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四十四章 最后一小时

第四十四章 最后一小时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突然,高台上,镇长对着旁边那名头发花白的治安官说了几句,后者随即上前一步,大声宣布:“各位,安静,我现在向大家宣布一件事。”


“鉴于这次血月之夜,我们击杀了十二只狼人,接下来我们决定进行特殊表彰,将由几名治安官一起巡展全镇。”


唐九悯和其他人反应一样,惊讶的抬起头。


这不正常。


往年每次血月之夜结束,都没有庆典这个环节。


当然很快,唐九悯就知道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环节。


镇上将派出一队治安官,每个人都会用铁链绑着一颗狼人头颅,沿路向镇上的人展示,向所有人展示这次的成果。


众人欢呼。


唐九悯听着镇长宣布巡展的治安官,眼里露出笑意。


这次就合理了。


这个环节看起来符合逻辑,可是那具有狼人血脉的女孩,她的治安官父亲也在巡展队伍当中。 https://m.xsw5.com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位治安官必须巡展全镇,无法回到家里。


唐九悯正想着下一步的打算,他视野里忽然瞄到一个熟悉的人。


他挤到人群中,慢慢向展台方向靠近,很快,他见到了之前认识的一名商队首领,加尔。


“嘿,加尔。”


“唐!噢,没想到我会在这里看到你,怎么?捕象枪好用么?”加尔看到唐九悯,露出热情的神色。


唐九悯点了点头,时间紧迫,他没有多啰嗦,随意和加尔聊了几句,就说出自己目的。


“加尔,我有个麻烦,我有个朋友酒后犯了点事,想求一个治安官帮忙,但是不好直接问本人,我想打听一下那个治安官的妻子,还有住在哪儿,喜欢什么,我们好登门拜访。”


说着,唐九悯指向台上。


“就是那个治安官。”


加尔顿时露出了然的神情,他立刻说:“你说那个,我当然清楚,要知道我可是小镇老商人了。乔治,你跟唐介绍一下。”


加尔拍了拍自己伙计的肩膀。


“好嘞,没问题……”


加尔带来的伙计乔治似乎是个话唠,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信息后,指向展台附近。


“你看,那个女人就是那名治安官的妻子。”


“太好了,谢谢你们,我先过去探探口风。”


唐九悯缓缓靠近,不一会儿,来到女人身后,他装作一副聚精会神盯着台上的样子,不自觉夸起台上的那人。


一句又一句的赞美脱口而出,此时的唐九悯,仿佛是个马屁精,愣是一句句话说的面前女人耳朵都立了起来。


“.......最右边那位治安官,他可是一位出色优秀的治安官!”


身前女人再也忍不住好奇,她扭头看向唐九悯,显得很高兴。


“谢谢你对我丈夫的肯定。”


唐九悯惊讶的看向女人,说:“你的意思……您是那位治安官大人的妻子?天呐,怎么这么巧,我对你丈夫非常崇拜,尤其这两天他还帮了我大忙。”


“这次我能杀掉一只狼人,获得赏金,多亏他在治安署照顾,我不能忘记这样的恩情。”


他说到这里,不由向周围看了看,然后低声说:“我正在找您的丈夫,这么一大笔赏金,我不能一人独吞,你说是不是?”


“我想中午亲自登门拜访,好好表达一下我的谢意。”


瞬间,女人领会唐九悯的意思。


在月嚎镇,治安官不到一百人。


他们虽然是镇长拿钱养着的,挣的钱比很多普通人多,可终究有限。


要是平时有人贿赂女人,她或许得考虑一下,毕竟丈夫在治安署说得上话,有求于他的人很多。一般的贿赂,女人可看不上,然而面对击杀狼人的大额赏金,女人却无法拒绝。


她可是听丈夫说起过,八十枚金币,金的!


女人明显露出高兴的神色,只是高兴了两下后,她却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说:“今天实在不行,米顿署长,就是台上那位头发花白的治安官,他的妻子邀请我们聚会,我可不能落了她的面子。”


“你有没有其他时间?”


