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 > 102炽骨兽,张光沐与助攻手(盟主加更!)

102炽骨兽,张光沐与助攻手(盟主加更!)

作者:燃冷光 返回目录

宣誓的过程中,张光沐不禁心生感慨。


导演牛逼!


从宏观调控到细节操作方面,这部电影的导演,都做的找不到什么太大毛病。


经验太老辣!太丰富了!


周魔这位导演,虽然年纪轻轻,也从没见人家自吹自擂,但也是真有两把刷子。


在张光沐看来,《装甲时代:寒光》这部电影的原始剧本没什么好说的,也就是中规中矩的及格水平。


可是……


仅仅只是两幕戏,张光沐就真切地体会到了周导的强势。


这人,太擅长布局了!


准确的说,是擅长下棋!


某个自诩擅长对弈的王姓潜意识演员,在这方面跟人家比起来,明显差太远了。 一秒记住https://www.xsw5.com


很多人都觉得,张光沐出道以来拍摄的三部电影都截然不同,塑造的角色也是风采各异。


但……


真正擅长抽丝剥茧去分析问题本质的人已经看出来了……


不论是在《无尽食物袋》、《炎狼堡》亦或是在《诡秘作业》之中,张光沐都是同样的执拗,同样的重视承诺。


吊儿郎当,心怀苍生,沉默冷峻,都只是一层表象。


张光沐所扮演的三个角色,内核都是一样的。


——君子一诺,千金不换!


这也是张光沐在《炎狼堡》里扮演天光这个角色的时候,接到前堡主林焰的刺杀任务之后,直接开怼,没有虚与委蛇玩骚操作的原因。


要么就不开口承诺,一旦承诺,哪怕是拼上性命,也要践行!


在潜意识电影世界里面,不管是任何世界观之中,张光沐都可以为所欲为,放飞自我,可唯独“信誉”这一点,是张光沐唯一的自我设限。


一旦丢了信誉,不再重视承诺,食言而肥,背信弃义,或者是在这方面玩一些蛇皮操作,那张光沐才是真正地崩了人设。


好在……


这唯一的自我设限,也很符合张光沐的本性,并不会让自己感到不爽。


显而易见,周魔导演就敏锐且清晰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并且将其当做了张光沐的正确使用方法。


用誓言去约束张光沐的行为!


用承诺,让张光沐在需要他发挥的时候拼命!


这就是寒光装甲师宣誓环节存在的深层次原因。


“厉害,厉害。”


张光沐一想到这里,再稍稍回顾了一下周导对纳兰元的用法,就不禁在心中为其鼓掌。


老实说,这次的《装甲时代:寒光》是张光沐唯一没有被导演针对的电影。


可是周魔给张光沐带来的压力,丝毫不比曹冠、钱亿元和孙演武弱,甚至还犹有过之。


那个看上去有些过分年轻的青年导演……


周魔!


他掌握着能够把张光沐曾经合作过的导演们吊起来乱打的本事!


就像王上清一样,也是一位新生代的怪物!


强的出奇!


嗯……


自己不算。


张光沐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作为一个开挂的人,自己明摆着是靠书哥和兄弟们撑腰才能闯荡江湖到处显圣,唯一能拿出手的本事,也就是忍痛能力了。


仔细想来……


在这部戏的原定剧情里,张光沐作为一名重要配角,从导演周魔那里得到的标签就是【灵魂导师】。


没错,就是这个!


听起来就十分高大上的标签,需要张光沐在剧情中期为救当时还身为平民的主角叶劫而牺牲,自此引出叶劫的转变,让其从一个市井小民蜕变成为一名战场英雄。


有趣的是,王上清得到的剧本,几乎和张光沐一模一样。


他的定位也是【领路人】。


根据张光沐的观影经验总结来看,同一部电影里面,出现两名人设高度相似、职能重叠的重要剧情角色时,通常情况下,最大的可能性是……


导演安排了某个突发事件,会让其中一位在半途暴毙,作为对照组。


最终危机,张光沐暂时还不需要面对。


他现在需要全神贯注去对付的,是突入训练营地的“怪物”。


嘭!


