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九章 怪虫的本质

第九章 怪虫的本质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他是新人不假,但并不是废物。


这都半天时间了,除了枪械杀伤这个情报,也没看唐九悯有什么其他分析,甚至就连枪械杀伤,也是那个警察给出的数据。


不就比他多经历一次试炼么,未免太摆谱了。


单兆阳扬起自认为无害的笑容,他不服气,却很理智,“唐队长,那你觉得怎么样?你在这里弄了半天,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


而就在此时,唐九悯终于找到怪虫腹部最柔软的地方,他举起匕首,一把插了下去。


匕首轻而易举刺入怪虫腹部。


唐九悯感受到匕首上传来的触感,神色微松,毕竟有个不敢触碰尸体的人在耳边巴拉巴拉半天,说的全是废话,实在折磨。


作为实干派,他真的是很讨厌这种学院派,有这分析的功夫,不会自己找具尸体好好解剖下?


匕首下划。


一阵划开皮质的声音。


旁边等唐九悯回答的单兆阳,在唐九悯突然举起匕首时,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半步。 m.xsw5.com首发


结果,发现唐九悯只是划开怪虫的腹部。


这一瞬间,单兆阳脸色特别精彩。


唐九悯却是丝毫不在乎,他用匕首割开一道伤口后,直接把手伸进怪虫腹部。


一点一点,仔细摸索,竟是将怪虫体内的内脏掏出。


怪虫本身躯体庞大,脏器也是如此,血淋淋的肠子和其他内脏被唐九悯从腹部拽出,满地都是。


陈旻和单兆阳两个人,顿时脸都绿了。


保持着想要说话的动作,单兆阳微张了下嘴。


没想到唐九悯所谓的调查,居然恶心到这种程度。


单兆阳脸青的转过头,不想看到如此具有视觉冲击的一幕。


“唐九悯,你怎么把内脏全部掏出来了,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一边上的陈旻,虽然此时也恶心难忍,但他更是对唐九悯的行为感到奇怪,因为这人向来不做没理由的事。


“的确。”


导致两个人反胃的罪魁祸首,唐九悯一点也没有露出不适感,而是把内脏逐个摊开摆在地上,随意的点了点头。


两个字引起三个人的关注。


陈旻紧紧盯着唐九悯的动作。


一旁别开头的单兆阳皱着一张脸,再度扭头看向唐九悯。


“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听到唐九悯说有线索,柳子云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看了眼满手是血的唐九悯,也看到了地上摆着的一堆内脏,不过这对于他来说没多大问题。


唐九悯抬手,血正一滴一滴落在地上,而他则指着地面。


“看这些内脏,你们先说说自己的判断。”


内脏?


三个人目光落在内脏上。


内脏就是内脏,而且特别恶心,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见三人不说话,唐九悯指出,“这是大肠、小肠、肝脏、肺部、心脏……这只是雌性,我摸到了脊椎部分,在腹部往下发现了母体胚胎结构,没有任何卵黄。”


“这怪虫,压根不能称之为虫,因为不是节肢动物,而是哺乳动物。”


“哺乳动物?”三人听的有点懵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唐九悯摇摇头,“不止,你们看它两边肺部构造、心脏,以及下面的肠子,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单兆阳在唐九悯指出新发现的整个过程,时不时扭头看向一旁,恶心的感觉压都压不下去。


这会儿单兆阳一听到唐九悯说奇怪,立刻忍不住反驳:“哪怕它不是节肢动物,而是哺乳动物,那又怎么样,我们之前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怪物,这不是很正常么。”


陈旻赞同的点了点头,他也不想太深入探究内脏问题,太恶心了。


只有柳子云看得极为认真,但他说不上哪里有问题,于是看着唐九悯开口:“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到底有什么问题?”


唐九悯耸耸肩,“有着一些猜测,无法完全确定,但我觉得这东西可以告诉你们,真正的答案。”


这家伙到底在故弄玄虚些什么?


