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四十五章 不可阻止的仪式

第四十五章 不可阻止的仪式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既然没有教义说我不可以进入这里,自然也没有规定,说我不可以敲响这口钟”


“对吧?”唐九悯再度狠狠敲了一下,低着头,对着台下眼神呆滞的三傻,嘲讽一笑。


之前反驳的神族战士听到唐九悯说的话,脸色十分精彩。


愤怒、震惊、以及狼狈得来不及掩饰的惊慌,全部交织在脸上,让他脸皮子不由抽搐几下。


圣堂内安置的古钟,对于塞尔神族就是一件圣物,每当敲响古钟,就意味着族内要举行一次神圣的公正仪式。


或是审判罪行,或是惩戒叛教者,或是阐述不公......


这口公审之钟代表了太多。


但在神族战士的印象里,这只是对他们塞尔神族说的,哪管是依附他们的异族,都没敢敲响过。


因为敲响这个钟的人需要接受神典考验,在高精纯的神族能量下站立。


除了他们,不可能有人做到。


现在,一个人类,他闯入了基地,居然敲响圣钟,这简直是找死。 https://m.xsw5.com


但,也更是对神圣仪式的亵渎!


按照崇高的教义,每当有人敲响圣钟,其他人不能干扰......


可眼下敲响圣钟的不是他们塞尔神族,而是一个人类,是他们的敌人,他应该拿下敌人!


不能再让错误继续了,即使自己付出代价......


这名神族战士慢慢往前,想要靠近唐九悯。


其他两名神族战士也差不多的想法,纷纷靠近。


然而,他们只上前不到半步,一个个再次退下,目光齐齐落在唐九悯脚边箱子上。


那是什么……


哪怕隔着箱子,那里面却让他们感觉到十分熟悉的气息,同时也是一种让他们心生敬畏的能量,充满威严。


他们的意志还没有做出决定,身体却先一步做出反应。


停止,不敢靠近。


而此时,唐九悯可没有停下,他手握钟棰,一次次敲响面前的古朴巨钟,悠扬沉重的钟声不断,彻底响彻圣堂,扩散到外面神族基地。


钟声阵阵。


空荡沉重。


然而这声音接连响彻在空荡的圣堂之内,却变得悠扬空灵。


十二道大门,原本只有三道大门开着,其中一道是唐九悯撞开的,而另两道则是后面赶来的神族战士推开的。


而随着一阵低沉的嘎吱声响起,第四道大门也被推开。


进来的是两名庄重肃穆的神族战士,而门外,他们的身后更是有着一个又一个同族。


他们依次进入,无一例外,神情肃穆。


第五道、第六道……第十二道,很快,所有大门全开,涌进来众多神族战士。


他们表情统一,端重严肃,明明那么多人快步进来,却除了轻微的脚步声,再没更多杂音。


头顶上四块神圣教义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与高台上的微光融合,里面则站着一道身影,明显不属于塞尔神族的体型。


眼见如此,涌进来的神族战士们,脸上几乎出现同样的情绪变化。


他们望向高台上的身影先是迷茫,而后定睛一看,纷纷瞪大眼睛。


人类?怎么会是人类?!


本以为是族人开启的仪式,却出现人类,他们感觉受到了巨大的欺骗。


唐九悯站在高台上,将神族反应尽收眼底。


塞尔神族后来一直将人类视为敌人、异端。


果然,看到他,这些家伙脸上露出愤怒和不满,并且这种被激怒的情绪还在不断加强。


他微微垂眸。


微光之中,谁也没有看到他眼底浮现出的莫名情绪。


高台下,神族战士们越发逼近高台,他们不解的注视着上面的人类,但是没有一个走出来,真正踏上高台。


教义规定的仪式,没有一名信徒敢轻易打断,可是他们的怒意愈发强烈,因为开启仪式的居然是人类!


而在这种不断累积的怒火下,终于,有人开口了。


“为什么开启仪式的,会是一个人类?这是一场欺诈!”


