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 > 79讲歪理就干掉你!

79讲歪理就干掉你!

作者:燃冷光 返回目录

柳雪羽微微眯起双眼,眸光聚焦在张光沐脸上,脑海之中的回忆便不自觉地沸腾起来。


往日的一幕幕,都在眼前浮现出来,翻滚绞痛,仿佛永无止息。


【雪羽,我们结婚吧!】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们要共度一生!】


【羽,我不想继续平庸下去了,我要出人头地,成为所有人都仰望的大人物!】


【抱歉……我已经不爱你了,离婚吧!】


【对我来说,现在的你,只是一个累赘而已,我要成为大人物,不想再被任何人拖累了!】


【孩子?我已经在今天的饭菜里下了药,它会帮你我解决掉那个小麻烦。】


【从今往后,我将改姓为张,入赘张家。】


【以后,不要再和我联系了。】


摇了摇头,柳雪羽的视线锁定张光沐,冷笑两声,意味深长地说道:“像!你和你那个抛妻杀子、无情无义的父亲,真是太像了啊……” https://m.xsw5.com


“除了气质截然相反,不论是容貌、身材亦或是深沉的心机,都几乎和他一模一样!”


“我改头换面,潜入红莲学社,本来只是想要找到合适的时机,将你抓起来,虐待致死,把整个过程录制下来,让那个男人也品尝一下永失挚爱的滋味。”


“没想到,居然遇见了这样的事情。”


倒也不是她担心自己憋太久把自己憋成精神病,之所以自爆过往,主动揭开伤疤,是因为……


现在还活着的人,一个二个都是人精。


柳雪羽并不认为他们会轻易放过第一个发起刺杀行动的自己。


所以……


她主动给出了自己的理由和杀戮动机。


理论上来说,仅仅是“抛妻杀子”这四个字,就能让幸存者们对柳雪羽产生名为同情或怜悯的情绪了。


柳雪羽不需要将自己完全洗白。


她只需要让自己在众人心目之中的形象,从一个阴险毒辣的刺杀者转变成为“身世凄惨的弱女子”即可。


这样一来,就能够避免自己因为之前贸然的鲁莽行动成为众矢之的!


提到张光沐的父亲和自身过往以后,柳雪羽本就如同坚冰一般的语气变得愈发僵硬。


不需要什么演技,脑海之中的虚假记忆,让她看向张光沐的时候情绪直接拉满,面上杀机愈发凛冽,几乎犹如实质一般,声音之中也全都是刻骨铭心的憎恨:“本来,我想过许多种玩弄、折磨你的办法。”


“现在,我只是有些好奇……”


“到了最后,你会和那个家伙一样丑态毕露?”


“还是在最好的年纪,以最绚烂的方式死去?”


柳雪羽面上浮现出了夸张且病态的诡异笑容。


之前张光沐和唐阑珊在修习室里的互动,她全都看的一清二楚。


唐阑珊看到了张光沐的善良。


柳雪羽却看到了张光沐独自背负一切的勇气和担当!


可是……


就在刚才,诡秘作业本补充了全新规则,表示这里的人,最终只有一个能活下来。


张光沐的勇气,能帮助他战胜死亡的恐惧吗?


他会有舍己为人的觉悟么?


可笑!


既然大家都是你死我活的敌人,再装出一副温和淡然的样子,未免也太滑稽了!


柳雪羽很好奇张光沐最终的选择,却绝不愿意相信人性!


见到她和张光沐的互动,漂浮在空中的小白团子们顿时激动起来。


众人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精神也为之一振。


“我去!柳雪羽果然有问题!这个女人竟然是张光沐的前女友!”


“老弟,你的理解能力是真滴拉胯,建议把脑子回炉重造一下。”


“哈?我不太懂!这柳雪羽的身份有问题,对吧?她憎恨着张光沐老爹,所以就想杀张光沐泄愤?”


“大致上是这样没错,我这里稍微补充一点点――从演员心声编织的回忆来看,柳雪羽曾经是张光沐父亲的恋人,后来被无情抛弃,甚至连两人还没出生孩子都被张光沐老爹设计弄死了,于是她由爱生恨。但,柳雪羽自己或许都没有注意到,她现在仍然爱着张光沐的父亲,那一份爱意经过岁月的沉淀和酿造,变得愈发醇厚,却也愈发扭曲了。所谓‘爱之深,恨之切’,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感谢课代表!课代表牛逼!”


“曹冠导演:没错,这就是我想要表达的内容和思想主旨!爱与恨是一体两面的双生子!”


