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十五章 地下控制室

第十五章 地下控制室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所有人将目光投向停机坪,只听唐九悯继续说道:


“没错说对了,停机坪根本不会出现飞船,货箱堆积在这儿,无非那里就是升降台。”


“至于地上死去的这些人,我想当时怪虫来得太快,里面恐怕不敢再放他们进去,于是就成了这副模样。”


“那还等什么?走,快去找找看”听完唐九悯说明,柳子云急不可耐,一把就扛起机炮就走。


而看着如此的柳子云,话没说完的唐九悯微微摇头,慢步跟了上去。


升降井的事情好判断,可想找?却不是那么好找的。


听完两人对话,其他人哪里还睡的下,就算已经睡下的全边,此时也醒了。


互相望了望,他们很快意识到问题重要性,紧紧跟上两人。


其中,最吃惊的当属程芷。


跟在单兆阳旁边的她,看着唐九悯背影,目光闪烁不止。 m.xsw5.com首发


自己本来只是为了找点话题,方便引出后面的话,却没想到货箱情况根本不正常。


刚进试炼场景时,记得那柳姓警察说过,唐九悯的分析能力极强,但因为他们发现新人中,也有人属性比老人高,所以大家都没太把他当回事。


现在看来,分析能力强这一点,完全没有夸大。


一群人赶到停机坪这边。


按照唐九悯和柳子云分析的,这里很可能有一个地下避难所。


既然有设在地下的避难所,那说明应该有一个通往地下的通道口,类似升降台一样的东西。


不用老人吩咐,新人已经主动搜索起来,


“地下……”


“真的在地下吗?”


全边的耐心本就一般,他用力踩了踩脚下,整个停机坪都是特殊材质做成的,坚硬无比,贴合严密,没有看到任何缝隙。


搜索一阵子,他们还是没找到所谓的地下避难所。


单兆阳本来就很怀疑,现在搜索好一阵,一无所获的他立刻小声嘀咕起来:


“真的不是思考太多了?也许压根没那么复杂。”


时间走过去十来分钟。


他们还是没找到唐九悯猜测的东西,怀疑声渐渐多了起来。


“真的存在?我们都找了这么久,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是不是姓唐的想多了,其实根本不存在?”


“假的吧,这就是疑心病。”


不止这些新人表示质疑,就连身为老人的陈旻,也有点不确定了。


难道是唐九悯搞错了?


也许就像单兆阳说的,其实没太复杂,就是因为他们来晚了,无法乘坐飞船离开,才出现这样情况。


就在众人压抑不住、怀疑声越来越大时,柳子云突然走到唐九悯面前,“我突然想到一个关键问题,如果这地方真有升降台的话,那么控制中心在哪儿?总不可能只有下面或者上面,单边有吧!”


“开关一定地上地下各有一个,不仅如此,地上开关可不能放在停机坪周围,应该设置在一个不容易发现,有电力供应的地方。”


“航站楼!”一直陷入死循环的唐九悯突然想到了关键。


只有航站楼,才可以把控制开关的线路隐藏起来。


唐九悯笑了,“看来快要找到了。”


两人的对话很快结束,而话里的内容却十分重要,这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等他们往航站楼走去,其他人才堪堪回神。


一群人跟着回到航站楼。


他们将四层楼再度查了一遍。


“不对,这里没有平时严禁出入的房间,开关到底会藏在哪儿?”


