇长的哪些消息。


“哎,这一次的血月之夜,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狼人开始组团了?”


“不知道,也许狼人聪明了也说不定。但你别说,今年赏金猎人死亡人数,比起之前,是最少的!这些狼人不知道在搞什么,竟然很少袭击我们,现在才四十多名枪手死亡。”


“可虽然我们损失变小了,但我们也没法杀掉他们了,赏金就没了啊!”


“妈的,可不是,而且更奇怪的是,有人杀了狼人,居然不去认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可不就是,真是太邪了,这次血月之夜都已经死了九只狼人了,这在以前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捕狼人干的?”


“不,不可能,如果是捕狼人,他一定会把狼人的头颅砍下来卖钱,一颗金子虽然不多,但那也是钱呀,他会和钱过不去?”


“也对,那会是谁……嘿,你们说会不会是那天那个黑大个干的?”


“不可能,人家可是能领到赏金!”


唐九悯听着周围人议论纷纷,有些人猜测到柳子云他们身上,不过又有人提到柳子云他们是镇长邀请来的,击杀了狼人后,当时第一时间也去领赏金了,不太可能是他们。


总之,酒馆里,从早上到中午,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


唐九悯一开始相对比较悠闲的喝着咖啡,随着时间流逝,外面太阳慢慢升起,看上去似乎快到中午了。


一道杯子放在桌子上的声音。


唐九悯放下咖啡杯,脸色越来越凝重。


昨天和捕狼人分开的时候,他俩约好了,第二天见面都到森特酒馆碰面。


虽然唐九悯和捕狼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他知道捕狼人是个信守承诺的人,非常讲信用。


一个信守承诺的人,那么快中午了都没来?


唐九悯心里隐隐有了答案。


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接着等下去。


很快,他的猜测成真了,捕狼人果然出事了。


从森特酒馆外面急匆匆的跑进来一个人,看穿着是一名赏金猎人,他一进酒馆,立刻大声吼道:“出大事了!”


“你们知不知道,捕狼人出事了!他今天早上竟然被人杀死了!”


赏金猎人的这句话让整个酒馆炸锅了。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报信的这人,连唐九悯也不例外,死死的盯着这名赏金猎人。


“你说什么?!”


“捕狼人死了?真的假的?他才刚杀了两只狼人,怎么可能会死?”


顿时,各种各样的质疑声纷纷朝这名赏金猎人扑过去,他一抹额头上的汗水,然后狠狠的抬手一挥。


“真的!就在隔壁一条巷子里,你们跟我过去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别问了,就在隔壁,刚刚才被人发现他的尸体,我的天呐,我没看到的时候,比你们还不相信。”


而随着赏金猎人这一声招呼,酒馆里不少赏金猎人都站了起来,连柜台后面的酒馆老板也一样,他甚至没来得及收钱,也跟着这名赏金猎人一起跑出去。


击杀了两只狼人的赏金猎人,他是小镇所有人心目当中的英雄,甚至那几只没人认领的狼人,很多人也认为是被捕狼人击杀。


一时间,很多人都跟着出去,想要看看到底怎么情况。


唐九悯看到这一幕,他直接喝了一大口咖啡,也跟着站起身。


一大群人跟着报信的赏金猎人,离开酒馆,一路走到某个巷子里面,经过几个巷子,很快他们看到了捕狼人的尸体。


尸体靠在墙边,半躺着的状态,两只手臂无力垂下,在他脖颈侧面有一处伤口,红色的血液染红了他整个上半身。


“嘶……”


围在最里面的一群人,有个赏金猎人仔细观察后说:“你们看,他脖子上应该是刀伤,。”


“前两天不是都说镇里混进来一群混账通缉犯,捕狼人该不会撞到那群人了吧?”


“妈的,该死的通缉犯!”


很多人都怀疑到那些所谓的通缉犯身上,但却又不太肯定。


唐九悯挤进人群最里面,看到捕狼人的尸体,他蹲下来摸了一下尸体的伤口,发现血液还很有很粘稠,显然捕狼人刚死没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