“该不会当初柳雪羽的孩子没死吧?那个孩子,或许就是李十三?”


“等等!我想起了之前说狸猫换太子的那位……说不准,张光沐才是柳雪羽的儿子,李十三才是张氏集团真正的太子爷!”


“再大胆一点!你们太保守了!我觉得张光沐根本没有爹!柳雪羽说的那个负心汉,就是张光沐本人!”


“卧槽!这一届网友这么厉害的咩?突然感觉我好垃圾啊……”


“别说了别说了!万一被导演现场抄走当剧本了怎么办?”


作为当事人的张光沐,看到观众们的发言,只觉得有些无奈。


自己是一点相关的虚假记忆都没有啊!


甚至……


张光沐都不知道自己在《诡异作业》这部电影里,自己的爹妈究竟是否还活着。


要知道,自己甚至连那两人长啥样都不晓得!


理论上来说,这部戏拍摄到这里为止,只要张光沐脸上露出哪怕是一丝一毫的“茫然”,整个故事的逻辑链就会彻底裂开!


除非曹老板再临时出手,添加一些“张光沐失忆了”的陈年烂段子当剧情补丁。


那样才能勉强自圆其说。


可惜……


曹冠纹丝不动,稳如老狗。


也不知道他是没想到这一茬,还是太相信张光沐能够轻松应付突发状况。


“……”


张光沐有些无语了。


要说曹老板对他用心吧,也的确很用心,从这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线就能看得出来。


说曹老板对他不上心,似乎也完全说得过去。


此时此刻,张光沐脑子里空空如也――自己连在这部戏里爹妈的名字叫啥都不知道,还有啥好说的?


就尬聊?


还不如持续耍帅呢!


“抛开我和张光沐的私人恩怨不谈,这个人,也必须死!”


柳雪羽才不管张光沐怎么想呢!


她在扒了自己的身份和动机牌之后,为自己的刺杀行动给出了合理的解释,暂时也不担心自己会立刻成为众矢之的。


可张光沐……


必须死!


柳雪羽眸光一凛,当即朗声道:“大家都别忘了这场竞赛的补充规则!”


“诡秘作业竞赛,最终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张光沐从一开始到现在为止,就从来没有答错过任何一道题目。”


“他永远都是那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就好像知晓了世界上的一切真理一样,似乎没有任何题目能够难倒他。”


“想来,注意到这一点的人,不仅仅只有我一个吧?”


说到这里,柳雪羽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张光沐,打了个寒颤,这才幽幽说道:“这个人的学识、智慧、计算能力和知识储备,即便是作为先生的我,也远远不及!”


“甚至,现在只是看着他这张脸,我都觉得有点可怕呢……”


值得一提的是,罗钻死去之后,现场剩下的答题者数量就不足十人了。


总共也就只有柳雪羽、萧尽全、栗风玲、纳兰元、李十三、赵峥嵘、唐阑珊和张光沐这几人。


初听到柳雪羽这话,众人都是一愣,旋即回过神来。


虽说从诡秘作业给出的规则来看,现场的各位应该都是潜在的敌人和竞争对手,但毫无疑问,这些人里面最强大的敌人,是张光沐!


这个时候,漂浮在天空之上的金色作业本之中,再次发出了机械化提示音。


“距离下一轮作业布置,还剩三分钟,请各位珍惜时间,好好休息,保存精力,以便更好的答题。”


这就纯粹是在拱火了!


三分钟的间歇时间……


与其说是让答题者们休养生息,不如说它是在鼓励这群人自相残杀,消灭掉比自己更“强大”的答题者,从而成为最终赢家。


重生者李十三在听到这话的第一时间,就站在了张光沐的身后,与柳雪羽一前一后,将张光沐包夹起来。


此时此刻的他,头上戴着防弹头盔,身上挂着陶瓷防弹衣,腰间还别着一大串杂七杂八的物品,似乎是将所有学分都消耗掉了,提前购买了大量用来提升个人战力和生存能力的东西。


“我赞成她的提议!”


李十三语气阴恻恻地说道:“张光沐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虽说现在加入了武斗模式,我们之间可以自相残杀,但别忘了,文斗的答题环节,是不可能避免的!”


“如果没办法迅速杀死张光沐的话,咱们最后都会被他熬死!”


“在我看来……以他的年纪,根本不可能拥有这么恐怖的知识积累,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张光沐是【重生者】!”


“他提前就知道了全部作业的答案!”