在完成宣誓的一瞬间,剧烈的爆炸声就在营地之中响彻。


一头浑身燃烧着熊熊烈焰、外形酷似骷髅的怪物,冲入房内,出现在众人眼前。


滋滋滋……


滚烫炽热的气浪扑面而来,融化的金属液滴落在地面,冒出丝丝白烟。


刚刚通过考核与宣誓、完成了装甲训练营最终考验的新晋寒光装甲师们,本来脸上满是笑容,喜上眉梢,一个二个都以为接下来就能够过上好日子了。


可是……


这突然出现的怪物犹如炎魔降临一般,直接将出路堵死。


慌了神的预备役寒光装甲师们脸上写满惊恐,手足并用地四处逃乱,惊声尖叫着。


没能通过考核的杂鱼和过来处理纳兰元突发事件的后勤人员们,大多呆若木鸡,立于原地,几乎连呼吸和逃命的本能都要被压制于无了。


“啊!怪物!是炽骨兽!”


“救……救命!”


“快跑!别傻站着!”


“我们只有幼生阶段的伴生装甲,不可能赢过它的!”


炽骨兽就是怪物的官方学名。


张光沐第一次看剧本的时候,就怀疑导演周魔是不是跟杨炽有仇。


后来聊了几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和周魔的脑回路确实存在着某些相似之处。


周魔亲口承认,《装甲时代:寒光》的部分灵感的确来自于《炎狼堡》。


而外星怪物【炽骨兽】的名号,也是从炎狼堡原定剧情主角林炫的扮演者杨炽名字里拆出来的一个字。


突然降临的炽骨兽身高三米,路过隧道似乎一直佝偻着身子。


此时此刻,它的头颅和肩胛部位的骨骼上,还附着了些许呈现出半熔融状态的金属,周身散发出浓烈的硫磺气息。


热浪迎面袭来,张光沐感觉头发和眉毛都快要被烤卷了。


当其他新晋寒光装甲师们四处逃窜、就差吓到尿崩之时,王上清面上浮现出一抹略显狰狞的笑容,他偏过头,看向张光沐:“喂!第一名,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如果你怕了,就把这家伙交给我来料理好了!”


对于老二的挑衅,张光沐置若罔闻,从容地举起一只手,遮在眉前,淡定地观察着炽骨兽的状态。


“目测身高约为三米,和正常炽骨兽比较起来,高出五十厘米左右。”


“骨骼强度高的离奇,疑似摄入了大量稀有金属,为常态炽骨兽的进阶体或变异体。”


“没有第一时间发动进攻。”


说到这里,张光沐微微眯起双眼,与炽骨兽“四目相对”,唇角微微上扬,面上浮现出一抹自信的微笑:“听到我的说话,没有立刻过来杀我,只是有恃无恐地堵死了出路?”


“侵略性和杀戮欲要低于一般炽骨兽。”


“不……”


“更准确的说法是,它的智力水准高于寻常炽骨兽。”


“从其面部骨架的细微活动与火焰跳跃频率,可以隐约感受到,它在享受这次猫捉老鼠的游戏。”


张光沐稳如老狗的一通分析与发言,让本来都快要跑回到调试间的新晋寒光装甲师们纷纷止住了脚步。


众人探出头来,心惊胆颤地看着这位综合成绩第一名究竟想做什么。


至于说……


为什么不再跑?


没路了啊!


后面就是死胡同!


继续往里面跑,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站在这个相对安全的位置,趁着大佬吸引炽骨兽的注意力,说不准还能找到机会逃出生天呢!


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不需要跑的比怪物更快,只要比队友跑的快就足够了!


将门口堵住的炽骨兽,似乎也对张光沐的异常表现很感兴趣,那跳跃着漆黑火焰的眼眶似乎一直锁定在张光沐所在的方位。


“该死!”


和张光沐一样没有选择逃跑的王上清,此刻面上浮现出一抹愤怒之色:“一个二个!究竟要无视我到什么时候啊!”


