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 > 143神仙光沐!保送轮回!

143神仙光沐!保送轮回!

作者:燃冷光 返回目录

天空之中的阴霾不知何时已经彻底散尽了。


皎洁的皓月与群星闪耀长空,交相辉映,为大地镀上了一层银华。


虽然是深夜,但没有被导演加上【夜盲症】负面状态的一众潜意识演员们,还是清晰地看清楚了张光沐现在的模样。


那副镇定从容的姿态,在黑夜之中,优雅又强大。


仿若自九天之上降临凡间的谪仙人,洒脱不羁,令人心向往之。


尤其是……


其实在刚才妖魔作乱的时候,一些人就已经看到了张光沐的动作。


他在故意制造声响,把那些燃魔吸引到自己身边!


大家现在都已经知道了,正常人类只要是发出声音,就会被燃魔选作杀戮目标,顷刻之间烧成灰烬!


可张光沐……


明明触发了“死亡条件”,却仍旧好好的活着。 一秒记住https://www.xsw5.com


他仿佛是身上有着一层无形无质的防护膜,百邪不侵。


甚至,任何妖魔触碰到他,都会当场湮灭,彻底烟消云散。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里,就成了“神仙降妖除魔”的铁证!


漂浮在空中的小白团子们兴奋地议论着刚才那一幕。


“屠妖戮魔!帅的飞起!”


“是那枚玉佩在生效吧?”


“话说,张光沐一开始应该不晓得这玩意儿的作用,可他仍然把自己知道的生路留给了别人……”


“呼……本来还挺担心的,生怕沐崽第一次演主角,崩了潜意识,现在看来,他还是当初拍《无尽食物袋》时期的那个长河二代目。”


“牺牲一己,以救世人……”


“人都是会改变的,但至少现在,张光沐没变!”


“话说,如果不是沐沐效率够高,带着一群人连夜赶路的话,正常情况下,他赶到这里,东莽镇应该已经被妖魔杀绝了吧?”


“感觉这剧情发展不太对劲,这和我想的不一样!”


“有一说一,我本来以为这是诸子游历天下,讲学收徒,裹挟盛名入京城的,结果现在……这是打算搞耶稣收门徒,圣子降临?”


“嚯嚯嚯,感觉有趣起来了!”


小白团子们能够迅速恢复镇定,因为他们终究不会受到妖魔的伤害,真正见到了妖魔的本体之后,感觉还没有昨天夜里黑暗之中看到那双诡异的邪恶双眼恐怖。


倒是在东莽镇里的人们,劫后余生,除了心有余悸之外,恢复理智的速度明显要慢了许多。


以妖魔的邪祟凶恶来看,如果不是被张光沐打到魂飞魄散,又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放弃这群毫无抵抗之力的人类?


大多数人都对“神仙降凡尘”的说法有些不明就里,一个二个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生死一瞬间,还能关注到张光沐这边的人,是极少数。


只不过这群人都是信誓旦旦地拿身家性命和先祖作保,说自己亲眼见到张光沐将那些妖魔都一个个杀死了!


拿自己发誓的地痞无赖有很多,可即便是青皮滚刀肉,也绝不可能随意拿先祖的名誉来发誓作保,毕竟人们闯荡江湖,要么讲究信誉,要么讲究义气。


这两点都没有的人,在这大乾王朝,是混不下去的。


“张光沐就是神仙降临凡间啦!”


“张家书生是神仙!”


“快来拜见神仙,我亲眼看到这位仙长斩妖除魔,绝对不会认错的!”


