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二十九章 闫芳玲的课

第二十九章 闫芳玲的课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闫芳玲开口说出的话,不仅让柳子云一惊,也让靠近这边的单兆阳努力回头,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唐九悯站得比较远,他太听清那边发生什么,但他看单兆阳的脸色却能猜到大概。


他神色一动,随后露出一抹了然之色,在其他人都没看到的情况下,露出一抹不带感情色彩的悲悯。


他足够冷血,但是对这种人,却感到敬佩。


当然,他也知道,这是一开始就注定的结局。


“闫老师……”


山坡背面,惊讶后的柳子云也突然反应过来,刷的一下扭头看向闫芳玲。


“你……”柳子云张了张嘴。


一声叹息,闫芳玲笑着感慨。


“可惜,本来选医药箱是为了在关键时帮上大家,没想到自己变成了这样,一直在拖大家后腿。”


“闫老师,你别这么说,要不是你,我就死了。”叶菲姆在旁边一直关心的看着闫芳玲,顿时急了。 https://m.xsw5.com


“他说得不错,闫老师,你千万不能这么想。”柳子云沉声回答,只是他的情绪不高,因为看着闫芳玲一脸释然的神情,他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


“可惜了……”


听到两人的安慰和劝解,闫芳玲自顾自的连说几声可惜了。


“柳警官,我想你清楚,现在的我根本连打开面前这个医药箱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用里面的治疗针救大家了。”


“其实唐队长刚才的意思,我很赞同,虽然他说的话听起来很无情,但这很现实。在这种到处都是危险的试炼中,失去行动力的人就是累赘。”


“不,闫老师,你……”


“叶菲姆,听我把话说完。”


闫芳玲费力抬起手指,示意叶菲姆安静下来。但这一轻微的动作,竟令她额头冷汗直冒。


她看着柳子云:“现在我是没有办法了,但他们却还有救。”


“关于这个医药箱,系统说这是我的专属道具,只能由我使用。显然那个系统没有思考过如果我失去能力该怎么办。”


“但还有一种办法,那就当道具所有人死亡,只要医药箱没在背包里就会变成无主之物,任何人可以使用。”


“刚刚唐队长的意思我听懂了,试炼才刚刚开始,我们还要去更多地方,没错吧?”


“算下来只有我会成为接下来试炼中无法救治的累赘,所以柳警官你应该清楚我说的意思了,一个人的命和三个人、甚至更多的人相比,不足一提。”


“我已经被人照顾很长时间了,也耽误了队伍,早就该做出抉择了,不是吗?”闫芳玲说这些的时候,目光直直注视着柳子云的双眼。


她看到了痛苦、抗拒,以及纠结。


果然是个善良正直的警察,可惜在这样的恶魔试炼里,他们身不由己,命运已经交给玩弄他们的邪神,不再由自己做主。


这样的地方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只有少数人能适应这里,而有极为少数的人,他们也许不是坏人,却生来就属于这里。


闫芳玲略微偏头看向远处,对上一道不带任何感情,洞悉一切的平静目光,奇怪的是,她从里面看到了一抹悲悯。


这样的人实在太奇怪了,令她想不明白。


算了,她没那么多精力想别的事情了。


目光再次落到面前的柳警察身上,她微微一扯嘴角。


“柳警察,我想你已经历了一次残酷的试炼,一定会有迫于无奈,却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情况吧。是时候该做出选择了,请你给我一把枪吧。”


沉默。


又是沉默。


柳子云迟迟没开口回答,他就像一尊雕像,一动不动站在原地。


旁边的叶菲姆紧张极了,浑身紧绷的瞪着柳子云,只要对方一拿枪,他不会管其他的,第一时间夺过手枪!


“叶菲姆。”


当叶菲姆像准备攻击的野兽一样半蹲起来,却被闫芳玲严厉的叫住。


“闫老师!”