他明明也是做出了和张光沐一样的决定,同样是站在这里决定抗争到底,宁愿死在战斗中也不愿意在逃亡中丑陋地死去。


可是……


为什么到最后,出风头的人还是张光沐啊?


王上清无法接受!


他的表情逐渐变得扭曲起来,周身杀机沸腾,脊背处翡翠般的寒光氤氲交织,迅速在右手之中凝聚出了一柄外形霸道的大戟。


张光沐不晓得这武器和王上清究竟有什么故事,只是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战斗意志坚定,反应速度也不慢!”


“尤其是这份勇气……”


“我认可你了!”


王上清被这番话气到浑身颤抖。


“滚!我不需要你的认可!”


弱者才需要在乎强者的看法。


被张光沐夸赞的感觉,比预料中的更让王上清难以接受。


他现在只觉得恶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种不爽的感觉,唯有将面前这投资炽骨兽彻底击碎之后,站在对方的尸骸之上,居高临下俯瞰张光沐的时候,才能洗刷干净!


张光沐无视了王上清的反应,趁着加强版炽骨兽享受猫戏老鼠游戏的空档期,朗声道:“大家听我说!”


不仅仅是现场忐忑不安的新晋寒光装甲师,观众和制片组的工作人员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张光沐身上,想要听听他的发言,看看他在这种危急关头会有怎样的表现。


是原地趴下直接拉胯,还是逆势强硬破局?


危机降临,是牺牲路人,还是牺牲自己?


虽然这部戏才开始不久,但经过了前期纳兰元的铺垫和渲染之后,第二幕戏开场的爆点,就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这家伙非常聪明。”


张光沐指向炽骨兽,声音清朗:“C区的路线图我都记在脑子里面,不可能搞错。”


“它现在堵着的位置,就是唯一的生路。”


王上清左侧脸上下磨牙微微咬合,偏着头看向张光沐。


虽然看这个人非常不顺眼,但……


作为有史以来最强的预备役寒光装甲师,张光沐的综合能力还是相当强的。


只是……


那头身材高大到变态的炽骨兽,着实让王上清心里窝火!


它是傻子吗?


一动不动的堵在门口,就知道盯着张光沐看……


张光沐有什么好看的?


恶心不恶心啊?!


“大家都没有增殖装甲,想要靠着双腿从炽骨兽手底下逃命,成功率不会超过千分之一。”


张光沐顶着变异炽骨兽的压力,云淡风轻地说道:“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


事关自家小命,新晋寒光装甲师们精神一震,竖起耳朵,专心聆听。


其中有一部分反应较快的,已经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张光沐身后。


张光沐无视了众人的反应,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炽骨兽。


很奇怪。


对方的眼眶里面明明只是两团跳动的火焰,张光沐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它的好奇和戏谑。


“第一,拖延时间,拖到救援。”


“这其实是条死路。”


“现在最好的情况是,C区的武装人员都已经被它挨个暗杀了。”


“最坏的情况,是整个基地里的所有防线,都被炽骨兽潮暴力冲碎了!”


说到这里,张光沐猛地一攥拳头。


滋滋滋……


寒光凛冽!


一道冰蓝色的光芒,如同游龙一般,顺着脊柱淌过肩膀和手臂,将张光沐的右手覆盖起来,凝聚成为全覆盖式战术手套的模样。


“所以只剩下一条路——拼死一战!”


张光沐偏着头看向身边的王上清,笑嘻嘻地说道:“我来打头阵,你负责助攻。”


语毕,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善解人意地补充了一句:“你要是怕的话,我一个人上,其实也行的。”


几乎是话音刚落,王上清就面色狰狞地提起了他那柄霸道的大戟。


嗡!


空气被长戟撕裂开来。


一道透明波纹烙印在空气之中。


王上清周身闪烁着断断续续的刺眼青光,一马当先地冲向炽骨兽。


“我会害怕?可笑!”


少年一副悍不畏死的模样,一路狂飙,气魄不凡。


“这个成为英雄的机会,属于我!怎么可能让给你啊!”


听到这里,张光沐哈哈大笑起来,拳面上燃起一团幽蓝火焰。


“那就一起上!”


