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二十七章 人还是神

第二十七章 人还是神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柳子云几乎失去所有力气,仅仅是凭着强大的意志力才撑在石壁上,没有倒下。


在他警惕的注视下,神族战士突然露出一抹满足的微笑。


对方先是咳嗽出声,随后“哇”的一下吐出两大滩蓝色血液,接着整个身体慢慢向下倒去。


因为失血过多,柳子云的意识有些浑浊,好一会儿后,终于意识到神族战士可能死了。


强忍住剧痛,他先是用力将腰间的光刃拔出,而后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蹲到对方脑袋旁边。


一把匕首,准确插进对方额顶,完成补刀。


已经犯过的错,他不能再犯第二遍。


只有这样,他才能确认对方真正死亡。


半跪在地上,直到一滩蓝色的血液快侵染到自己脚下,柳子云才勉强爬起,拿出一根治疗针扎向自己手臂。


这是他兑换医用消耗品,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提高身体各项恢复向机能,让自己更快的恢复伤势。


价格倒是昂贵的很,一只就是7个念晶。 一秒记住https://www.xsw5.com


为了自己的安全和队友安全,他备了两只。


很快,随着药液注射完毕,一股清凉的感觉顺着手臂蔓延全身。


柳子云腰腹的伤口血液止住,身上原本因为神族能量恢复缓慢的伤口,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原本失血过多的他还几近昏厥,但现在的他不但能重新站直身体,意识也清晰很多。


战斗这么久,不知道唐九悯那里如何了。


不能再耽误更多时间,必须尽快赶过去。


想到这,柳子云抬头看了一眼大家撤退的方向,也不管自己的伤势如何,拖动着缓慢的脚步,向前赶去。


山道相对崎岖且难走,伤势还没完全恢复下,柳子云的速度并不快。


但刚走过两个拐角,他却发现山道中间出现了一具尸体。


那是孔建,侧卧在地上的他脑袋被劈成两半,地面上一大滩红白色液体,看起来凄惨至极。


看来已经有人出现意外了......


看到这一幕惨状,柳子云整个人呼吸一滞,下意识加快脚步。


很快,几个转角后,他赶到了事发地点。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石壁旁,躺着的一具神族战士尸体。


“太好了,柳警官你终于回来了!你看看他们,都起不来了,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突然传来叶菲姆的声音,他下意识放眼望去,只见远处山坡,前者正脸色慌张,趴在机炮旁冒头说话。


而听到他的话,柳子云的心里一急,赶忙查看周围情况。


果然,远处一群人倒在地上,除了陈旻正艰难的给自己注射治疗针,没一个能站起身来。


目光再往近一点,一处巨石背面,他更是看到了唐九悯。


但是此时的他,却是头一次看到唐九悯这副模样。


对方的上半身倚靠在巨石上,正闭着眼睛不断喘息,脖子上,出现深蓝色的蜘蛛网状血管,看起来十分可怖。


而他的双手这时也无力的垂下,右手掌中有一根针管,那是从终端里面兑换的治疗针。


看来,唐九悯想要使用这根治疗针,可是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连抬手都做不到。


“柳警察!柳警察!你可算来了,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他们都不行了……”


稍远处,看到柳子云回来的叶菲姆从坡顶滚了下来,慌乱的寻求帮助。


“柳、柳……”


但柳子云此时没时间多说话,他一把推开面前六神无主的叶菲姆,大步上前来到唐九悯身边,拿起治疗针,赶紧注射到唐九悯身上。


治疗针的效果面对神族能量是有效的,随着治疗针扎下去,唐九悯脖子上那密密麻麻的深蓝色血管开始逐渐消退。


约莫两三分钟过去,唐九悯脖颈处的异常终于消失,眼珠转了几下,意识正逐渐恢复。


看到唐九悯摆脱危险,柳子云终于松了口气,而后抬头看向其他人。


此时,哪怕距离神族战士最远的单兆阳,也只是意识清醒,无法起身。


柳子云下意识想要再掏治疗针治疗,却想起自己已经全部用完。


“咳咳……”