伴随着新人的疑问,一楼大厅内,唐九悯的目光却是对准脚下。


“地下,设备隐藏最好的地方,永远在地下,柳菩萨,看你的了,给我打穿它。”


这四层的航站楼,基本都是用来工作休息的场所,没有什么特别的。


那就只有地下。


柳子云低下头,没有任何犹豫,端起机炮,便对准一楼地面射击。


33毫米机炮,一发发轰在地上,没一会儿就将地面打得坑坑洼洼,砖石乱飞。


重型机炮的威力果然强悍,看到这一幕,彭世凯不由眼热起来。


妈的,艹!这玩意太重了,也就这个大黑熊扛得动。


彭世凯心里暗骂,移开目光。


就在这时,地上厚重的砖石彻底碎开,露出下面的沙土砾石。


“啊?”程芷愣了一下,下意识看向唐九悯。


如果是沙土,就跟盆地外一样,应该到底了吧。


其他人也愕然。


柳子云看向唐九悯,扛着重型机炮,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射击。


“不用管,继续。”临近大厅坑洼处,唐九悯不顾身边所有人的质疑继续喊话,语气笃定极了。


听到指令,柳子云再没任何犹豫,继续端着机炮轰击地面。


砾石崩飞,砂土落得大厅遍地都是。


“咳咳咳……”


“啊呸!呸呸呸……”


围在旁边的一群人,原本正嘀咕着什么,一下子被呛得后退,远离柳子云周围。


很快,半分钟不到,沙土砾石下,居然露出一抹属于混凝土的灰色。


“唐九悯!看到了没,你猜对了!”看到这一幕,柳子云异常惊喜,“地下还真有什么东西。”


其他人则纷纷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那抹灰色,没想到真猜中了。


单兆阳愣了一下,脸上有些挂不住,他下意识低下头,不敢看唐九悯那边。


不过这完全就是心理作用,因为现在其他人根本没时间关注单兆阳,都瞪大眼睛看着柳子云用机炮继续轰击表面。


到底有什么,真的是那什么控制中心?


一枪枪的重型机炮射击下,混凝土很快坑坑洼洼,而后被一点点打穿。


清理了大概十几分钟左右的时间,终于,一个直径不到一米的洞口,出现在众人面前。


唐九悯略微弯腰,用作战服上的灯光照向洞口内,“果然有一个地下室,有不少设备在里面。”


他一边说着,一边准备跳下去,结果被人拉住了。


柳子云拉开唐九悯。


“我在前面,你跟在我身后,这里没有机器人探查,很难说没有危险。”柳子云说完,率先跳入洞口内。


“打头阵比谁都积极,行吧,陈老板,带着新人在上面等着,注意停机坪,如果有异动记得喊一声。”


说完,唐九悯耸耸肩,也跟着柳子云跳了下去。


地上,新人们在陈旻和单兆阳带领下等待。


而跳入洞口的两人,却是第一时间发现这里空间很大。


灯光照射到远处,那里有面墙,上面挂着很多类似电脑屏幕的东西。


在屏幕下面,有一个大型操控台,一看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


而顺着这一切,灯光继续扫向周围,发现许多生活垃圾,一处迷你厨房。


“居然还有生活设备?这不只是控制室了,这已经是地下避难点了。”唐九悯说着,走到边上,把卫生间的门随手一关。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说明这里有人长期居住?”柳子云正警惕看着周围,下意识回答。


唐九悯扫过操控台一圈,“虽然不知道距离能量体爆发过去多久,但是从移民站的情况来看,已经相当长的时间了。”


“监控的主体屏幕全亮,以及旁边其他设备居然还亮着灯,说明这里有着充足的储备电源。”


柳子云顿时露出笑容,“也就是说,如果真有升降井,这里可以操作。”


两人作战服上的灯光有限,发现地下室电源正常运行后,唐九悯很快找到开关,打开地下室灯光,让他们看清这里全貌。


“唐九悯,你看那边。”


原来,位于操控台正中位置面前,有一把很大的座椅,一具穿着制服的白骨尸体背对着他们坐在那里。


唐九悯率先靠近,观察起来。


这具尸体,头骨有两处子弹穿透的破洞,右手垂下,左手放在座椅上,顺着白骨右手垂下的方向,地上有把手枪,


死因......开枪自杀。


因为操作台上,尸体左手边上,正放着一件件物品。


一本特别显眼的厚重笔记本、一份工作证明、两张身份信息卡、几张奖章、一张全家福、一个红色的控制器......


