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 > 35顺九逆五,破译暗码

35顺九逆五,破译暗码

作者:燃冷光 返回目录

重伤濒死的金颈炎狼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睁开了双眼,眸中闪烁着澄澈的光芒,像是要将张光沐的相貌永远记住一样。


片刻后,它用尽最后的力气,温柔地舔了舔张光沐的手掌,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声,缓缓合上双眸,陷入永恒的沉睡。


虽然站在敌对立场,但金颈炎狼的死,仍旧让张光沐心情沉重。


“呼……”


呼出一口浊气,张光沐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摸了摸旁边有些吃味的炎狼白月,以示安抚:“人家都已经去世了,你还在吃哪门子的醋啊!”


摸着白月的脑袋,张光沐眸中微光湛然。


在他看来,不仅仅是金颈炎狼,甚至就连白月也是一样,在潜意识电影世界之中死去,并不会真正的消亡,而是会陷入休眠状态,直至接到下一个潜意识电影的角色。


张光沐认为,白月和金颈都算得上是另类的潜意识演员,本质上或许是人工智能,却都有着各自的灵性。


别人怎么看怎么想,张光沐管不着,至少他觉得自己应该将这些特殊的演员也当做鲜活的生命对待。


虽然它们进入到电影世界之后,同样会被屏蔽掉过往记忆,但……


在不远的将来,自己一定会在某一部电影里再次遇到金颈和白月! https://m.xsw5.com


——张光沐是这样想的。


只不过,它们大概会以另一种形象出现在自己面前吧?


到了那个时候,或许自己就能重新续上御兽大师的美梦了!


张光沐看过许多专业论坛,听一些学者分析推测,说某些配合默契度极高的人工智能演员与潜意识演员,只要都还在接戏,就有一定概率在其他电影世界中继续合作。


金颈炎狼王和堡主林焰之间的缘分,显然已经断掉了。


张光沐和白月之间的羁绊与默契,却在日常的互动和战斗之中,逐渐培养了出来。


由于导播的发力,此时此刻,漂浮在空中的小白球数量和之前比较起来,已经翻了许多倍。


见到激烈的战斗剧情过去,化身小白团的观众们纷纷热议起来。


“他是人格分裂吗?冷酷和温柔之间可以无缝切换?”


“冷酷只用在敌人身上,温柔仅适用于有资格被认可的存在!金颈炎狼王忠心护主,哪怕是被主人抛弃,也坚持奋战到了最后一刻,它用自己的表现赢得了张光沐的尊重和认可!”


“什么叫惺惺相惜啊?这就是了!”


“这位叫‘天光’的刺客和金颈炎狼的互动也太暖了吧?爱了爱了!”


“你管这叫暖?我咋觉得这么虐呢?”


“电影里死掉,又不是真的死了,你们戏咋这多?”


“话糙理不糙!就跟张光沐说的一样,【转世轮回】是真实存在的!”


“虽然确实有点小感动,不过铁石心肠的我,注意力立刻就转移到了更重要的地方——这个‘天光’咋回事?区区一个无名龙套,怎么正面硬刚,都还能直接给最终反派干翻啊?”


“我不太懂,刚才倍速看了一下AI给的精彩集锦,感觉这人大概是走了知识改变命运的路线?”


“什么叫‘科技逆天’啊?这就是了!”


“我这么多年以来,看过无数潜意识电影,导播邀请,让我切视角,我一开始是拒绝的,毕竟我一个老白观众,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切过来一看,嚯!这局面我特么还真没见过!”


“本来是个很普通的过渡桥段,小反派接到大反派给的刺杀任务,然后被主角团反杀,成为主角成长的经验值,结果这个‘天光’硬生生砸出了一条新路!有一说一,感觉真不错!”


“我就和你们不一样了!水牢试炼那一幕的开始,我就在关注他,这个叫‘天光’少年刺客,只是看颜值和气质,都会觉得他不简单吧?天真成什么样的人,才会觉得他真是个龙套啊!”


第一位钓鱼人出现之后,就迅速有人上钩,各自开杠,表示“天光能秀操作是他自己潜意识强悍,与剧本无关”。


随后又有人下场反驳,认为是制片组的骚操作,通过剧本提示来控场,强行赋予了“刺客天光”这个角色本不该有的知识。


理中客们看不惯这种言论,表示他们早就关闭了沉浸体验模式,是能够看到所有演员头顶的剧本提示气泡的,刺客天光是真的全凭自己逆天翻盘,强行起飞,而不是被人强行推上前台的重要角色。


张光沐坚持认为,人无法说服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即便能够说服,也是对方在假意逢迎。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他就看到化身小白团的观众们开始抱团厮打起来。


很快,场控发出警告,强行分散斗殴白团。一波小白团被送回冷静区,另一波立即蜂拥而至。


张光沐收摄思绪,当即带上炎狼白月,朝着堡主林焰逃亡的方向追去。


这是他第二次追杀重要剧情角色,多多少少已经算是有点经验了。


上一次在《无尽食物袋》的时候,张光沐追杀楚凡,基本上只需要动动嘴,许诺一大堆食物,就能让下面的人为之疯狂,这一次在《炎狼堡》里,他到目前为止,都还只是一个小配角罢了,手底下根本没有什么可用的人,只能自己辛苦一点了。


