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灾厄岛:无限杀戮 > 第四十六章 圣堂舌战

第四十六章 圣堂舌战

作者:北雨栖风 返回目录

唐九悯在高台出现明亮光芒的一瞬间,微闭双眼,随即恢复平静的脸色,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可他的内心却不平静,因为从仪式正式开启之后,能量侵袭的速度快了太多。


之前的速度只有每秒0.01%,而现在却达到每秒0.12%


目前的能量侵袭是8%,照这个速度,自己只有7分钟时间。


能搞的定么?


相比试炼时间剩余30多分钟,这短短的几分钟,他不敢说有绝对把握......


光芒照亮整个圣堂。


一切都沐浴在神的光辉之下,阴影无处遁形,违背教义的敌人终将被神制裁。那高台上的人类,一定会被塞尔的神,用他伟大而不容亵渎的力量抹杀。


闭上眼睛开启验证仪式的神族战士们都抱着类似的想法。


当石板褪去光芒,验证结束,他们第一时间睁开眼睛,看向高台。


而后,他们不可思议的快要瞪爆眼珠子。 一秒记住https://www.xsw5.com


本以为会看到那个无知无畏者被他们的神明抹杀后的死状,却发现他竟然好好的站在高台上,在高强度的神力下完好无损,看起来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不,还是有影响的,似乎......笑的更嚣张了。


和预想中的一切完全不同。


自从这个人类出现后,一切都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不可能,绝不可能,他是人类,我们的敌人,怎么可能被神典所承认。”


不可思议之后,便是不愿相信。


“敌人?你们的信仰何时将人类视为敌人过?”唐九悯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精确的捕捉到这句话,立刻反击。


“是你们不顾和平协定,率先撕毁约定,让人类成为你们的敌人,一群背信弃义的家伙!”


“当然,这和你们的教义无关,和你们的信仰无关,因为你们的信仰从来没有视人类为敌人,是你们这些背弃信仰的家伙成了人类的敌人!”


安静。


过度安静,再没有窃窃私语的议论。


这群神族战士一个个说不出话来,呆呆的站在下面,彻底被唐九悯压制。


唐九悯眉梢带着讥诮,扫过底下一个又一个神族战士的脸,深知火候已到。


他抬起头,看向周围一个又一个审判席,深吸一口气,发出响亮的咆哮:


“我,在神圣仪式的见证下,要寻求公正的审判,这是我的权利,你们没有人可以否定,没有人可以阻止,除非……你们选择背叛自己的信仰。”


他说着,抬手指向自己:“我已经通过了信仰的验证,我有这个资格进行公正审判,任何人都无法否定我的资格。”


底下的神族战士们何曾见过这一幕,他们神情慌乱,难掩震惊,在整个大厅哄然自乱,全然不知如何是好。


高台上,唐九悯望了望被他言语压制的神族战士,刚准备再开口说些什么,可下一秒,头顶却是传来一道略带怒意的低喝。


“肃静!”


而在这道怒喝响起后,唐九悯发现,底下的神族战士们纷纷露出惊喜神色,满眼期待的看向二楼。


呦,那几位爷舍得出来了?


想到这,他抬头看向二楼。


不知何时,五个审判席上,依次走出四名塞尔神族。


他们和底下的神族战士不同,没有头盔铠甲,而是身披深蓝色披风,额前有个倒三角形合金装饰,刚好遮住他们额前的神族符文。


他们的武器也不一样,每人手持一根权杖,一副学者打扮。


无论他们的穿着,还是底下神族战士们的反应,这四名塞尔神族显然更加神秘,身份地位更高。


“见过神官大人。”


底下的神族战士们纷纷行礼,向上面的四名神官问好。


原来是塞尔神族里面的神官。


刚刚是自己居高临下面对那些狂热者,看来现在要反过来了。


唐九悯微微一挑眉,目光依次和居高临下的四位神官对上,丝毫没有怯场。


很快,他看到右手边第一个审判席,那名神官上前一步,眼神犀利的扫过整个一楼,脸色不悦。


“一个人类,哼!今天的仪式,可真是这所圣堂的污点。”