“孩子,这是我的选择,没有任何人逼迫我,而是我在请求柳警官帮助,毕竟这对于我来说更是一种解脱。”


听到“解脱”两字后,叶菲姆颓然跌坐在地。


这时候,柳子云同样因为这两个字,右手食指微微动了一下。


他刚才从和闫芳玲对视,到不由自主垂下眼眸,不敢和对方对视,现在又重新抬起头,迎上对方温和的目光。


她真的没有害怕,也没有过多的纠结,甚至没有对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感到恐惧。正如她告诉叶菲姆的一样,她早就做出了选择。


也许因为是她是唯一寿终正寝,接受死亡的人吧。


柳子云忽然意识到这点,他深深闭上眼睛,好一会儿,再度睁开眼睛。


“好。”他低沉坚定的说,“我明白闫老师你的意思了,所以……”


他的右手拔出手枪,缓缓抬起枪口。


“等一下,柳警官。”但是这时,闫芳玲的声音却再次传来:“我并没有想让柳警官你来做这个事情,而是想请你把枪交给叶菲姆。”


什么?


柳子云一愣。


痛苦万分的叶菲姆也一愣。


在柳子云以为自己听错了时候,他又听到闫芳玲说话。


“柳警官,之前唐队长说过,你杀了彭世凯,这会让系统惩罚你,如果你因为我的请求再杀掉我,恐怕系统会给你更严重的惩罚,这反而连累了你。”


柳子云默然,对上闫芳玲充满决心的眼神,他突然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了,目光不由扫过旁边一脸颓然绝望的人。


此时对方因为无法接受这个噩耗,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样未免太残忍了。”柳子云不忍。


“不。”闫芳玲却摇摇头,“这是我对叶菲姆最后的一点帮助。”


“怎么了……什么帮助。”什、什么?叶菲姆听到自己的名字,勉强从低沉的情绪中回神,抬头看向他们俩。


看着叶菲姆一脸迷茫的样子,闫芳玲露出慈善的笑容,缓缓开口。


“孩子,你拥有很强的身体素质,这对于你来说是优势,可是你太软弱善良了,连枪都不太敢开,在试炼里根本行不通。”


“叶菲姆,这在俄文中代表着好心肠和善良,你的母亲真是对你有着很好的期待,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但你必须适应血腥,必须勇敢,必须冷静,做出该做的事情,只有这样,你才能活下来。”


“你算是我最后的一个学生了,这是我教的最后一课,来送我最后一程,让我安心离开。”


闫芳玲说的没错,受伤这段时间,一直是叶菲姆照顾她,当然,她也一直努力教叶菲姆各种东西。


其实刚刚的机炮之所以能开火,也是叶菲姆在闫芳玲的鼓励下,才找到扳机。


对于叶菲姆来说,闫芳玲是母亲之后,对自己最好的人,也是他很依赖的人。


话说到这里很清楚了,叶菲姆已经完全明白闫芳玲要他做什么。


他整个人颤抖着不停摇头,显然无法接受。


只是,闫芳玲心意已决。


“柳警官,麻烦你将手枪放到地上,我会让这孩子送我最后一程。”


长叹一口气,通过之前一个又一个事情,柳子云知道他没有能力改变这些。


最后他单膝蹲下,将手枪轻轻放到闫芳玲面前,低头避开叶菲姆的目光,转身离开。


而在闫芳玲身边,叶菲姆却是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向前者。


“孩子,我知道你视我为你的亲人,我也一样,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但这里却不是生前,在这里,适者生存。”


“在我受伤的这段时间,辛苦你悉心照顾了。”


叶菲姆低着头摇头,不肯说话。


闫芳玲看到这一幕,心里不难过那是假的,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她必须让叶菲姆接受这个事实。


“我是老师,教过很多孩子。有的孩子因为某些方面的缺陷,会被其他孩子排斥,孩子们的世界很单纯,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只要老师加以正确的引导,他们都是善良的好孩子。”


“成年人的世界完全不一样,善恶不是绝对的,因此有时候太过于善良反而不是好事。”


“好了,现在拿起枪,送我一程吧。”


“我、我……”


叶菲姆突然浑身一颤,连连摇头,泪水涌出:


“我做不到,我不可能做到……”


