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季汉彰武 > 第二章 新春

第二章 新春

作者:陈瑞聪 返回目录

,季汉彰武


得到消息后,陈冲便一直停驻在安邑,等到十二月二十四,兖州的第一批粮食终于抵达城外。


运粮的部队还是曹操的步卒,他赶忙出城去迎接。开了门,陈冲看见一道长长的队伍,穿着玄色兵甲的武人们正上下打量着城池,不断地跺着手脚,为首的乃是一个身高六尺的挺拔汉子,他把遮雪的斗笠摘下握在手里,腰间佩刀,脚下的鹿皮靴子全是雪泥。那人见陈冲走过来,连忙低头拱手说:“在下东郡太守帐下,陷陈都尉乐进,见过陈使君。”


陈冲见他容貌短小,行礼谦恭,但言语间却不卑不亢,安稳如磐石,能够感受到是个既有胆气的男子。陈冲问他最近曹操的近况,他说道:“曹府君刚刚击退黑山于毒,又南下迎击后将军袁术,如今兖州多乱,刘使君不能安之,于是诸郡都仰仗府君,所以才能募得这些粮草。”


曹操已经开始展现才能了啊!看着足以用到三月的米粮,陈冲感慨万千,往日结交过的大汉才俊,如今都开始在黄河南北驰骋了。令他高兴的是,在此困难之际,曹操居然不顾与袁绍决裂的风险,如此旗帜鲜明地选择帮助自己,他心中很是高兴,也对乐进说:“都尉回去可转告孟德,若他遇到困难,可与河南云长联络,若是事出非常,我与玄德也不会坐视。”


话虽如此,但多亏了曹操的帮助,他今年才能过上一个好年了。


接收完粮食后,陈冲给州府人员放了假,自己只与张飞同行,从马两匹,自平阳小道返回西河。过通天山之时,正值除夕当日。雪虽早停了,但天空彤云密布,如滚滚浊浪,飘荡在山岭之间,积目四望,四野之内云海翻滚,无有尽头。


陈冲回头南望,哪里看得到来时的路。四周的百千山头,就像巨浪间的小岛,时隐时现于云迹。天地之壮阔,使得行人马匹,好似蚍蜉漂浮于瀚海,显得渺小至极。


待到了圜阳,已经是新年了。州府已经全部移至此处,随之而来的,还有颍川陈氏全族,刘备本来打算让他们安居在晋阳,但叔父陈谌严词拒绝,说陈冲如今是陈氏族长,无论如何情形,今年都当与其同过才是,于是还是执意到了圜阳城中。


陈冲到来时,陈谌与陈夔已在城郊觅好住所,并且建好祠堂,两百来名陈氏族人还在清扫整理房间。见他们占下了近千亩的田地,陈冲当即感到不妙,私底下去问陈群,这些地是怎么来的,陈群答说是按市价买的,没有强买强卖。陈冲看了眼账目,又问怎么价格这般贱,陈群答说饥年市价如此,陈冲无语,当即令陈群按平时年价给人一一补齐。


此事安排下去后,张飞自去晋阳寻刘备,陈冲才与父辈见面。父亲陈夔本想如往常般对他威严一番,但见到陈冲眉角上的箭疤,立刻就说不出话来了,只有叔父陈谌还与他交谈,两人先谈起青州的事端,青州几乎全为黄巾余党所据,朝廷派去的守相与刺史都全都难以御守,他们离开时,黄巾已经转而进攻泰山郡,周边州郡不能当,也不知陈纪还能坚持几日。 m.xsw5.com首发


两人唏嘘片刻,陈谌又叹气,这两日族中还有几件大事等着他去办。


首先是进行祭祖大礼,正式完成陈氏族长位置的交接。


其次是荀之女阿娥与陈群有婚约,如今荀女儿已到及笄之年,按照婚约,应该由陈冲亲自下聘书,遣使到兖州去,去把荀氏阿娥聘请过来,为陈群完婚。


而后是希望陈冲抽调出时间来,考校一番族学水平。


陈忠乃是陈谌之子,孰料全程谈完,陈谌只字不谈陈忠之事,这让陈冲颇感难受,他应承下来,两人说完,陈夔看了他半晌,终于说:“你也是要做父亲的人了,希望你以后做事还是稳重些。”最后拍了拍陈冲的肩膀,就慢步离去了,留给陈冲一个背影。


结果这几日下来,陈冲不仅没有闲下来,还不得不抽出相当时间理清族务,这实在是非常让人困扰的事情,时光过了很久,他少年时便在各州郡间游学,在家的时间很少,除去幼时与他朝夕相处的亲人,很多族人他都觉得非常陌生了,有时候他得寻思两刻,才能叫出名字,显得非常尴尬。有些族人想委托他进入州府,陈冲皆都进行严格考核,不过关的都拒绝了。


夜里归家,陈冲对蔡琰感叹此事,不禁说道:“族人不思国难当头,反而以为我这州牧当的轻松,可以鸡犬升天了,若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我把他们带进州府,到时董卓大军前来,我是在为他们好呢?还是在害他们呢?”