听到这群人的发誓,一些原本还觉着他们是灾星和扫把星的土著镇民们,瞬间就不生气了。


甚至有许多人当场磕头如捣蒜,向着张光沐祷告祈福。


他们希望这位“神仙”能够复活他们的亲朋好友/赐予自己长生不死/收自己为徒。


众人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嘈杂不休,让人完全听不清楚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张光沐也不以为意,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怒意和不耐烦的情绪。


换位思考一下,也就能体谅这些人的想法了。


本来,人家小镇居民啥事都没有,过的好好的。


镇上也只是隔三差五死上几个人而已,大体环境还是稳定的。


可是以张光沐为首的一群外来者,刚刚到小镇还没过完一天,镇上就出现了这样的凄惨事件。


满腔的恐惧和怨怼无处宣泄,总要寻找一个背锅的。


东莽镇的居民们,本来是下意识想要埋怨张光沐等人。


可是……


信誓旦旦地说着张光沐是神仙的人,不仅仅只有他身边的那些护卫,甚至还有许多一辈子都居住在小镇里的镇民。


乃至于几名游学到东莽镇的书生们,似乎也都是这样的说法。


不像是人云亦云,道听途说,一个二个都是信誓旦旦的模样,仿佛都是亲眼见证了张光沐斩妖除魔的雷霆手段。


众口一词,就没什么好疑虑的了。


哪怕是再怎么先入为主,坚信这个世界上只有妖魔没有神仙的人,联想到张光沐之前那副淡定从容的样子,也都有些摇摆不定了。


“大家各自回去睡吧。”


“我先把剩下这些妖魔都镇压了。”


“剩下的事情,明天白天再来处理。”


张光沐说着话,当即行动起来。


他龙行虎步,朝着被“视线”定住的夜中妖们走去。


夜中妖没什么个体差异性,看起来就像是流水线工厂生产出来的一样,全都是相同大小。


从外表上看,是一颗外形类似于放大版蒲公英的东西,没有蒲公英的秆,只有一颗毛茸茸的头部,中心是一双邪逸的绿色双瞳,雪白的绒毛上沾染着死者的血液。


这些绒毛,似乎不会被血水玷污。


一滴滴暗红的血液,顺着夜中妖的雪白绒毛落下,滑落下来,坠在地面,跌成朵朵殷红水花。


张光沐来到一只夜中妖身前。


现场幸存者们顿时屏住了呼吸。


“仙长,小心啊!”


“要不咱们一起过去帮忙?”


“滚!要去你去,我不去!”


“我害怕,你过去帮帮仙长,万一他出什么事儿,咱们可就没人保护了!”


“你怕我就不怕了?草你奶奶!呸!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


东莽镇的幸存居民们瑟瑟发抖。


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张光沐,即便是有什么话到了嘴边,也要么吞咽回肚子里去,要么就压低声音,像是说悄悄话一样。


别的不说,至少人家张光沐这胆量是真的大!


其他人对妖魔都是避之不及,即便是面对被施展了“定身术”的妖魔,也是有多远躲多远,生怕沾染了一星半点的妖魔气息,倒了大霉。


哪有人会像他一样,明明一介肉体凡胎,还敢往上凑?


哦不对!


如果他真是神仙的话,那就不能用“肉体凡胎”这四个字来形容了。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张光沐上下打量着变异蒲公英一样的夜中妖。


之前是连续熬了两个大夜,只是仓促地补了两个时辰的觉,张光沐现在都感觉身体还是有点虚,和平时精气神完足的状态截然不同。


根据之前镇压收容燃魔的经验,张光沐判断,只要自己携带镇邪佩,不管是用身体的那个部位去触碰妖魔,都可以将其收入镇邪佩之中。


而且……


看情况,这镇邪佩似乎并不是什么“无尽能源”的东西。


张光沐发现,只要自己利用镇邪佩去镇压收容妖魔,这玉佩上的色泽就会变得浅淡起来。


或许等到它完全变成纯白或者透明的时候,这枚玉佩就将失去作用。


这很正常,也非常合情合理,算是徐浅秋导演系列电影的一个特色了。


给予主角用来保命的金手指不仅功能单一,而且限制还多的飞起。


老实说,张光沐觉得,【镇邪佩】和能够充分利用光能、热能、电能、辐射能等几乎正常人类认知范围内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能源的【黑玉手镯】比较起来,明显要逊色了许多。


值得一提的是,张光沐在进入《天下知》的世界之后,就一直在暗中研究这东西的种种属性,虽然今天夜里才是第一次使用,但结合之前观察分析获取的讯息,很快就通过排除法,找到了镇邪佩的充能方式。


不需要人体散发的热能,也并不依赖太阳能而运作。


它的能源,似乎是来自于……


人类的情绪。


本来张光沐以为是“感激”,后来才发现,并非如此。


只要是距离自己不是太远的人类,不论是恐惧、痛苦、喜悦亦或是其他什么情绪,只要足够强烈,都可以为镇邪佩提供能量。


尤其是……


这些人类的情绪目标是自己的时候,充能效果就愈发明显了!