下一刻,张光沐足下发力,身形闪烁,暴起冲刺。


之前说的那些话,都是铺垫和鱼饵,提醒王上清这里还有很多人活着,大家都在关注。


最后那一句,才是钩子。


杠精克天才。


这是属性碾压,没别的。


在张光沐看来,周魔是个控场能力极强的青年导演。


他不得不承认,对方对演员能力的把控和剧情的安排规划,非常到位。


这头炽骨魔很强,非常强!


光是远远地看着,都让人感觉浑身颤抖,心脏怦怦狂跳,不能自已。


当前阶段,即便是拥有【帝国锻体术4】能力傍身的张光沐,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无伤单刷过去。


有一说一,张光沐觉得,凭借正常人类的肉体凡胎,就算是在二十五岁左右的黄金体能时期,把帝国锻体术练到10,也未必能干得过这头怪兽。


赵老大那是异数,不能算作正常人,得单独拎出来计算。


可是……


有了针对性的装备加持,那就不一样了。


哪怕只是一只液态寒光合金拳套,也足以逆转局势!


只不过,《装甲时代:寒光》这部戏,并不像《无尽食物袋》那样,受了伤睡一觉,就能立刻痊愈,就算伤口没有完全愈合,也能够恢复自由行动的能力。


更有可能的发展是……


一旦受伤,自己的战力就会如同崩盘的股市一样,疯狂暴跌!


出场即巅峰!


一战比一战弱!


然后越来越弱!


直到真正领了便当,当才算终结。


如果运气差一点,可能这一场打完,直接就重伤不治,抢救失败而死了。


所以……


张光沐打定主意,前期能不受伤的话,就尽量避免受伤。


为了确保这一点,就必须找到一个靠谱的临时战友才行!


小迷弟罗钻被安排到了这个基地的其他区域。


现在,这个训练营里面,几乎全都是炮灰专业户,一个比一个胆小。


不吹不黑,张光沐觉得,楚霸总在这群人面前,都能算得上是超级铁血硬汉了。


所以……


从一开始,张光沐就没指望过他们能够提供任何帮助。


最主要的帮手,只有王上清这一个可选项!


嘭!


王上清顶着翻滚的热浪,率先冲到了炽骨兽面前。


他双眸之中满是狠戾之色,下巴微微扬起。


王上清面上没有半分恐惧,只有那满溢出来的自负和一身无处安放的凛冽杀机!


“跪下!领死!”


闪耀着青碧光芒的大戟撕裂长空,狠狠刺向炽骨兽眉心。


然而……


炽骨兽体型庞大,动作却快如闪电。


唰!


“哈!”


它发出一声似人非人的怪笑,漫不经心地挪动燃烧炽红烈焰的骨掌,便轻而易举地挡下了王上清的攻势。


不仅如此,炽骨兽甚至还将那一杆青碧色大戟抓在掌中,下颌与上颌骨分开,鲜红的火焰与骨骼共同构筑出了骇人的笑容。


它似乎是在讥笑着人类的不自量力。


噗通!噗通!噗通!


见到这一幕,几名新晋寒光装甲师被吓得跪在了地上。


他们瑟瑟发抖,面上满是惊恐的神情,嘴里也只能发出支离破碎的疯人呓语。


可是现场除了张光沐和王上清之外,他们已经是表现最优秀的了。


其他的杂鱼,表现更是不堪,宛如鸵鸟,抱头蹲防,一副掩耳盗铃的模样。


嘭!


噼里啪啦!


绝望的情绪还没有完全弥散开来,就被一声闷雷般的响声和一道清脆的骨裂声击碎大半。


众人看见……


原本还在怪笑着的炽骨魔,此刻一侧面骨已经轰然破碎。


庞大的身躯,正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去。


而张光沐的身形,则好似凝滞于空中。


少年的右拳和脊椎之上,冰蓝色寒光闪耀不休,如同雏龙腾飞。


略显稚嫩,却霸道天成。


这一刻,他的身上似乎燃起了一束名为“希望”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