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 > 32桀骜不驯!

32桀骜不驯!

作者:燃冷光 返回目录

本来,如果单纯依照张光沐个人喜好来发展的话,他肯定是更愿意倾尽资源,将炎狼白月培养起来,成为真正的炎狼王中王。


直接走天才御兽流,横扫四方,统御八荒,暴力碾压一切,想想都爽!


可问题在于……


《炎狼堡》的世界并不会绕着张光沐转。


孙导拥有一个非常成熟的制片团队,许多可能出现的纰漏,都被他们提前锁死。


张光沐很快发现,炎狼白月属于出道即巅峰的类型,没有被设置任何成长属性,上限已经被彻底锁死,无论消耗多少心血,也无法让它的战力出现质变。


不过……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张光沐开始另辟蹊径。


攀炎狼仿生科技树!


说起来挺高大上一名词,真正实践起来,却不仅仅是脑力劳动,同样也是一件体力活。 https://m.xsw5.com


《炎狼堡》的世界构筑细节很不错,可是制片组的精力、财力和人力分散在方方面面,要保证面面俱到,不可能全都耗在文献和书籍上。


所以……


张光沐跑遍整个炎狼堡,也只找到了三十七本原创书籍。


对于他这样一个有着阅读习惯并能够长时间保持注意力集中的读书人来说,这点书半个月出头就祸祸完了。


剩下的一段时间里,张光沐就在理论结合实际,不断做着各种实验,把书里面的知识一点点变现,转化为属于自己的战力和底蕴。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剧情主角林炫已经崭露头角,逐渐出人头地,甚至将一批人团结在自己身边,形成了自己的势力。


在这个过程中,被安排了“自由驭狼者”身份的李筱筱,也混入了主角团之中。


而张光沐……


他活动了一下佩戴着全指手套的十根手指,又摸了摸悬挂在腰侧的奇怪“水囊”。


埋头发育到现在,自认为已经攒够了掀桌子撕剧本的初始资本!


漂浮在张光沐身边的白色小光球们纷纷激动地颤抖起来。


“第一代人类战斗装备研发完毕!作战准备就绪!【初号机·天光】随时可以出动!”


“炎狼制霸的年代马上就要成为过去式了!接下来,是人类崛起时代!”


“我不太懂,但我大受震撼。”


“有什么不懂的?别的驭狼者就相当于‘上吧!皮卡丘!’,到张光沐这儿,就变成了‘皮卡丘,跟我上!’这么说,你懂了吗?”


“通俗易懂!大佬牛逼!”


“有课代表的感觉真棒啊,我都不需要动脑子了。”


“张光沐!暂时滴神!(破音!)”


“所以说,等会就要去堡主那里接刺杀林炫的任务了?我凑!这剧情主角真倒霉,感觉遇到不讲武德的沐崽,要直接裂开啊!”


戴着狼骨面具的黑衣人似乎并不是水牢试炼的那一位,并没有开口询问张光沐身上那造型古怪的兽皮水袋和手套究竟有什么用,只是沉默地执行着带路任务。


在面具客的带领下,张光沐和炎狼白月穿过大街小巷,上了几十道阶梯,终于来到了堡主所在的地方。


此地宽敞明亮,堂皇大气,视野和光线极佳,在这里,可以居高临下地俯瞰整个炎狼堡!


张光沐站在这里,才终于窥见了炎狼堡的全貌。


“我去,还真是个超大型城堡啊!”


心里正感慨着,张光沐忽然感到一团热浪掠过耳后,一股浓郁的熏香气味扑面而来。


他循着熏香袭来的味道望去,发现一名身着朱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正目不转睛地打量着自己。


对方脚踏黑色战靴,腰配碧绿玉带,头顶狼骨冠冕,下颌留着长长的美髯,虽然年纪大了,但也是一位没有半点水分的帅大叔。


不是炎狼堡主林焰,又是谁呢?


林焰身边跟着两名身着黑衣的面具客,本身气质霸道强势,顾盼生辉,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张光沐却是一点眼力也没有,像是个情商为零的愣头青一样,肆无忌惮地审视着林焰和他身边那头炎狼——通体毛色炽红,颈部镶着一圈金毛,眼神冷漠,仿佛狼中之王。


不,并没有“仿佛”,严格意义上讲,这本就是一头货真价实的狼王。


“帅的咧!”


张光沐眼前一亮,旋即偏过头,看向身边的炎狼白月:“对面那只好像比你大一圈诶……干得过它么?”


白月牙齿缝里龇出一小团火焰,狼眸之中寒光潋滟。


张光沐微微颔首,眼前一亮:“大概懂了!”


“虽然打不过,但是有勇气跟它掰掰腕子?”


“厉害了,我的白月!”


他声音虽然不大,但现场也没几个人,大家距离不远,自然都是能够听到的。


两名头戴狼骨面具的黑衣客当即出声怒斥。


“放肆!一个新晋驭狼者,竟然不知天高地厚,敢对堡主不敬!”