“是啊,到底怎么回事……”


这还只是窃窃私语。


唐九悯听到了他们不解愤怒的疑问,心知这些狂信徒怒火已经烧旺,将会爆发,而他,即将等到这个机会的来临。


机会很快就来了。


那是一名特别愤怒的神族战士,当他进入圣堂看到人类后,就拳头紧握,手臂上青筋暴突。


眼前一幕多么刺眼。


如同信仰被那些低贱的人类践踏一般。


他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无法忍受这种耻辱,反正在族里他一向不太听话,大不了被关禁闭好了,但他决不允许圣堂被玷污!


“杀了那个低贱人类!这不是他可以玷污的地方,结束这场闹剧!”


“没错,这不是人类可以玷污的地方!”


“把他赶下来!杀了他!”


“……”


这次,没有同伴指责他做出违反仪式规定的行为,因为他们都是如此认为,只是等一个出头的人。


“玷污?”


“呵,可笑至极,这个仪式是神圣的,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仪式流程进行,到底哪一步涉及玷污?”


面对一声声怒骂,唐九悯毫不意外,略显讽刺的声音压过下面的一切杂音,他声音高昂,响彻整个圣堂。


“我,尊重这场仪式。”


撂下掷地有声的七个字,唐九悯指着站出来扬言要杀掉他的神族战士,重音斥责:


“说起玷污仪式的,反倒是你!”


“不按照仪式流程,对开启仪式的我出口辱骂,威胁性命。这简直是对信仰的亵渎和玷污,你居心何在!”


被唐九悯指着的神族战士,满脸涨红,胸口剧烈起伏,说不出话来。


而支持声援这名神族战士的其他同伴,面对唐九悯伶牙俐齿的反驳,也哑声了。


该死的人类有一点没说错,他们不能打断神圣的仪式。


安静,无声中,每个塞尔神族战士眼里都充满愤慨。


唐九悯看着下面的一群塞尔神族,眼里却没有太多意外,他隐晦的看了一眼旁边,眼底飞快划过一抹异光。


火候不够。


在他们信仰的注视下,好戏还没有达到高潮,需要他再添一把火。


钟声再响。


再一次,唐九悯重重敲响古钟。


洪亮的钟声像开水倒入看似平静的沸腾油锅里,瞬间激起反应。


而高台边上,之前最早到达的那名神族战士似乎是响起了什么,猛地抬头。


“不对!他根本不是神圣仪式的发起者,他不配!”


“大家不要被他骗了,他是个满口谎言的入侵者,只是慌不择路逃到这里的家伙,一个为了活命玷污神圣仪式的投机者!”


说罢,这名神族战士看向高台,怒目而视。


“你不配!我们绝对不会为你这样的家伙开启仪式,不会为你这种活命下的玷污,贡献我族神圣纯粹的能量。”


“绝、不、可、能!”


旁边的其他神族战士闻言纷纷反应过来。


对啊,这个人类为什么会出现在圣堂重地?因为他是为了活命!是逃到圣堂来的,而他居然还想利用神圣仪式,扰乱圣堂!可恶的人类!


“对,肮脏的人类,不配开启仪式!”


“我族神圣的仪式,不容许这种卑劣者破坏!”


“你不配!滚下来!”


“……”


唐九悯冷眼看着下面的神族纷纷叫嚣,他们太愤怒了,声音在不知不觉中提高,而他们却没有注意到。


他们越愤怒,就越给他机会。


毕竟,冲动可是魔鬼。


“不配?”


“简直可笑,口口声声指责我是卑劣者,你们好好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到底谁才是所谓的卑劣者!”


“真是可笑至极!”唐九悯脸上浮现出疯狂,他突然大声质问:“说我不配,这是由你们来决定的?”


“如果我只是慌不择路,如果我不配,如果我投机,你们就有权利跨越教义,否定仪式?可笑!”


“看看你们头顶的教义!能决定我配不配的,只有仪式本身,它会审判我,而不是你们的嘴巴一张一合就能裁决我!”


“你们才不配!”


在人类毫不掩饰的疯狂嘲讽下,底下的神族战士们再次哑火。


他们心里的火消不下去,然而正如人类所说,他们没办法决定他的对错。


可是,没有一人有所行动。


他们只是死死盯着唐九悯,低声讨论,愤怒的目光仿佛要把唐九悯碎尸万段。


而唐九悯丝毫不在意,看着哑火的一群家伙,他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他笑得癫狂,却在底下神族们越发愤怒的时候,突然平静下来,面无表情的“啧”了一声:“怎么,你们全变哑巴了,全都傻了?”