在《天下知》的世界里面,已经够用了。


反正张光沐在看过剧本之后,知道自己不需要面对火炮级别及以上杀伤力的武器。


这样一来,其中的可操作性就太多了!


张光沐脑子里面至少有十种以上的《镇邪佩开发方案》,随便挑一种出来,都是各不相同的独立画风。


至于究竟选择那种金手指开发途径,张光沐心中隐约已经有了定数,打算取最契合《天下知》世界观和画风的那一种。


此时此刻,因为走路都能清晰感觉到脚下的虚浮,所以张光沐也没有在观察方面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只是当场探出手,在这夜中妖身上轻轻一拍。


啪!


一颗如同人头般硕大的妖魔,一个刚刚杀了不晓得多少无辜百姓的夜中妖,就这样,被张光沐一巴掌给拍没了!


将一头夜中妖收入镇邪佩里后,张光沐的脑海之中,仿佛有另一个自己开始说话了。


【今天夜里,我发现了“镇邪佩”的秘密。】


【这个玉佩,可以帮我镇压邪魔!任何妖魔鬼怪,都无法伤害到我!】


【于是,我立刻将其利用起来,拯救了大半个小镇居民的生命!】


【仔细想想,都感觉有些后怕。】


【如果我和身边这群游侠儿没有紧赶慢赶地走了一夜的路……】


【等我赶到这个地方,东莽镇上的居民,恐怕已经被妖魔杀尽了吧!】


【我张光沐少时立志,要为天下开太平!】


【拯救黎明苍生,就是得从小事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这一路上……我要尽己所能,拯救更多的百姓!】


张光沐微微颔首。


这剧本提示就说的很好,非常符合自己的心意。


可能控场组前面的铺垫,重点只是最后那一句话——多救人。


徐浅秋的制片组团队,和周魔的制片团队,风格完全不同。


如果说后者是秩序邪恶的话,那么前者就是典型的秩序善良。


哪怕是给“心声”,都给的这么仁慈,生怕观众们觉得控场组给的提示太多,全场保姆照顾小婴儿。


这一段剧本提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在整部剧中起到什么作用?


其实是在提醒剧情主角【赶考书生】主动去做一些事,收割他人的情绪,用来给镇邪佩“充电”。


只是,张光沐早就开始做这件事了。


可能……


他要做的事情,比控场组和导演预料的还要过火一点点。


回想起周魔,张光沐心中暗叹,自己好歹没跟混乱邪恶的导演合作过。


就感觉大家都比较矜持,没有谁真正是放飞自我的。


否则的话,在一个【混乱邪恶】属性的“天道”斗争,应该会很有趣吧?


一念及此,张光沐收摄思绪,视线扫荡小镇,发现还有许多夜中妖尚存。


既然自己有能力干掉目光所及的一切妖魔鬼怪,那就去做好了!


啪!


又是一巴掌挥过去。


一只【夜中妖】被镇压收容到了镇邪佩之中。


虽然这东西看上去似乎是具备飞行能力,但它们实际上也只是常常漂浮在距离地面一米七八左右的高度。


所以张光沐也不需要搬个梯子去“抓妖”。


不然的话,时髦值就瞬间掉下去了。


人前显圣,关键是格调要高,要帅!


爬梯子是个什么鬼!


只不过……


在暂时不需要担心镇邪佩能量供应的状况下,原本紧张刺激的战斗,在张光沐看来,就彻底变成了机械化的搬砖。


张光沐感觉自己就像是来到了流水线工厂一样,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收取着夜中妖。


没过多久,他就将肆虐小镇的两大妖魔全都收入镇邪佩中。


其实也不多,燃魔夜中妖各一半,加起来也就五十只的样子。


落在现场众人眼里,那就是神仙张光沐施展手段,斩妖除魔,令害人的妖邪魂飞魄散,彻底消散于虚空之中!