远处传来陈旻的咳嗽声,柳子云往旁边一看,对方的能量侵袭消退,正摇摇晃晃站起身来。


“陈旻,有没有多余的治疗针,我只备了一根,已经用没了。”


“我也一样,兑换武器才是重头,念晶根本不经用,所以我也只兑换了一根。”


刚走过来的陈旻一边回答一边晃着脑袋,似乎还有些头昏。


听到他的话,柳子云默然。


他们三人,虽然第一次试炼得到一些念晶,但是必须兑换武器装备,那些才是耗费念晶的道具。


看来陈旻也一样。


“咳咳咳……”


两人回头一看,发现旁边的新人情况越发严重,李常福已经咳出一口血来。


灯光照射下,红色血液中夹杂着一丝蓝色,显然能量侵袭带来的后果正在加重。


柳子云脸色沉沉。


新人们和他们不一样,没有治疗针,单凭身体的恢复能力,无法抵抗神族能量。


如果继续照这么下去,再不给新人们治疗,他们很可能会死......


想到这种结果,柳子云心里咯噔一下,而就在这时,在他身边,唐九悯的眼睛睁开了。


似乎是等到了救星,他立刻扭头看向唐九悯,神色间十分着急。


“唐九悯,你还有治疗针么?”


然而在他眼前,唐九悯却是摇了摇头。


和陈旻一样,他也没有多余的念晶,兑换一只治疗针也是以备不时之需。


唐九悯面前,柳子云看到前者摇头,当时眉头就是一紧,但就在他陷入绝望时,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激动起来:


“等等,不是有神性中和液吗,不是据说可以中和神族能量么!他们被神族能量伤到,可以用神性中和液试试!”


“神性中和液呢!唐九悯,快,快拿出来试试!”


面前,柳子云整个人急迫不已,越说越激动,但唐九悯面色冷漠,简单的摇了摇头:


“神性中和液救不了任何人,无法使用。”


说完,唐九悯当着柳子云的面,将神性中和液从背包取出。


柳子云着急的一把夺过,结果一阵刺痛让他浑身一震,注射器险些脱手而出。


“权限不足,不予注射。”


“权限不足,不予注射。”


他僵硬的低下头,缓缓看向手里这支神性中和液。


激动焦急的情绪被不断重复的电子音“冻”下去,稍微冷静下来后,柳子云抬起手,仔细观察这支针筒。


他这才发现这支针筒的底部有着一道电子验证系统。


不仅如此,注射剂内竟然还安装着十分精细的保险装置,如果强行打碎注射器,似乎会立即自毁。


而就算没有自毁,恐怕里面的液体也会弄得四处都是。


这神性中和液,他们用不了......


柳子云愣住了。


而后,他握着神性中和液针筒的右手,颓然垂下,整个人的情绪也十分低沉。


“没用,神性中和液居然没用……”


这真是莫大的讽刺,他们好不容易得到的神性中和液,结果在关键时刻却根本无法使用。


最边上,单兆阳扶着石壁,慢慢背靠着石壁站起。


一群人当时,单兆阳跑得最快,也是在神族战士释放能量爆炸后受波及最少的一个。


可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他费劲的站起来后,胸口剧烈起伏,就跟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一点点行动都特别吃力。


单兆阳费力的扭头看向唐九悯那边,他刚刚听到两人的对话,这才努力起来。


“赫……赫……”


“柳警察,别管那么多了,我们已经拿到任务目标了,赶紧联系运输船吧,只要运输船来的够快,我们就完成任务得救了。”


他的声音沙哑沉重,显然说话特别费劲。


但柳子云却如梦初醒。


是啊,联系运输船,这样就可以完成任务救下大家。


柳子云下意识听从单兆阳的话,手忙脚乱的拿出电子板,他按向上面的一个按钮,想要进行联系。


啪!


一道清脆响亮的巴掌声。


“蠢货!”


就在这时,唐九悯竟不顾伤势强行起身,一巴掌将柳子云的电子板打到地上。


“唐、九、悯……你干什么!”