唐九悯伸手拿起白骨面前的笔记本,得益于地下室的封闭性,封皮没有落上什么沙尘。


看到这一幕,柳子云叹口气的同时,不由感到敬佩。


其实不用看笔记本,也能猜出这人自杀的原因,毕竟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足以让人崩溃,但是自杀需要巨大的勇气,这人最后做出了决定。


无论他们,还是试炼场景中的人,柳子云都把他们当成真正的人,而不是什么所谓的NPC。


“可惜了……”柳子云低声感慨一句。


“可惜?不,找到有用的东西了,你看这个身份信息卡。”唐九悯不像柳子云那么多感慨,他忙着找线索,这会儿有了新发现。


柳子云顺着唐九悯的目光看去,有些惊讶,因为他发现桌上摆着两张不一样的身份信息卡。


“不用看了,名字一模一样。”瞅了眼名字,唐九悯将身份卡伸手拿起,“一个是六号科研站校长,一个是六号科研站应急事件负责人,看来这个死者有着双重身份。”


“还有这个,这可是大发现。”


放下身份牌,唐九悯继续翻开笔记本,一本死者无聊自述的日记。


这里是道奇,第六科研站的学校校长,也是这里的应急事件负责人,在进入边缘星第六科研站之前,我接受了特殊培训。可是我从未想过有一天真会经历这一切,甚至启用我的权限。


双星13年8月2日,原本一切照旧,学校的工作结束,我查看了一下站长给出的简讯,没有特殊事件,照例准备回家。


可就在我走在回家路上时,意外出现了,在我的通讯器上,突然响起代表特殊应急事件的编号指令。


经过专业培训,我明白到这一指令出现,就必须无条件的立刻赶到应急中心。


最初,我以为这一切只是场演习,因为这样的事情时常发生,但走着走着,我发现了不对,因为一些科研站中的科学家,竟然也一同奔向机场。


当我进入应急中心后发现,总部一号山谷,开启了红色警报。


一号山谷!那里是‘禁果’的所在地。


我的天,出什么事情了!?


这不是演习,我变得格外紧张,按照要求监视各个画面,开始向六号站科研主管汇报情况。


但就在我们通话不到半分钟,一股强大的能量瞬间席卷整个科研站,无论我还是画面上的所有人,全被这股无形的能量冲倒在地。


头疼!


身体撕心裂肺的疼!


我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关键时刻,我按照之前训练过那样,对自己注射了药剂,我的剧痛开始减轻,好一会儿,我勉强爬了起来。


可当我看向监控屏幕时,科研站已经变成了杀戮场,我认识的人,老师、学生,还有他们的家属,以及其他人,很多人变成半人半虫的怪物,他们袭击着其他人。


鲜血到处都是,我不知道这究竟怎么了,通讯器的另一边,主管咆哮着让人升起了所有的炮塔,他也要求着我启用科研升降台,让所有的科研工作者立刻转入地下科研基地。


面对这一切,我非常紧张,但还是按照指令去做。


很快,机场旁边的几座炮塔失守。


在这之前,我运送了两批科研人员进到地下,但当我在要运送第三批科研人员时,在地下的主管却对我发出命令,禁止再使用升降平台,因为机场已经被攻破了。


果然,监控画面里,那些怪虫已经爬上高墙,开始向内涌动。


我们......必须保障科研基地安全,对不起。


我亲手封锁了升降平台,这是我身为应急事件负责人的职责。


看着停机坪上的科研人员和那些家属孩子,看着他们哀嚎着被杀害,我没有办法。


接下来,我的任务只有一个,在这里长久驻守,直到救援到来。


灾难爆发日的记录到这里结束,而后面,每一页,都是这个负责人每个月情况报告。


可以看出,关闭升降平台,孤独的守在这里,让这名负责人的精神遭受极大创伤。


从第三年开始,他的每月报告就出现了许多自言自语。


连续翻了好几页,就在唐九悯以为这个负责人就此疯掉时,一份意外的报告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