唐九悯礼貌的鞠躬,说:“当然,今晚也可以,治安官先生对我的帮助很大,等一段时间完全没问题。”


然而低头的瞬间,唐九悯眼里的神情却一下子变得严肃。


他现在几乎确定,镇长一定会对治安官的女儿下手,治安官已经被支走,又支走他的女人,现在治安官家里只有他女儿一个人。


对于急切的镇长来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而且这样的机会,更是镇长直接导致的。


和治安官夫人约好所谓的时间地点,唐九悯离开广场,直奔治安官家中。


没时间了,他必须在镇长行动之前,提前埋伏起来。


而同一时间,月嚎镇中心偏南的一处房子里。


艾米丽正在家里给爸爸妈妈准备饭菜,她心情特别高兴,因为她父亲就是治安官,血月之夜镇上非常混乱,她生怕自己的父亲出什么意外。


尤其是那些狼人,治安官可是天一亮就要去巡逻的,万一碰到那些还没撤走的狼人,艾米丽甚至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现在好了,镇上来了厉害的赏金猎人,短短的几天时间,他们就杀了那么多狼人,真是小镇的英雄!


以后,等下次血月之夜,或许就没有这么多狼人了。


扣扣扣、扣扣扣。


突然,就在艾米丽准备完饭菜后,却听到外面有人敲响家门。


奇怪?这个时候是谁?


“谁呀?”


艾米丽嘴里嘟囔着,疑惑的来到房门处,搬起一个凳子,通过门上的小窗看向外面。


视野中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相比镇上的那些粗人,看起来有那么些许帅气。


肩上背着一把奇怪的枪械,正一脸温和的看着自己。


赏金猎人?


“你是谁?”


“我是一名赏金猎人,刚刚问了你的母亲,她告诉我家就在这儿,我应该没找错吧?”


“你是……?”


“我想给治安官先生送点东西,这次血月之夜,我杀了一只狼人,得到治安官先生不少帮助,特地前来感谢。”


唐九悯站在外面,对里面的人说。


本就崇拜击杀狼人的那些赏金猎人,现在听到其中一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艾米丽激动不已。


但因为是陌生人,艾米丽还是有些警惕。


她好奇的问:“你说我父亲帮你杀了一只狼人,真的假的?你有什么证据?”


唐九悯早有准备,他拿出一个小箱子,对着里面说:“这是击杀狼人后,从治安署那里得到的赏金巷子,我不知道你见过没有。”


赏金箱子?


艾米丽在椅子上翘起脚,透过窗口,看到对方手里那个豪华的小箱子。


她认得,自己父亲带她看过。


镇长支付悬赏的赏金巷子,都是这种豪华的特制箱子。


是的!没错!外面的这个人,他就是击杀狼人的一名英雄!


艾米丽看到这一幕,她立刻相信对方说的话,于是,她小心打开房门,推开仅能容自己出来的宽度。


最近镇上太乱了,听说来了很多强盗罪犯,他们混入赏金猎人当中,甚至连捕狼人也被他们下黑手了。


女孩听到爸爸回来的时候说过,叮嘱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那就别给陌生人开门。


所以尽管她相信了唐九悯的话,但还是很小心。


“尊敬的先生,你可以先把东西放在这里,晚上再过来,我家里人都不在,去参加庆典了。”


“好。”


唐九悯点点头,将箱子放在门前,张开手慢慢后退。


他适度拉开距离,让对方更加安心,打消面前女孩心里最后一点怀疑。


而艾米丽此刻的心理变化正如唐九悯所预测的,她看到对方慢慢后退,心里偷偷松了一大口气。


看来是真的。


于是,艾米丽再推开一点门,走到沉甸甸的箱子面前,用双手抱起,缓缓向门内移动。


“呼……”