“呵,柳大菩萨,你信不信,只要你按下这个呼叫键,我们所有人都会死。”


冷不丁被唐九悯扇了一巴掌,电子板掉落到地上,这令柳子云又惊又怒,他猛地抬头瞪向唐九悯。


可当他看到后者满脸寒霜,却是莫名将怒气忍住。


他下意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对方刚刚说的话,心里依旧生气,情绪却冷静下来。


“什么意思,为什么所有人都会死?这一切不是结束了么?”


“不对……”


随着疑惑的话出口,柳子云渐渐冷静下来,越想越不对劲。


他突然想起之前唐九悯的一句话:这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而且不只是这一句,自从进入这个试炼开始,唐九悯就一直不断打着哑谜。


降落的战场遗迹,移民站,神族基地......


这一路上......


的确有很多地方不对劲。


柳子云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直觉告诉他,唐九悯已经发现了一切。


“唐九悯,不要再打哑谜了,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看着面前柳子云紧张逼问的样子,唐九悯的嘴角带起一抹嘲讽的笑意,随即再度严肃起来。


是时候了。


“我说过,任务到这里并不代表结束,你以为只要呼叫运输船就结束了?柳菩萨,好歹你也是警察出身,怎么会这么单纯?”


“都到了这种地步,柳菩萨你别说自己没发现这一路上很不对劲。”


自己的预感果然成真,柳子云的表情瞬间一僵,但唐九悯却是开始讲解起来。


“看看我们探查的移民站,那真的只是一个移民站?分明不是,而是人类的六号科研站,但电子板上写了什么,移民站而已,甚至不知道这是几号。”


“不止这一处,地下实验室里墙上的地图你也看到了吧。很多地点在上面有着详细的说明。”


“武器实验平台,基因科技站,育苗实验基地......看看这些,再看看电子板,只有科研遗迹,科研遗迹,还是科研遗迹。”


“我们身为所谓的特别行动小组,手中的电子板情报,居然对这里有关人类的一切,一无所知。”


“你再仔细想想,一开始空投仓提醒我们,这颗边缘星上,人类暗地里进行了七十五年的秘密实验,实际上呢?汉默博士带着人类在这里进行了一百七十多年的秘密实验。”


“到底是什么样的白痴指挥,才会让情报严重错误。难道我们幕后的指挥机构,连熟知边缘星实验的权限都没有么?”


“不,他们才不弱。”


“因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子板对神族基地了解得太透彻,你想想我们顺利拿到特殊能量体的过程,你难道还不明白?”


柳子云听着唐九悯的话,脸色越来越沉,他能听出来其中浓烈的违和感,在这一路上也或多或少察觉到几处。


可是这跟救人有什么关系!


他现在很烦躁,他只想救人而已,看着大家陷入危机的样子,他没法冷静。


天知道这些违和感,和呼叫运输船有什么关系,他现在根本无法静下心思考。


“没时间了,唐九悯……你想说什么,说的明白一点!”


柳子云情绪不太好,着急救人的他语气很重,直接逼问起来。


唐九悯看了眼柳子云,心里对他的表现有些失望,一到这种时候,这家伙就仿佛失去了脑子。


如果以后拥有实力,必须想办法去掉这个不确定因素,让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心里叹了一口气,唐九悯只能继续解释。


“如果这还不够明白,想想我们在神族基地看到的一切。当我们还没靠近神族基地,电子板就传来关于基地的情报,连基地的秘密通道都有,甚至不用我们想办法,电子板自己就把秘密通道那里的大闸门打开了。”


“神族基地的秘密通道,既然能被冠以秘密两个字,自然是只有核心高层才知道的存在。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人类能如此了解?”


“如果人类已经掌握了如此深层的神族机密,面对神族会毫无抵抗能力?”


”而且,能了解到神族核心机密的幕后负责人,以他的权限,对边缘星会一无所知?对火种计划一无所知?”


“柳子云,你说,派我们来这里的,是人还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