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魔法原典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未踏之地

第二百六十七章 未踏之地

作者:魔王十三町 返回目录

魔法原典第二百六十七章未踏之地南国特有的海潮声。


柔和的波浪静静拍打着海滩的声响。


头顶是近似深海的靛青夜空,满天星斗占满视野,皎皎月光悄悄照亮细致的淡黄沙滩。


潮湿的温热晚风静静拂过。夏天傍晚独有的特殊气味。


濡湿脸颊的海水有如荡漾的鲜血般温暖。


他仿佛受了这股暖意吸引,慢慢地清醒过来。有许多珊瑚残骸碎片从原本紧握的指缝之间洒落。


外边套了件休闲夹克,其貌不扬的黑发少年。


年纪约莫十七八岁,体型健硕显瘦,散乱刘海贴近极致的纯黑,色素颇深。然而即使把这一点算在内,似乎也没有特别醒目的地方。


少年睡着似的倒在岸边,无法起身。


体温被湿衣服与晚风剥夺,全身使不上力。冷透的手脚没有感觉,犹如陌生人的肉体,只有肌肤触及的粗糙沙粒感觉格外鲜明。


少年被海浪打上岸以后,就翻身仰卧。 https://m.xsw5.com


他似乎想甩掉脸上沾到的水滴,慵懒地摇了摇头。


随后,有阵踩在沙上的脚步声传来了。


睁开眼皮,苗条的身影映入眼帘。是个穿着长大衣的年轻女孩。


五官立体的脸孔;印象强烈的橙红色大眼睛;随清风徐徐摇曳却奔如流火的鲜艳红发。


少女在少年身旁停下脚步,然后默默地低头看他。不带感情的冷漠眼光。


“可算找到你了,夜启。”


少女用带有一丝责怪腔调的口吻说道。戒心毕露的攻击性态度。不过,大概是因为嗓音柔和清澈,给人的印象倒没有用词来得尖锐。


于是少年将困惑目光朝她投去。


“……夜启?”


“莫非,你不记得?”少女将双眼眯细并挑眉发问,“那应该是你的尊姓大名吧?原典之主,夜启。”


“我是……原典之主……?”


少女所提到的耸动头衔使得少年脸上露出了纳闷之色。


是啊——少女语带叹息地对他耸了耸肩。


“身怀记载了世间所有魔法的本源魔导书,究极兵器的掌有者,未来要成为君临天下的帝王的存在——指的就是你哦,夜启。」


“君临天下的……帝王?”


少年躺在沙滩上望着自己的手掌,反应意外冷静。即使听闻自己的身份是什么也不可思议地无动于衷。


“怎么,你回想起来了?”


红发少女不近人情地冷冷问道。呵——应声的少年没劲地微微笑了。


“先不说这些莫须有的头衔,我对自己的名字倒是有印象。”


“那好。”


少女轻轻点头表示认同。被叫作夜启的少年于是默默撑起上半身,而后看向她。


“所以说,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


“这里是星芒岛。”


“……星芒岛?”


“位处大陆极西的远洋孤岛,专门管理你们这类人的自治国家。你也可以将这里当作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是指和人类社会彻底隔绝的意思么……”


夜启挖苦似的反问。假如目的只在于管理魔法师,根本无需在这大海尽头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可以感觉到这座岛、或者说这个国家应该是为了困住魔法师,好将他们从人类社会隔离才会存在。


少女无感情地回望夜启挑衅的眼神。


霎时间,她藏在长大衣底下的右手毫无预警地伸出。


她握着深红发亮的长剑。剑身横断如火的双刃剑精准地抵住了夜启的颈根。


“你究竟是谁?”