“大胆!还不赶快跪下!我看你是活腻了!”


见到张光沐这一番表现,原本只是将他当做一次性消耗品的林焰多少来了些兴趣。


这位堡主摆了摆手,示意左右护法闭嘴,饶有兴致地看向张光沐:“天光啊……”


“这是个很有韵味的名字。”


“本来我以为,你只是凑巧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并不知道其中含义。”


“后来,我听说你喜欢读书,那这就应该不是什么巧合了。”


林焰笑得意味深长,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压迫感。


可惜这种谈话节奏和气氛的把控技巧对张光沐没用,他不仅不慌,甚至还嬉皮笑脸地点评起了林焰的相貌:“堡主长得确实帅啊!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美男子!”


听到这话,林焰有些尴尬,摸了摸下颌的胡须,并未在这方面多做纠结。


他眼神一凛,目光锁在张光沐身上,开门见山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现在我有一项任务要交给你。”


“如果能够顺利完成的话……”


“提拔你作‘炎狼卫’,也未尝不可。”


炎狼卫就是有资格佩戴狼骨面具的黑衣人,这种人在炎狼堡里面地位极高,属于堡主亲信,甚至还要在寻常驭狼者之上。


再怎么桀骜不驯的驭狼者,见到炎狼卫,也得恭恭敬敬,不敢冒犯。


语毕,林焰轻轻一摆手。


原本站在他左边的面具客立刻上前两步,将一根卷轴砸进张光沐手中。


对这人的粗暴态度,张光沐表面上并不在意,只是淡定从容地捏碎卷轴上的封泥,展开卷轴,迅速扫了一遍里面的内容。


片刻之后,他将卷轴重新卷起来:“任务内容我已经知道了。”


“不过……”


“我拒绝。”


林焰面上表情一僵。


水牢试炼出来的驭狼者都是堡主的潜在心腹和嫡系,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悖逆堡主的先例。


虽然从张光沐之前反应上,他看得出张光沐是多少有点叛逆的,但他是真的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敢拒绝自己!


该不会是读书读傻了吧?


“你还有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林焰微微眯起双眼,下颌美髯无风自动,显出些许强横气魄:“我很少给人第二次机会。”


“你应该知道,悖逆堡主的下场。”


“如果不是看在你年纪太小的份上,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林焰身边的金颈炎狼十分通人性,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情绪,当即压低身子,朝着张光沐龇牙咧嘴,口中闪烁着温度极高的耀眼火光。


类似硫磺的刺鼻气味逐渐弥散开来。


张光沐无视了林焰的恼火与不爽,像个局外人一样,自顾自地说道:“让我去杀‘红碳’,我可以理解。”


“毕竟作为少堡主林炫的另一半,红碳在最近一段时间,已经展现出了狼王之姿,几次和驭狼者的冲突之中,都是以压倒性的优势取胜,未来成长潜力极大。”


“感受到了威胁的你,想要提前将林炫的炎狼干掉,巩固地位,我可以理解。”


“但……”


“虎毒不食子,林炫是你亲儿子,你让我去杀他……”


张光沐看着林焰的双眼,认真说道:“作为一个孤儿,我一直憧憬着‘亲情’这种东西。”


“你的冷血无情,打破了我的幻想。”


“我很不开心,所以我拒绝执行这个任务。”


听到这里,许多被导播丢到现场的观众们不禁吐槽起来。


“卧槽!这人好勇啊!”


“道理的确是这么个道理没错,可炎狼堡是讲道理的地方么?”


“不是很懂,感觉这家伙在找死,有好戏看了!”


“这里前排出售瓜子花生矿泉水咯!”


“逻辑严丝合缝,毫无破绽,简直无懈可击。可是小伙子,你活腻了?敢这样跟堡主说话?”


“有没有关闭沉浸模式的大佬说一声?这个选择是演员本身的意志,还是剧本引导?”


“不是剧本引导!这銱人是真滴猛!”


“主角团这会儿都还处在被打压的隐忍阶段呢,他这就直接跟最终BOSS杠上了!”


“勇气可嘉,可惜太过无脑!感觉他就是个没啥智商的小龙套,也就能用来衬托一下大反派的强大和残忍了。”


“经典一通操作猛如虎,一看战绩零杠五。”


在观众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中,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少数小白球忽然开始发声。


“你们懂个屁!啥也不是,就会瞎哔哔!沐哥虽然总是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但他也绝对不属于那种不珍惜生命的人!他敢这么做,当然有他的底气!”


“之前没有把视角锁在沐崽身上的人,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


“炎狼堡,准备迎接你们的新王吧!”


“在历史的车轮之下,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想干掉沐哥,林焰还不够格!”


这些自称“守沐人”和“天光粉”的观众们,对张光沐表现出了一种迷之信任。


他们坚信,张光沐这个原本没什么戏份的小龙套能够干掉炎狼堡主林焰和那两名炎狼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