好消息是……


林焰逃脱的方向,是一条死路。


那个区域,最多只有一间隐藏起来的保命密室,并不存在其他的逃亡密道。


所谓的保命密室,也就只能起到拖延时间的作用罢了。


如果张光沐真的被屏蔽了记忆,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或许还真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或许有可能被林焰撑到援兵到来。


可惜……


张光沐是看过剧本的人,哪怕从来没有到过这个房间,也很快锁定了启动暗门的机关。


装模作样地在房间里摸了一圈之后,他的双手按在了花瓶上。


“哟!这花瓶……有问题啊!”


张光沐稍稍发力:“抬不起来……”


“条件触发式机关?”


“暗门的钥匙?”


他微微俯下身子,眯起双眼,认真观察起了瓶底和桌面的摩擦痕迹。


片刻之后,张光沐将花瓶顺时针拧了一圈:“从磨损程度来看,这样拧和……”


说着话,张光沐又将花瓶逆时针拧了一圈:“这样拧,次数比例大概是二比一?”


然后他就开始了暴力破解的试错过程。


咔擦!咔擦!


连续错了两次之后,一些观众已经忍不住开始嘲讽了。


“别浪费力气好不好?”


“看他这么认真地破解密码,真有点像是靠智力吃饭的人呢……”


“喂喂!你是刺客,不是名侦探啊!”


“我走错片场了?”


“正确密码是顺时针九圈,逆时针五圈,攻略拿走,不用谢!”


“哈哈哈你们这群沙雕真是要笑死爷了!潜意识演员和咱们根本不在同一个维度,不管你们说什么他们都听不到的!”


“哎,可惜了!沐哥明明已经很接近了真相了!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


“一般这种密室,都是三次尝试错误,就会直接锁死的吧?”


“卧槽!卧槽!”


“尼玛!他居然猜对了!”


“厉害的人不管是被丢到哪个世界都这么牛逼吗?这也太玄幻了吧!”


“你该不会以为《炎狼堡》这部戏是都市类或科幻类电影吧?它本来就是玄幻题材啊!”


“我只是觉得这人强的有点可怕了!知识储备速度,观察能力,推理能力,实际动手能力……简直看不到任何短板!现实中真有这样完美的家伙么?毕竟他年纪还这么小……”


“必须承认,上次见到这么离谱的人,还是上次。”


“好多新粉啊!十年老守沐人都知道,沐崽关键时刻耍帅显圣一级棒,本质却是个沙雕,每次看到有人吹他完美,我都想笑,噗……哈哈哈!果然沐崽的迷惑性还是强的呀!”


咔!


张光沐松开手,唇角微微上扬,面上浮现出一抹会心的笑容:“完成了。”


话音刚落,一阵机关齿轮咬合声与沉重的石条挪动声响起。


咔咔咔!


嗡……


重量不晓得有多少吨的石板大床倒翻开来,显露出一条幽谧阴暗的秘密通道。


通过结果逆推过程,强凑线索,把自己伪装成名侦探,只要演技达标,人人都能够做到。


事实证明,《演绎之书》里面认可的【演技2】能力,不是一纸空文,也绝非与现实无关的数据。


张光沐一番表现下来,几乎所有在场观众都是类似于“卧槽这人好牛逼”的反应。


只有极少数观众酸溜溜地说着类似于“找到一个暗门很简单啊为什么要有这么大的反应”、“我上我也行”、“有什么了不起的”、“一般侦探水平,比我稍微要差点”、“瞎猫碰到死耗子”之类的话。


当观众们争执不休的时候,张光沐已经提着一盏小灯进了隧道,带着炎狼白月来到了堡主林焰面前。


原本气势强悍、让人望而生畏的炎狼堡主,现在却像是战败的丧家之犬一样,披头散发,眼神慌乱,几乎不敢和张光沐对视。


张光沐也不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半响,林焰终于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强撑着抬起头,看向张光沐,声音干涩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林炫那孽子的诞生,窃取了我的气运,导致我命数转衰。”


“今日局面,罪不在我,而是天要亡我!”


开口就知道是个老迷信人儿了。


林焰身上散发着一股子封建阶级气息,咬紧牙关,恨声追问道:“密室的暗码,究竟是谁告诉你的?”


“我想当个明白鬼!”


“至少,要让我知道究竟是谁出卖了我!”


张光沐挑了挑眉,满脸的云淡风轻:“稍微观察一下花瓶和桌面磨损程度,再尝试两三次,就能推出来了。”


“顺九逆五,至尊之数。”


“堡主曾想问鼎天下,成为皇帝?”


这种通过细节来塑造人设的彩蛋或者说烂梗,是典型的导演恶趣味。


在正常情况下,为了开个破暗门,还得把花瓶转十四次……


旁观者或许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身处其中的张光沐只觉这个设定简直离谱到家了。


言归正传。


如今,旧时代的堡主已经翻车,新王也是时候上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