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四十一章 愿者上钩

第四十一章 愿者上钩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我知道了,难怪你会主动提出巡逻,原来是为了找机会联系塞尔神族。”


“你是个聪明的女人。”


“没错。”陈旻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如果我一个人离开,肯定会引起别人怀疑,但是带上李常福,就好多了。”


“哼。”程芷同样冷笑,“你还真是机关算尽。”


“先让单兆阳成为你的小白鼠,单兆阳又让我成了他的棋子,替你拿走芯片。直到现在,你看我们走了后才来收获自己的果实,对吗?”


“真是厉害的陈老板。”


最后这句话有些阴阳怪气,也不知是嘲讽还是夸奖。


而陈旻却不在意,他低着头看向手中电子板。


“你说得没错,运输船快到了,我们恐怕没有时间闲聊了,等试炼结束,我们倒是可以深入了解。”


“没关系,你是大老板。”程芷妩媚笑笑,把玩着头发丝:“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互相了解。”


充满某种暗示的意味。 一秒记住https://www.xsw5.com


这本来就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她的美不在于外表,而是渗透到骨子里的女人味,一般男人寻欢作乐最抗拒不了的一款女人。


可惜,陈旻压根不为所动,态度甚至特别阴冷。


“你不要想太多了,我的确对你有些兴趣,但只是对你在接下来试炼中的价值感兴趣,每个人都有应有的价值,哪怕是你。”


不等程芷回答,天空突然响起轰鸣声,直接盖过其他声音。


一架巨大的飞船从外面进入边缘星,很快就往着陆点降落。


看到这一幕,陈旻终于露出高兴的神情。


太好了,一切都要结束了,他马上就能活过第二次试炼,同时解决了唐九悯那个心腹大患,接下来团队将被他牢牢把控在手心里。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运输船快要落地时,几道火光从远处射向这艘庞大的船体。


运输船立刻张开一个显眼的能量罩,将庞大的船身笼罩其中。


最前面的三道火光,前两道撞在能量罩上,轰出两团烈焰,第三道则穿透能量罩,击中了运输船侧面,让后者剧烈晃动。


陈旻高兴的神色僵在脸上。


“那、那是什么?”程芷突然惊呼。


陈旻回神,借着火光的照射,看到远处出现密密麻麻的黑点。


他赶紧躲到岩石后面,抬头一看,发现那密密麻麻的黑点居然是一大群机械兽,他们一边冲锋,一边朝着运输船不断射击。


而之前那火光,竟然是导弹!


导弹和枪弹混在一起,不停射向运输船,虽然大半都被防护罩挡住,却依然有一些穿透过去。


没一会儿功夫,原本正要着陆的飞船被炸得无法维持,船身倾斜摇摇晃晃,最后朝地面坠落下来。


大地颤动,庞大的运输船强行着陆。


“我们……”程芷看着就在不远处的运输船,纠结要不要过去,然而话还没说完,她就闭嘴了。


运输船的舱门打开了,从里面冲出来一群神族战士,而远处那些机械兽也很快抵达运输船周围。


神族战士们出来后想要布置战线,但还未来得及展开,就被数以百计的机械兽团团围住。


二十几名神族战士对上这么多机械兽,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


而且这些机械兽不计损失,一来就疯狂攻击,枪炮子弹不断射出,完全不在乎是否有误伤。


数量压制的情况下,十几名机械兽更是共同扑向一名塞尔神族战士。


密集的枪炮先一步打破对方身上的防护罩,又凭借自身钢铁合金,和失去防护的神族战士贴身缠斗。


这时,运输船上的炮塔开始运作,对着下方的机械军团倾泄能量弹,但是机械兽已经和神族战士混战到一起,哪怕炮塔也无法将局势扭转。


远处。


岩石后,两人目睹这意外的一幕,眼神中充满震惊,都是难以置信。


尤其陈旻,他眼睁睁看着塞尔神族抵达,却转瞬被机械兽围攻,陷入败势,更是咬牙切齿。


他无能为力,却又愤怒不已。


怎么会变成这样?!


陈旻的心里升起一股着急,运输船是他离开边缘星的唯一办法,可偏偏出现意外。


这艘运输船在枪炮的攻击下正不断受创,再这样下去就无法离开了!