“你放肆!”


“放肆?”唐九悯又疯狂的笑起来,“说什么我配不配,结果给你们杀死我的机会,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什么纯粹的信仰,看来你们根本不敢对我开启仪式!”


“看看你们可笑的反应,在仪式开启时不允许质疑,不允许大声喧哗,而你们为了达成拒绝我的目的,早就破坏了这个规定!”


“你们担心我通过验证,让你们丢失颜面,看看你们心虚的样子,你们对自己的信仰失去了信任,你们这是想要背叛信仰!”


“你、放、肆。”刚才指责唐九悯是卑劣者的神族战士,他恼怒的盯着唐九悯,咬牙切齿,如果眼神能杀人,唐九悯早就死了上百次。


“到底谁才是卑劣者?”然而唐九悯丝毫不惧,迎着对方的愤怒,抬手指向对方,看着面前一张张愤怒的脸,声音激昂洪亮。


“看看你们现在可笑至极的样子吧!你们个个都是强大神族战士,都自称勇士,但依我看,你们仅仅是一群懦夫!”


“就算你们有强大的武力又如何!”


“你们可以偷偷违背教义,把从我高台上拽下,把我驱逐出去,把我杀死,但这是因为你们惧怕了!怯懦了!不敢面对挑战了!”


“一群口口声声说着尊崇信仰的虚伪者、卑劣者,叛教者!”


唐九悯说着说着,再度拔高音调,甚至显得有些尖锐:“来呀!驱逐我!杀了我!玷污你们的圣堂,让你们的勇士之名蒙羞!”


尖锐的声音如同无形的利刃,直击神族战士们内心深处最不可侵犯的领域,他们开始反驳。


“你这个家伙,你是我族的敌人,根本没有资格评价勇士之名,你没有资格质疑!”


唐九悯冷漠垂眼,他摇摇头,突然露出怜悯的神色:


“我没有?我一个人类,的确没资格评价你们这些所谓的神族勇士,呵,那你们就有资格阻止我符合流程开启的仪式了?你们也没有!”


“太可笑了,你们觉得自己受到羞辱,想要报复我,那你们怎么不敢开启仪式,让你们的信仰来审判我,来杀了我。”


“我不是你们的敌人吗?告诉我,你们到底在害怕什么?你们不应该害怕,来啊,开启仪式,让你们的信仰做出答案!”


唐九悯突然张开双手,缓缓闭上眼睛,一副准备好的样子。


面对咄咄逼人的人类,面对他再三质疑神族不容诋毁的信仰,面对他狂妄的挑衅,在一群愤怒的神族战士中,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他们盘坐在地上,摘下头盔,闭上眼睛,头顶上闪烁着一个铭文形状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形式向外传递能量。


唐九悯微微眯起眼睛,看到那些能量光束汇聚到顶上的四块石板上,顿时明白那是什么。


这是神族公正仪式的第二个步骤。


神典考验,所谓的公正仪式,除非是审判仪式,否则都需要先进行神典考验,只有能承受信仰之力的人,才被准许面对神官。


有一就有二,随着几个神族战士坐下,周围出现大片神族战士坐下的情景,他们在唐九悯的刺激下,最终选择进行仪式。


而眼见试炼开始进行,高台之上,唐九悯却是偷偷按下队伍通讯,联系起陈旻和柳子云。


“我这边都准备好了,就等你指令。”


“我这边也好了,飞船的确需要身份验证,电子版行不通。”


柳子云的回复极快,看来早早就做好,而陈旻的回复虽然也不慢,语气却是多了一份嗟吁。


得到应有的答复,唐九悯再没有其他担心,抬头看向头顶。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这群神族战士向石板输送能量后,他感觉上面的颜色不一样了。


视野当中,石板褪去原本的黑色,变成宛如流体的深蓝色,发出宛如明昼的光芒。


很快,整个高台都被石板的光芒笼罩,更加精纯的神族能量宛如实质,将唐九悯包裹其中。


来了,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