实在太沉了。


好累。


双手抱着箱子的艾米丽,进入门后甚至腾不出手关门,只能用脚带了一下,将门关上。


也正因为这样,她没有发现,就在自己关门的时候,房门上端多了一个布条,死死卡在门缝阻止房门紧闭。


艾米丽的注意力全都在箱子上,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把箱子抱到桌面,打开一看,约莫有半箱金币。


“哇……”


然而就在这时,她耳朵边传来一阵响声。


低沉的脚步声。


艾米丽惊讶的迅速回头,发现刚才离开的那个男人,不知怎么来到了自己的家里,并且就站在自己身后。


对方手里拿着一把左轮,枪口正对准着她。


“你、你做什么……”艾米丽一脸惊恐的看着唐九悯,害怕的后退,猛地撞到后面的桌子上,差点把箱子撞落。


“救……”


看到受惊的女孩想要大声呼救,唐九悯立刻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且迅速左手捂住对方的嘴巴,不让其大叫。


“不要大声呼喊,时间紧急,希望你能配合我接下来的行动,只要你不擅自破坏我的计划,我不会伤害你。”唐九悯一脸冷漠,看着女孩,语气温和的说。


艾米丽一开始极力挣扎,但在男人冰冷的注视下,,挣扎的力量渐渐变小,最后安静下来。


她看得出来,如果不听话,这个男人似乎真有可能杀了她!


“很好,看来你现在能安静听我说话了。”


唐九悯看到女孩眼神依旧非常惊恐,但是却安静的点点头。


于是他稍微缓和一下脸色,他问:“先问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你们家有水缸么?”


——————————


镇中心的帐篷区域,这边人来人往。


赏金猎人成群结队,疗伤的疗伤、喝酒的喝酒,总之都在放松。


庆典来临,血月之夜也结束了,是时候痛快的娱乐放松了。


除了极少数人。


在休息区的一处帐篷外,柳子云正坐在地上,大口抽烟,努力缓和着自己的紧张情绪。


他不停翻开怀表盖子,又不断关上。


时间越来越少了,距离中午十二点,马上只剩下一个小时。


然而,他没看到唐九悯回来,也没有听到任何系统提示。


想到这,柳子云抬头看了看周围其他人。


成程和瞿菲这两人学生最近很是紧密,他们此时凑到一起,正低着头小声交流,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景佼和陈旻,两个人分别在不同的地方站着,正神色复杂的盯着自己。


剩下的,还有受伤的姜雄,以及被绑着的囚犯许武强,他们不在外面,而是在帐篷里。


紧张的柳子云一边打量,一边不断抖腿,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他不知道唐九悯到底去做什么了,也不知道对方的计划怎么样,进行到哪一步了。


可不管怎么样,他只希望唐九悯能把一切搞定。


柳子云实在不想杀掉囚犯,因为对方已经被控制住了。


他需要在法庭上迎接法律的审判,在刑场上迎接死亡,这才是重犯的结局,这才能给那些被他伤害的人,真正的公道。


但如果在这里,为了活命,杀掉这个囚犯,性质则完全不一样。


他便从执法者,变成了违法者。


柳子云是警察,一直都严格遵守法律,他不想在这里犯错。


他收回打量的视线,内心深处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很想带着所有人回去,之前酒馆魔方提到过,在他们之前的团队全灭,重新抽取一支临时团队。


那就意味着在这里,所有人都可能会死。


现在还剩下八个人,似乎算得上很好的生存率。


可惜......


柳子云想到了钟林荣,想到了中年妇女、解之明,以及葛伦,神情不由一黯。


他们来的时候,总共十二人,就算现在有八人,但是另外的四人,却是死在这个鬼地方。


连尸体都回不去了。


无法埋葬在家乡,这是一件特别残忍的事情。


但就在柳子云克制不住胡思乱想时,系统突然提示了......


“距离试炼结束剩余一小时,当前击杀狼人数量:7,剩余玩家数量:8。”


“试炼任务未完成。”


“请各位玩家积极完成试炼任务,若在规定时限内仍未完成,则全体人员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