而就在此时,突然又一阵巨响,地面更加颤动不已。


原来在机械军团的集中攻击下,运输船上的一座炮塔报废,船身再度出现一处剧烈的火光。


完了。


陈旻看着眼前令他窒息的一幕,心里明白运输船肯定没法起飞了,刚刚他还抱着一点儿希望,但现在完全没了。


“……”


他缓缓低头,看到一边死去的单兆阳,又看向同样一脸惨白的程芷,有些无法接受自己失败的事实。


明明一切进展顺利,怎么就失败了。


远处又传来一声爆炸,火光直接照亮一方区域,运输船彻底爆炸,周围只剩下十几名神族战士,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久。


陈旻和程芷则因为这场爆炸,不约而同蹲下,躲避那蔓延过来的火浪和机械残骸。


两人挨得很近,以至于陈旻一低头就看到程芷手里那枚芯片,从唐九悯身上偷取的芯片,他们和塞尔神族交易的关键。


而陈旻看清楚后,脸上血色尽失。


那外面的爆炸声几乎要将人的耳膜震破,程芷紧握芯片,同时抬手捂住耳朵。


可陈旻一动不动,目光死死盯着程芷手里的芯片。


他脑海里一下子像是炸了,比外面的爆炸更让他心悸。


……可笑,简直太可笑了。


陈旻扯了扯嘴角,却根本笑不出来,因为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巨大的讽刺。


这芯片,和自己在实验室看到的,不一样。


怎么可能,他是亲眼看着唐九悯离开实验室时把芯片插入腰间的。


陈旻很多时候不会说出真话,但他告诉程芷关于自己忌惮唐九悯这件事,却是真心话。


对于这人,陈旻一直都在关注。


揣摩对方的想法,紧盯对方的行动,观察对方行动的细节……在离开汉默博士那地下基地的时候,陈旻注意到唐九悯取走的芯片,甚至他暗自将芯片的样子记下来。


偷来的芯片大小一致,可上面的纹路根本不是他记住的模样,不仅如此,这枚芯片上面居然有一个不断闪烁的红色指示灯。


一股从未有过的凉意从陈旻的尾骨直冲天灵盖,他感觉自己就像蜘蛛网上挣脱不了的猎物,已经掉入巨大的陷阱,直到现在才明白!


陈旻猛地一下抬头,看向远处。


神族战士正不断减少,现在只剩下几名在苦苦支撑,眼看要全军覆没了。


陈旻扭头看向旁边的程芷,对方刚放下双手,依旧死死握紧那枚芯片。


“快,把芯片扔出去,快!”


程芷冷不丁听到陈旻突然响起的话,愣了愣,一时间没有做出反应。


“该死的!”


眼见对方没动,陈旻愤怒异常,他一把抢过芯片狠狠扔出。然后看也不看,朝着芯片扔出去的相反方向,拔腿狂奔。


程芷刚才听到陈旻连续两声着急的吩咐,觉察到哪里不对劲,面对突然暴起的陈旻,竟被夺走芯片,这让她下意识有些慌乱。


不过,眼前的陈旻显然并没有想灭口,只是干净利落的丢掉芯片,头也不回跑了。


下意识的,程芷回头看了一眼,明白芯片已经失去意义。


危机之下,她也不再多想,立刻跟着陈旻的脚步,向远处逃离。


这一跑,就是一大段距离。


直到再也看不到火光,陈旻才靠着一块岩石停下,大口喘气。


后面的程芷也好不到哪里去,上气不接下气,但是她顾不得自己此时的状态,赶紧将心里的疑惑问出口。


“到、到底怎么回事?”


嘭!


重重的一声,程芷吓了一跳,只见陈旻右脚一抬,将一块石头踢飞。


“被骗了,该死的,我们所有人都被耍了,我们必须回去。”


“唐九悯根本就没有昏迷,他把我们几个耍得团团转!”


这话实在让程芷摸不着头脑,她急忙问:“什么叫做我们被他耍了,你说清楚一点啊!”


陈旻抬起头,一双眼睛里泛着血丝,有些恐怖,而他说出的话更是让人惊恐。


“你刚才拿的根本不是我们需要的芯片,我记得芯片的样子,那上面的纹路和你们得到的不一样,更重要的是上面没有红色指示灯。”


“不可能!”闻言,程芷不由尖叫一声,“我明明就是从唐九悯腰间上取下的,而且只有这一枚芯片!”