对方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仿佛唐九悯一系列的行为在他眼里只是一场闹剧,无关轻重。


随着这句话落下,一楼的大厅内,一名又一名神族单膝跪下,他们的嘴里不断说着什么,似乎是在向神典祈求原谅。


然而,高台之上,唐九悯倒是丝毫没心情细听细看,因为二楼这老鸟训完话后,目光重新锁死了自己。


“真是个花言巧语的人类,不过终究是个卑劣低贱的家伙,我族神圣的教义自然包容万物,却不包括你们人类,你这种狡诈的家伙心里其实很清楚。”


神官那古井无波的注视,给人的感觉就是他早就看穿一切。


至少底下那群自认为被唐九悯戏耍的神族战士是这样觉得的。


身处敌人内部,上下左右都是敌人,四周“滚下来”三个字重新响起,一声比一声有力量,震得唐九悯耳朵有些发热。


而发言的神官则眼底划过一道暗光,他抬起手,下面立刻安静下来。


“你们人类,是我们塞尔神族的敌人,虽然这与教义无关,但人类和我族爆发战争,导致我族千万名信徒死亡。”


“按照教义,杀戮信徒的刽子手,不会得到圣堂承认。”


“你!”神官指向唐九悯:“没有资格进行这场仪式。”


位于审判席上,神官给出他的最终审判。


底下一直憋屈的神族战士们沸腾了,纷纷发出狂热呐喊。


“感恩神官!”


“杀了那个人类,他没有资格!”


“刽子手,滚下来受死!”


可狂热愤怒的呼声中,唐九悯只是淡定的掏了掏耳朵。


嘶,这群狂热疯子真是聒噪,只会叫嚷来叫嚷去,下面这么多的神族战士还没有上面一个神官难缠。


“喂喂喂,安静一点,你们凭着主场优势,想比谁的嗓门大,想用声音吼死我,是么?”


底下发出不满,但是声音却小了一些。


“按照教义,通过验证即为资格者。”唐九悯伸出手,指了指地面。


“我已经经过验证站到这里,就理应有资格,然而传闻中遵守教义的你们却是让人失望。”


“真是没想到,我明明辛辛苦苦见到神官,可您竟只想着剥夺我的资格,真不知道是谁规定了这一点。”


“是你个人呢,还是其他神官一致认为呢?”


“你所谓的没有资格,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吧,人族和神族的战争的确导致很多信徒死亡,但那又如何,难道我的种族参与战争,我就失去资格?”


“你们神族内部也有残害同胞接受审判的族人,难道整个塞尔神族都会因此失去资格?”


唐九悯似笑非笑,丝毫不惧的迎着对方越来越冷的目光:“我记得在教义当中,只要通过考验,哪怕是恶劣的重罪者,也准许申辩。”


“教义包容万物,圣堂之大,难道容不下我一个人类在此发言?”


三个难道,掷地有声。


说完,唐九悯注视上面的神官,底下的神族战士们也不由屏息静气,等待后者出声应答。


可审判席上,之前开口说话的神官,此时却是连额间皮肉都拧在了一起。


这不是一般的人类,他对他们的教义过于透彻,事情变得有些棘手。


神官想到这里,下意识看向其他几名神官,神情略显凝重。


此时此刻,无论唐九悯,还是底下的神族战士们,都在等着神官的回答。


神官的这副反应,无疑表明唐九悯的话很难反驳,可这样的结果却不是神族战士想要看到的。


他们面面相觑,脸上开始露出失望的神情。


不过随即,他们也跟着这名神官一起,期待的看向其他三位。


作为忠实的信徒,他们不希望这个玷污圣堂的人类继续闹下去,尤其以他们神圣的教义来胡闹。


唐九悯注意到下面的骚动,他垂眼扫了一眼,而后抬头看向高台,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没有消失。