“对于我们这些老实的答题者来说,他简直就像是一个【作弊者】!”


“不把他清理出去的话,我们都会因他而死。”


说到这里,李十三看向张光沐,淡淡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你,风头太盛了。”


李十三一点都不怕被张光沐乱枪打死。


防弹装备只是他兑换的物品之中最低级的护身道具。


张光沐剩下的子弹也没多少了。


即便他是神枪手,百发百中,也破不开自己的防御。


作为二周目攻略者,李十三虽然感觉这一次的难度高了不少,但……


他的兑换列表里面,也出现了许多一周目的时候根本没有刷出来的【稀有超凡】物品!


在这些东西的加持下,李十三一点都不怕武力被人碾压。


他现在和柳雪羽一样,只想要让张光沐这个变数赶快去死!


听到这话,张光沐眉梢微挑。


李筱筱的这位亲兄弟,有点本事啊!


虽然话里漏洞很多,但他跳动人心的本事,一点都不弱!


这种时候,张光沐根本来不及发声为自己辩解。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


他也没打算在重生者的问题上和李十三纠结。


这个时候,只要维持之前那副云淡风轻、啥都不在乎的德行就足够了。


保持住逼格,啥事没有!


张光沐就不信了,自己堂堂【帝国锻体术3】的造诣傍身,又从唐阑珊那里黑来了一柄热武器。


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场除了赵老大之外,一群战五渣里面,还有谁能对自己造成威胁?


要不是【演技2】让张光沐入戏太深,有点出戏困难的话,张光沐现在估摸着都要来一段大反派的经典三段式狂笑再补上一句“谁能杀我”了。


――桀桀桀,长河二代目与炎狼堡新王的荣光,不容玷污!


不浪起来,张光沐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毕竟,曹老板的剧本是真滴奇葩,烂的离谱。


都不用自己动手去撕,它自己就是七零八碎的样子。


跟特么拼图一样,还得自己一块一块去凑。


“你们还在等什么?”


有着【教化之人】称号的柳雪羽,在关键时刻也没有拉胯,得到来自李十三的援助之后,立刻朗声到:“萧尽全!栗风玲!纳兰元!赵峥嵘!唐阑珊!”


“你们难道不想杀张光沐吗?”


说到这里,这位风情万种、韵味十足的御姐手里抄起匕首,警惕地看着张光沐:“就算是没有这次的诡秘作业竞技,你们也是想杀他的吧?”


“现在有了名正言顺杀死他的机会,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呢?”


“来吧!”


“我们有七个人,张光沐却只有一个人,而且他的子弹数量有限,不会随意浪费。”


“解决他之后,我们再各凭手段,公平竞技!”


其余几名幸存者神情微变,似乎有些意动。


可问题在于……


张光沐一路过来都是百分百的答题正确率,从未被扣除过分数。


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使用学分兑换了多少“好东西”,到底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所以……


集火干掉张光沐?


可以!


让自己当出头鸟?


不行!


看出了这一点的柳雪羽眼神闪烁。


为了避免被秋后算账,也为了防止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她必须立刻行动起来,主动出击!


话说回来,柳雪羽虽然没有用学分兑换到什么防弹物品,但是像张光沐这样的人,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好看的花瓶而已。


这少年的所有悲悯、善良、宽容,都只是一层虚伪的假面,是一个人设,他的本质是思绪复杂、谋划长远、布局深刻的家伙。


这样的人,顾忌太多,哪怕是被当面挑衅,也不会轻易发动攻击,打破自身的人设。


――理论上来说,正常人都是这样的。


想到这里,柳雪羽一边调整站位,拉开和张光沐的距离,一边开口调动众人的情绪:“说起来,张光沐……”


“你总是这幅当悲天悯人的样子。”


“你善良,你伟大,你了不起,你清高!”


“现在,为了成全大家,你为什么不主动牺牲自己呢?”


“像你这样的人,出生就……”


嘭!嘭!嘭!


血花四溅!


三声枪响,将柳雪羽的话全部冲碎。


张光沐面无表情地吹散了枪口处缭绕的硝烟。


他视线偏转,扫过李十三等人。


最终,张光沐眼神平静地看着瘫倒在地、正努力捂住身上血洞的柳雪羽。


他语气幽幽道:“祸福无门,惟人自召。”


“何必惹我?”


柳雪羽攒了一大堆学分没用来兑换东西,不知道囤这玩意儿做啥,净整些花里胡哨的。


这一波互动,张光沐愿称之为――“你还想跟我讲歪理,我直接三枪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