三个人注视着唐九悯,只见唐九悯站起来,走到怪物脑袋边上。


他想做什么?


唐九悯拿出匕首,对准怪虫的头骨,狠狠的戳下去,连续数下,戳出一个破洞口。


顺着破洞口,锋利的匕首刺入里面,沿着一边,将头骨慢慢割开。


柳子云看着唐九悯的动作,突然脸色一变,大步走到唐九悯旁边,蹲下来看着对方破开怪虫头颅。


很快,唐九悯把怪虫的头骨全部割了一圈,用力一拉,就像打开瓶盖一样,把头颅完全打开。


视野中出现一抹红白,里面的构造一目了然。


这次的视觉效果,可比刚才掏内脏更加强烈。


单兆阳差点没忍住,只觉胃部涌上来一堆酸水,他赶紧用手捂住嘴巴,强迫不让自己吐出来。


旁边的陈旻虽然没有发出呕吐的声音,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整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只有柳子云没太大反应。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只见唐九悯面不改色,把手伸了进去,竟是把里面的脑组织直接捧起,展露给三人。


“这才是一切的答案,你们仔细看看,发现了什么?”至始至终,声音冷静、甚至语调都没变过的唐九悯开口了。


单兆阳听到唐九悯的话,下意识看了眼他手里捧着的东西,脸色一变,一下子冲出去几步。


“……哇!”


勉强撑到现在,现在他可是再也忍不住,吐了。


而陈旻本来还能忍一会儿,但就像晕车一样,一个人一吐,其他晕车的人也会忍不住跟着呕吐。


脸色一变,陈旻和单兆阳一样,往外冲出去两步,步了后尘。


此时,就算是柳子云也难得觉得恶心,但他情况比另外呕吐的两人好多了,还有余力仔细观察。


唐九悯看眼冲出去的两人,不感兴趣的收回目光,转而看向凑上来观察的柳子云。


见柳子云皱紧眉头,突然眉毛狠狠一跳,唐九悯语调微微上扬,“怎么样,柳警官发现我说的答案了吗?”


他看到柳子云缓缓点头。


对方说,“我明白你刚才的意思了,那些内脏,现在的脑组织,全部都跟人的脏器结构一样……”


不是相似,而是一样。


唐九悯终于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不禁一挑眉头,露出笑容,“看来柳菩萨只要不被那些屁事耽误,智商完全在线。你说的没错,看我掏出来的内脏和脑组织,这些都是人的脏器,只是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


两人的谈话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哇哇一阵大吐,陈旻这会儿缓过来不少,听到怪虫居然是人变的,他惊讶的看向唐九悯手里的那颗脑组织。


再看还是令人难以接受,这唐九悯,属实是有什么大病。


他努力压下情绪,仔细观察,然后再看向地上那些被唐九悯摆放好的内脏,发现唐九悯说得不错。


而得知唐九悯说的是真的后,他突然眉头紧锁,不是因为这个结果,而是因为前者的行为。


他不知道为什么唐九悯能够在这样的条件下,发现这一切。


之前柳子云说起过,唐九悯是个私人侦探。


生前,作为一个集团老板,陈旻和许多同行一样,有过见不得人的事情,自然接触过这一职业。


但正常的私人侦探,怎么敢对怪虫解剖,甚至弄得如此血腥。


对方生前真的只是侦探?


陈旻不觉得,唐九悯肯定没说实话,但是他也始终猜不出来对方到底是干什么的,太过神秘。


尤其现在。


陈旻神情晦涩的看了一眼唐九悯,又看了一眼在旁边的柳子云,瞧得出来,连警察都浑身僵硬,有点排斥唐九悯手里就这么随意捧着的血腥脑组织,而唐九悯却跟个没事人一样。


看那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厨子在做菜呢。


妈的,这人实在太过恐怖。


生前的社会地位,让陈旻很少口吐脏字,但此时他除了这个两个字真的很难表达自己情绪。


怪虫尸体旁边,处理完手里事情的唐九悯看到陈旻反应,心底冷笑一声,面上不显。


目光不着痕迹移开,看向另一个人。


单兆阳这个新人,第一个受不了他解剖怪虫带来的视觉冲击,蹲在一旁哇哇大吐,而现在,对方终于没有发出呕吐的声音。


吐完了?