“孩子,说实话,由你来亲手送我,这对于我来说是最好的结局,本来我就很煎熬,这种充满杀戮的试炼实在不适合我,我太弱了。”


“死亡,是我最好的解脱,相反一直这样拖着,大家都活不下去,算你帮我一个大忙,让我在最后时候能做一点贡献,也算圆满的结局。”


泪水模糊了叶菲姆的双眼,但是在闫芳玲平静从容的注视下,他再也绷不住,放声大哭。


在闫芳玲平和宽容的目光中,叶菲姆知道她坚定的决心,而这个结果让叶菲姆更加难过痛苦。


“我、我……”


对方的注视仿佛充满鼓励,更何况叶菲姆已经知晓对方的想法,他哆哆嗦嗦拿起手枪。


枪口慢慢、慢慢对准闫芳玲的胸口心脏处。


但是,连续几次,叶菲姆都握不住手枪,掉落在地上。


紧张?亦或是痛苦。


而闫芳玲看到这一幕,心底再一次无声叹气。


以她教书这么多年的经历来看,往往那些看起来呆呆愣愣受人欺负的孩子,其实都是些心地特别善良的孩子。


虽然面前这个孩子已经成年了,但论其心智,也只是个孩子。


她教书,会主动改变学生们排挤这类孩子的行为,她知道这些孩子有最温柔的心。


也许,她太为难这孩子了。


闫芳玲有些不忍,这一下令她不自觉身体往前一挣,结果扯到受伤的脊椎,疼得她浑身冒冷汗。


剧痛将闫芳玲拉回现实。


不行,试炼和以前的世界不一样,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让叶菲姆尽快成长起来。


对于叶菲姆来说,闫芳玲是救命恩人,是除母亲外很少对他好的亲人,而对于闫芳玲来说,受伤后一直都是叶菲姆不离不弃照顾,他何尝不是她的亲人。


“孩子,开枪吧,我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你来开出这一枪,如果你不想做到最后送我一程,那我可以叫柳警官回来,让他开枪送我一程。”


“但你应该明白,这种时候,我更希望是你。”


叶菲姆此时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他摇摇头,这会儿大脑无法思考,只是本能的摇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但这一次,他总算是双手握住了那把手枪。


虽然依旧不敢直视身前,枪口颤抖得厉害......


山坡的另一侧,唐九悯正静静的等着,过了一会儿,他看到柳子云沮丧的走了出来,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几岁。


不仅如此,柳子云的腰间手枪也没了。


他转念一想,立刻明白到底怎么一回事了。


这还真是一名令人尊敬的老师,他虽无法感同身受的理解对方的做法,却依旧有些敬佩。


只是可惜了。


而柳子云出来后好一会儿。


一道枪声终于从坡后响起,紧接着传来叶菲姆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唐九悯目光微微一闪,抬头看向那边。


很快,满脸泪水的叶菲姆抱着一个医药箱回来了。


简简单单的几步,他跌跌撞撞,才刚刚到这边,就脚下一个不稳,直接跪在地上。


“有治疗针了,他们都不用死了,有人救他们了。”


叶菲姆的声音沙哑且带着哭腔,表情一脸悲痛。


而听到他的话,柳子云不由回头看向身后。


然而在他身后,唐九悯却是没留意柳子云,只是一直盯着叶菲姆,略感惊讶。


不得不承认,叶菲姆这个懦弱胆小的人,当亲手将视为亲人的闫芳玲杀掉后,有些东西正悄然发生改变。


叶菲姆的眼神带着自责和愤怒,那是唐九悯之前从未看到过的情绪。


而由于唐九悯根本没看向柳子云,双方毫无眼神交流。没有交流也就没意见,柳子云已经着急的拿治疗针开始救人。


虽说治疗针不能直接消除神族能量,但是,它却能将能量带来的伤害恢复压制。


柳子云赶紧给单兆阳三人注射治疗,随着一段时间的恢复,他们的状态陆陆续续好转,一个个爬了起来。


【最近在以新的对话描写句式翻新之前的旧文,顺便处理一些bug,把一些错别字进行修改,目前完成度为18/88,我会努力尽快完成,完成后会恢复周末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