“只有这一枚芯片……”陈旻忍不住冷笑,“你看到的时候当然只有这一枚,因为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他唐九悯早就把腰间的芯片换成他想给你的其他芯片。”


“腰间的夹层是我们作战服原本电子板的夹层!是用来屏蔽信号的,我怎么忘了这点!如果他真的收回芯片,直接收到意识背包才是最稳的。”


“唐九悯就算受伤再重,但这收回一个物品的能力还是有的!他是在钓鱼,他在等人上钩!我真是个傻子,我竟然上当了。”


程芷浑身僵硬,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喃喃起来:“怎么会……难道、难道唐九悯早就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简直令她不敢想象。


对方到底什么时候……


“不知道,不管怎么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被他算计,芯片是假的,运输船也没了,机械人军团根本不是为了对付塞尔神族,而是追捕我们。”


“你是说……”


“芯片上的红色指示灯,我想用不着我再解释了,从我们偷走芯片开始,就已经在算计当中了。”陈旻脸色难堪。


程芷听到这,不由闭上嘴巴,真是莫大的讽刺,令她感觉整个人浑身冰冷。


这太荒缪了,因为按照陈旻的说法,如果不是他看到芯片有异,只怕等那几个神族战士死了,他们两个也得死。


那个人真是疯了,拿自己的命在赌,赌有人犯规,有人背叛,可一旦有人背叛,岂不是大家都会死?


不对......


程芷突然想到了。


他不会死,因为他获得了那什么火种计划,他还可以继续谈条件。


结果有无数个,唯独没有他死的那一个。而且,越是有异心的人,离死亡越近。


可笑的是他们三个自以为都是最后的黄雀,实际上却是螳螂和蝉,真正的黄雀早就把他们安排得明明白白。


“滋、滋……”


“喂、喂,陈旻,你人去哪里了?我没在平板上看到你,你有遇到单兆阳他们没有?唐九悯已经醒了,他让你们赶紧回来,我们准备布置下一步计划了。”


通讯器里突然传出柳子云的声音,像是无形的巴掌狠狠的扇到陈旻脸上。


陈旻露出一抹惨淡的笑容,对着通讯器问:“唐九悯醒了……我们的唐大队长什么时候醒的?”


“怎么了?你刚离开一会儿,唐九悯就醒了,他看起来恢复得很不错,精神很好。”对面沉默一瞬,传来一道疑惑的声音。


“你们赶紧回来吧。”


陈旻没说话,他再也忍不住,将作战服上配备的通讯器关掉,一拳砸在旁边的岩石上。


“赫……赫……”他过于愤怒,克制不住的发出低吼,整张脸涨得通红。


一旁的程芷紧紧皱着眉头,脸上浮现一阵后怕的神色。


刚才她心里还抱有一丝怀疑,而柳子云的话无疑实锤了陈旻的说法。


那个人太可怕了,根本不用他亲自动手,甚至不用做什么,就可以算计死他们。


“……那我们要不要回去?”程芷犹豫片刻,忍不住问陈旻,这会儿她有些拿不定主意。


“回、去。”陈旻咬牙切齿说出两个字。


……


岩石堆这边,唐九悯醒来后,第一时间吩咐队伍里的人收拾东西,而他本人坐在一颗相对比较平坦的石头上,不断的点着手里的电子板。


柳子云在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其他人回来,唐九悯没有插嘴,他当然知道那些人去做什么了。


芯片?自然是在自己第一个跳下排污管道时更换的。


啧啧啧,他可没有想害人,充其量放了个老鼠夹子,不是么?


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


柳子云正检查着子弹枪械,看到回来的只有陈旻和程芷,疑惑的皱紧眉头。


“陈旻,程芷?你们一起回来的?单兆阳不是跟你们一起的,人呢?”


休息点外围,硬着头皮回来的两人对视一眼,有些惊讶。


显然,唐九悯没有把事实告诉大家,柳子云对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


可是,为什么?


同为有异心的两人,他们都不太理解,抬头看向里面。


只见唐九悯此时精神饱满,一点没有萎靡的样子,正看着他们,眼神似笑非笑。


“陈老板回来了,真是辛苦了,看来我们的侦查出了些问题,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