唐九悯和单兆阳目光对上,结果单兆阳目光下移,又发出两声干呕。


有那么夸张么?


对方再次抬头,看他的目光已经带上恐惧之色。


啧,吓到新人了,但唐九悯心里毫无内疚情绪,“行了,看样子都恢复得差不多了,那我们谈一谈。”


单兆阳听到唐九悯的话,不知怎么回事,身子下意识绷紧,对方跟个没事人一样,把一个怪物尸体解剖,这一手着实震住他。


唐九悯是个观察力极强的人,他自然是发现了陈旻和单兆阳对他警惕加深。


那又如何。


他根本不在意。


“围攻我们的根本不是什么怪虫,刚才第一眼看到所谓的怪虫,我就觉得它们的脸有些奇怪,只不过因为情况紧急,我一时间想不出来为什么。”


唐九悯环顾几个怪虫尸体,继续开口。


“看看其他没被我解剖的尸体,你们有没有觉得,它们的丑脸,复原后跟人脸差不多?你们仔细看整张脸的轮廓大小,几乎和人完全一样。”


三个人下意识按照唐九悯话里的内容观察分析。


“听你这么一说,我发现还真是。”


“说起来怪虫身躯庞大,可它们整张脸,居然跟人脸差不多大小。”


“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


唐九悯听到单兆阳喃喃自语,继续说:“你们应该记得空投舱播报,整个边缘星曾爆发某种能量,所有生物发生异变。这生物中,人自然也不例外。”


“而且,异变生物可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至少空投仓上的任务要我们从塞尔神族手里夺取特殊能量体,连人都变成了这副鬼样子,你们觉得塞尔神族会变成什么样?”


唐九悯的话令三人好一阵沉默。


是啊,如果连人类都变成这副虫不虫、人不人的样子,以普通人类的战斗力对比,瞬间拔高几倍,那么所谓的塞尔神族又是什么样子?


神族。


哪怕不知道塞尔神族到底是什么种族,但是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神这个字,都代表着强大。


三人越想,心情越沉重。


连单兆阳都忘记眼前难以接受的血腥场景,皱着眉头沉思。


“别太沮丧,有一点你们注意下,这些人虽然已经变异了,战斗力也比普通人提高不少,但是他们根本不存在身为人类应有的智力,也许变异破坏了他们人类时的记忆,也让他们智商退化?”


许久后,柳子云打破沉默,他看着陈旻和单兆阳,安慰起来。


“总之,从他们身上,我只看到了生物狩猎本能,他们对付我们,基本上没有战术,完全依靠本能攻击,连上次试炼的狼人都不如。”


柳子云唏嘘不已,“没想到变异之后,人居然成了这个样子,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啪、啪、啪。


唐九悯突然鼓掌,非常赞同柳子云的话。


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条毛巾,将手上的血迹通通擦干,“分析正确,但恐怕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感叹了,既然他们是变异的人类,自然保留进食的本能,不会轻易放过我们这群食物,不是吗?”


“我们人类是群居生物,异变后会变独居么?”


柳子云听到唐九悯的最后一句话,脸色一变,“他们不会轻易放过我们,得赶紧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却传来一阵吵闹声。


怎么回事?


唐九悯几个人皱眉看向新人们待的那边。


“你他妈的再说一句!”


“我他妈说你孬种,孬种!你听清楚了,孬种!连枪都拿不稳的懦夫,妈的逃跑的时候,居然敢撞我。”


“你他妈好到哪里去,垃圾!”


突然,那边新人们传来惊呼,随即孔建和彭世凯大吵起来。


彭世凯那个搅屎棍,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