这样的动作,在四名神官看来,实在过于刺眼。


眼见本族战士们出现骚动,露出异常失望的神色,终于,又一名神官捶了下手中权杖,往前一步。


“真是一个巧舌如簧的人类,你的确很懂我族教义,但你只知皮毛,因为你在仪式之前便违反了教义。”


“我等身为教义和信仰的维护者,有权保卫教义不被入侵破坏,而你作为一名人类,我们的敌人。”


“没有通过正常渠道进入圣堂,反而偷偷摸摸,秘密潜入,这本就是入侵行为,破坏行为!”


“现在的你,连靠近圣堂的资格都不具备,更何况进行仪式的资格。”


“你的资格,在你以入侵姿态进入基地时,便已失去。”


绕回来了?之前的话,这老鸟听到了?


有点意思。


“失去了?不不不,我有,当然有。”唐九悯望着这名神官,突然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神官定定看着这名人类,莫名有种不安。


这种诡异的不安从对方刚才那句“你,还是其他神官”开始,就一直萦绕在他心底。


但是他暂时没想明白自己的不安从何而来。


这时,人类又开始反驳了。


“作为仪式的发起者,我的确偷偷潜入,的确没有以正常的方式进入基地,但这一切自然有足够的理由,而且是教义允许的理由。”


“胡说八道!”


又是一下权杖重重敲打地面的声音,伴随这道声音,第三名神官也站出来,冷冷斥责。


“一个偷偷摸摸潜入我族基地的家伙,靠近圣堂根本就是居心叵测,却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你有什么理由?”


“当然有,因为我要用仪式挑战不公。”唐九悯立刻反驳。


神官再问:“挑战不公?那又如何?”


“不管你觉得如何不公,也没理由用这种方式靠近圣堂,你没有理由这么做。”


“没理由么?呵,话可别说太早。”回答神官的,是唐九悯一声冷笑。


“我挑战的不公,是整个神族基地的掌管者,舰队的掌舵者,也就是你们的舰长,乌米尔斯”


“按照教义,如果我挑战权威和权力阶层,那么面对他的手下,面对你们,我有权采取措施免遭不测。”


“这是为了公正而做出的努力,直到钟声响起前,我有权以非杀伤的方式避开可能阻碍者。”


“你们都是舰队的成员,都是基地掌管者的下级,我的入侵行为,是为了接近圣堂,以求公正,而这种行为......”


“显然受到教义的保护。”


圣堂之内,再无声音,彻底陷入死寂。


四名神官谁也没想到,底下的人类居然想挑战舰长。


这不是能不能的问题......


这是个疯子举动,因为舰长作为权势者,面对挑战除非是重罪,否则都会特赦,而这种挑战一旦失败,必须要以死谢罪。


额.....当然......这个人类似乎......不这么做也得死。


质问唐九悯的神官愣住了,他不由抬头看向旁边,发现其他三名神官和自己一样的反应。


是了,这个人类又钻了个空子。


教义的确说过人类这个理由,只是他们没想到如此庞大的教义内容,这人类居然接二连三找出漏洞,拿来反驳他们。


如果他真要挑战司令,的确有理由避开他们,偷偷潜入圣堂,归根究底就是不放心他们,完全合理的说法。


四名神官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刚才驳斥唐九悯的神官回过头,对着唐九悯方向张了张嘴,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唐九悯看着四名神官有些局促的反应,眼里闪过一抹光芒。


大约两三秒钟过后,神官们没有反驳,但也没有同意唐九悯给出的理由,而是不约而同看向第五个审判席。


出乎意料的反应。


唐九悯隐晦挑眉,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那是最中间的审判席,然而上面并没有出现任何神官。


不,也许不是神官,是他,他在那里。


乌米尔斯,之前在博士那里搜集的资料有这个名字,这支巡逻舰队的舰长。


也是暗地研究大神官晶石的幕后黑手。


不过,自己可是带着晶石来的,他......敢出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