又指责陈群说:“我本以为长文随我已久,当知晓体恤民情,可现下看来,尚不得真啊!”


蔡琰此时已怀胎六月,小腹已明显的鼓起来,行动极为不便,便穿着素衣整日待在屋内,由陈谌派婢女来操持家中杂务,自己则在榻边用阵线缝着婴儿的衣物,她听到陈冲的抱怨,只能劝诫说:“人非圣贤,孰能无私呢?族人也没有什么坏心思,入了州府也能支持你呢。”



陈冲阴着脸没有答话,蔡琰知道他压根没听进去,也不好再劝,她叹了一口气,想起二妹托她为羊密寻个前程,此时也只能把话咽回去,转而问他说:“你年后可还去河东?”


陈冲把蔡琰搂入怀中,轻声说道:“几日后就去,大河解冻我就回来,一定陪在你身旁。”蔡琰“嗯”了一声,靠在他胸膛上,良久才说道:“没有女子会喜欢一个圣人。”


陈冲知道她言下之意,笑道:“我当然不是圣人,我还喜欢你。”


等他勉强忙完族中事务,忽然得到刘备消息,刘备携刘笳、刘德然、张飞抵达美稷,请他与蔡琰到美稷一同欢宴,陈冲非常高兴,当日便又乘着牛车,与妻子花了三日往美稷而去。


在城前迎接陈冲的乃是右日逐王刘宣,他以弟子礼为陈冲牵牛,陈冲则笑着为刘宣引见蔡琰道:“这是你师母。”刘宣见到蔡琰怀孕,不禁欢喜道:“原来老师也终于有传人了。”陈冲听出他话里有话,这才知道原来刘备迎娶了刘笳才一年,就在前月也怀孕了。


等入了王帐,宴席已经开始了,但人数却是不多,除去刘备夫妇外,只有张飞、刘宣、刘豹、田豫、大且渠、张昶、石桑几人而已。陈冲与他们一一问新年好,又赠予他们以礼品,全是蔡琰闲暇时整理摘抄的书卷,除张飞外,众人都很是高兴。


说是宴席,其实也非常简单,最昂贵的地方,也不过就是烤了两只羊羔,但在刘备和陈冲的习惯里,这已经是殊为奢侈了。自八月以来,并州已经全州禁酒,此时便也没了酒喝,于是陈冲便煮茶代饮,一群人一起吃着干果闲聊。


先是谈关东最近的局势,几人不约而同地谈起青州黄巾,刘备说:“我走时青州有三郡为黄巾全有,如今听风声,大约青州六郡全部沦丧,泰山与琅琊也有过半不得保全,看来今年大灾,逼得各自为战的几部,都联合一体了,也不知如今谁是领袖?”


田豫对此说:“不管谁是领袖,终是要在河南河北争食的,据说现在青州黄巾军中能战者近二十万,如此大军,中原有谁能将其降服呢?”


刘宣听闻有二十万战兵,不由咋舌道:“岂能有二十万战兵,当是虚言罢。”


陈冲闻言摇首,说道:“若是逼得急了,谁人不会作战呢?兔子尚会以命相搏,何况妇女婴孩?黄巾所乏者,无非是治政与兵甲而已,他们起兵已有七年,总是会有长进的。”


参战的几人都陷入沉默,uu看书随即岔开话题,转而聊一些上古战事,如信陵君击退秦军的邯郸之战,吴起兴魏的阴晋之战,最后谈着谈着谈到了当年三晋攻赵的晋阳之战,说起当年以汾水水淹晋阳城的场景,再想起如今汾水水量低小,真是难以想象当年汾水是何模样,于是众人都一齐感慨造化之伟大。


谈到最后,刘备忽然想起一事,对陈冲说:“过年时,我本想拜见康成公,孰料去时,其弟子对我说,他于十一月间,木杖芒鞋,携三弟子,仅骑一驴远行,声言将独自上大漠,寻访奇山异川、珍药稀草。但不知何时得返。”


“天地世间,若真能如此逍遥,倒也不失为一则美谈。”陈冲听闻郑玄远游,也不禁感叹不已,他因此联想到焦先,又想到自己还有很多困难亟待解决,一时间,真有一种倒不如木杖芒鞋,斗笠蓑衣,归隐山林的冲动。但他很快又想起很多死去的人,将这冲动散去,使他开口吟诵道:


“羽檄起边庭,烽火乱如萤。是时张博望,夜赴交河城。马头要落日,剑尾掣流星。生平未得报,何论身命倾。”


回去的路上,蔡琰对陈冲说:“你和他们在一起,开怀很多。”


初平三年就这样开始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