夜启用肌肤感受剑刃的重量,并且低声发问。


“我的名字叫寒如烟。”


少女仍以长剑指着夜启,还用正经八百的语气如此告诉他:


“我是你的监视者。”


…………


仿照废弃工厂盖成的老旧建筑物里充斥着海风的刺鼻腥味。


午后阳光从破损的天窗径直照入,将弥漫的尘埃照得透亮。


昏暗的狭窄通道,生锈的铁柱死角。


有道娇小身影蹲在发裂的混凝土地面上,窥伺着周围动静。大大的眼睛看了会令人联想到喜欢恶作剧的猫咪,给人以深刻印象的少女。


她身上穿着较为暴露且活动方便的橙色连体服。戴着覆盖了金属手甲的拳套,双脚以合金包覆的小皮靴格外显眼。另外,她头上还长了尖尖的猫耳。不过,那应该不是真正的猫耳,而是将橙黄色短发在头顶修成了两只猫耳的形状。


少女放大的瞳孔仿佛能看透黑暗深处。


隔着建筑物墙壁,可以感觉到有异物潜伏于墙的另一边。


“捕捉到目标。对方似乎就埋伏在隔壁大厅。绾儿,你认得出来吗?”


她朝右耳上戴着的白色无线耳机细语。


在废弃工厂外待命的女孩对她说的话点了头。女孩一脸模范生样,身上散发着温和的气质,正探头看向已经架好的反器材步枪热感瞄准器。


“我这边也捕捉到了。那是塞西莉亚教官的第三代人形复合装甲。班长,怎么办?感觉相当棘手哦。”


“寒绾儿同学,周围有没有其他敌影?”


听着双方通讯的第三道人影朝寒绾儿、即在工厂外待命的女孩发问道。


披着附了金属护心甲及护臂的长款风衣,穿着牛仔热裤的红发少女。她的名字叫寒如烟,是星芒岛土生土长的攻魔师少女。


“唔……好像没有。至少没有正在活动的敌群。”


寒绾儿从建筑梁柱的死角悄悄探身,确认了周遭景况。寒绾儿如此报告,让寒如烟露出满意似的微笑。


“好,那就趁目标还没察觉先发动奇袭。寒绾儿同学负责干扰目标行动;喵可同学帮忙打掩护;我则负责靠近目标并直接予以打击。”


“——了解。我会先准备绊住敌人的术式”


“——交给我吧。”


寒绾儿柔声回应,透过狙击镜的视界牢牢锁定了目标。


喵可犬齿一露,现出攻击性的微笑。戴着拳套的手紧紧握起,声音干脆俐落。


“进攻的时机交给喵可同学决定,可以吗?”


寒如烟确认成员们完成准备以后,便通知喵可。喵可天真无邪地回答:“好~”这时候,站在寒如烟后面的第四个人急忙插话了。


“等一下,我呢?我要做什么才好?”


“……对喔,还有你在呢,夜启。”


少年难掩困惑,寒如烟似乎这才想到要回头看他。


和感觉熟悉战斗的寒如烟等人相比,少年的模样显得全是破绽。枪械一类的武装自然不用说,就连半件防具都没穿,配给的制服外面只套了件黑色的军用连帽衣。他并没有警戒周围,只是毫无防备地站着,模样看起来就像误闯战场正中央而给人造成麻烦的民众。


“你负责掩护我们几个。请你起码要保持乖乖的,千万别碍事。”


“光是交代一句要我掩护,我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啊!”


夜启遭到寒如烟冷冷地嫌弃,就更加不知所措了。寒绾儿似乎不忍看夜启发愁,便维持狙击的姿势耸了耸肩。


“抱歉,夜启同学,要是你手边有空,我想请你去买个面包回来。数量有限的奶油肉松酥面包应该就是从本周开卖。”


“我想我需要喝的……算了,就猫九家的茶饮料吧。”


持续匍匐前进的寒如烟一脸正经地接话。啊,好……一瞬间,夜启险些点头答应。


“等……!那不就只是帮你们跑腿而已吗!”


掩护并不是那个意思吧!夜启如此出声抗议。然而,寒如烟却无视于夜启的主张,粗鲁地用脚蹬了混凝土地面。


她灵巧的身躯留下短瞬残影,还像发现猎物的猎犬一样加快速度。


喵可运用工厂内铺设的钢筋与墙壁一点一点地改换角度,在她前往的方向立着一架身高至少四公尺的魔动力装甲。


被厚实钢板包覆的人形机甲,近距离看倒更像是一台长有四肢的战车。虽说看不出有什么武装,但是钢铁材质的庞大躯体本身就已经具有十足的威胁性。


那台铁灰色的骑士像感应到寒绾儿接近,旋即开始了行动。


与笨重的外表呈对比,它活动起来异常灵活,就像真正的生物。


即便如此,喵可并不畏惧。她没有放慢速度,而是从正面接近魔动力装甲,并且一边翻滚一边用脚跟重重扫向罩着钢铁头盔的机甲脑门。


魔动力装甲吃了娇小少女一脚,庞大身躯变得有些站不稳。


“我要上喽~!月华拳五式——!”


喵可利用脚跟踢中敌人的反作用力再次腾空。


“接下来——”


魔动力装甲朝她伸出粗壮的手臂。不过,喵可凭着矫健的身手以及娇小的体型,硬是钻过敌人以手臂发动的扫击,然后用左右掌扑向魔动力装甲空门大开的胸口。


“月华拳七式——!”


在喵可声音响起的同时,沉重的冲击便贯穿了魔动力装甲。


借由坠落的加速度、机甲本身的重心移动以及喵可所使出的漂亮一击,严重失去平衡的魔动力装甲撞破建筑物墙壁,摔得四脚朝天。


“弹道打通了。喵可,你让开——”


“了解!”


喵可一边闪避飞散的瓦砾一边后退并拉开距离。


魔动力装甲为了追她,就用难以置信的速度蹦起了身。寒绾儿射出的咒式子弹随即飞来,展开的结界带着淡淡光芒将魔动力装甲包住,进而化为目不可视的锁链封锁住铁灰色巨躯的行动。


“烟儿,之后就拜托你了!”


“哼——”


寒如烟代替脱离战场的喵可从正面冲了过来。


她举着火红长剑,加上剑身共有一点一公尺长的现代冷兵器。魔动力装甲被寒绾儿的咒式封住行动,寒如烟随即果断地对准它的头部干净利落地挥下长剑。


以咒式驱动的长剑劈到了装甲内在的动力核心,闪光伴随爆炸声迸发而出,魔动力装甲被炸开的火焰包裹了。


地面像起浪似的不停摇晃,爆炸的风压吹向废弃工厂的屋顶,引来一连串的刺响。


带有火花的热风一路吹到夜启所站的通道里头。


魔动力装甲因被火焰包裹而动弹不得,裂开的装甲碎片如玻璃般四散洒落。


“大家,辛苦了——”


立在方形梁柱后躲风压的寒如烟按着随风起舞的风衣,声音冷清地说道。


在极近距离内被爆炸波及,发动攻击的她也实在称不上状态完善。


肉体本身在咒式庇护下毫发无伤,身上披的风衣却被炸得破破烂烂,里面穿的暗白衬衣也处处可见破损。从黑色丝袜破掉的缝隙间露出来的饱满肉感正跃跃欲试。


即使如此,寒如烟大概还是有感受到劈砍的手感。她将长剑收挂于腰际,打算整理凌乱的衣服。


这成了致命的破绽。


“班长,还没完!魔动力装甲的魔力并没有消失!”


寒绾儿再度装填咒式弹并大喊。


随后,近似地鸣的巨大脚步声响遍四周,弥漫的爆炸烟雾好似被人拨开,魔动力装甲的铁灰色巨躯出现在寒如烟眼前。


“啥!怎么可能……!”


寒如烟主动滚到地上,勉强躲过了魔动力装甲挥下的巨大拳头。先前应该被劈到的装甲头部毫无损伤,只有铁灰色甲冑消失,底下的脸孔暴露在外。


宛如用泥巴捏出来的粗糙方形脸孔。


“难道它表面上刻了代受攻击的术式……?”


寒如烟觉察到本身攻击失败的原因,便用力咬了嘴唇。


护符、移伤石、替身人偶——当本尊受到致命攻击时就会发挥作用,让道具代受伤害的术式,在许多流派中都有。


这是相当常见的手法。


这架魔动力装甲就是在装甲各个部位刻印了这种术式,才能撑过寒如烟的斩击。如同安装于坦克的爆炸反应装甲,代受伤害的刻印恐怕连装甲碎散的反作用力都能加以利用,使得爆炸的冲击丧失了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