不再有人质疑张光沐的能力和来路。


毕竟……


小镇上这么多人,死的毫无反抗之力,显然是妖魔手段。


哪个装神弄鬼的家伙能让妖魔打配合的?


不可能!


稍微动动脑子思考一下就知道了。


与其不知死活地开口质疑,不如立刻跪拜神仙,看看能不能祈求到一丝福气。


“神仙保佑我发大财!”


“仙人在上,我想要娶个漂亮媳妇儿!”


“我想要生三个儿子继承家产!”


“求求神仙,让我家佑安客栈开遍整个大乾!”


“呜呜呜……神仙哥哥,求您复活我阿爹阿娘……”


这群人围着张光沐,跪了一地,嘭嘭嘭地磕着响头。


那声音是真的清脆。


有的人都把脑门磕出血了。


可张光沐并不是真神仙,没办法满足他们的祈愿。


只是这种时候,如果真下意识地否定了神仙的说法,那很有可能再闹出其他的乱子。


恩大成仇,升米恩斗米仇……


太多太多的种花家先贤语录在反复告诉张光沐,人性这东西可以信,却不能完全信。


经常考验人性的家伙,一般都翻车翻的比较惨烈。


施恩的过程之中,威严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东西。


所以……


这个时候,应该用其他方式应对。


“都起来吧。”


张光沐做了个平身的手势:“烧香拜我,是无用功。”


其实他还有蛮多话想说的,可惜这群被妖魔吓破胆的幸存者们完全听不进他的话,只是将他当成了精神寄托。


就像是溺水者看到了一根漂浮在水面上的稻草,就拼命伸出手,将要将其抓在掌心里面。


可惜,稻草终究不是救生圈,没办法将他们从溺水的状态中解脱出来,搞不好还可能被一起拖下水。


“张……张神仙!能不能复活我堂弟啊?”


一名比较眼熟的汉子来到了张光沐身边,低着头,虎目含泪,浑身颤抖,甚至就连声音都在发颤:“他也是您护卫……随从里的人。”


“虽然咱们游侠儿都是刀口舔血,但我把他带出来,没办法给他带回去……”


“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向他爹妈交差啊……”


张光沐其实蛮想直接回对方一句“往好处想,说不准等你回家,就会发现,故乡的人全都死绝了”。


毕竟,这话单纯从逻辑上来算,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故乡的人全都死绝,那也就意味着,这名护卫不再需要为自己堂弟的死发愁了。


而且大乾王朝哪个地方没有妖魔作乱?


除了京城是天子脚下,有降妖伏魔司镇压,其他地方的百姓都是名如草芥,说死就死了。


不过……


张光沐终究还是心软了。


他放弃了已经准备掏出来的应对方案,选择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感受到这些人希冀的目光,张光沐叹了口气。


他不动声色地将镇邪佩攥在掌心里,当即高高举起右拳。


嘭!


嘭!


一团幽兰鬼火在他右手之上断断续续地闪耀起来。


这种操作本质上,是用镇邪佩的功能,不断将【燃魔】放出再收入,强行给自己加上一层特效。


见到这一幕,原本一些已经站起来的人,又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浑身发软。


在场众人立刻屏住呼吸,不再随意发言,安静地侧耳聆听着张光沐的高论。


“今日死于此地之人,都已经被我用仙力送入地府轮回。”


说到这里,张光沐语气幽幽强调道:“也就是说,每个死在这里的人,下辈子都会转世投胎到大富大贵的人家,享尽人世间的一切荣华富贵。”


“我是神仙,这些话本不该说。”


“你们记住就好,不要乱传。”


张光沐眸光如刀,掠过众人,将这些幸存者们的种种表现尽收眼底。


惊喜交加的,感激不尽的,惶恐不安的,麻木无奈的,甚至还有邪念沸腾的……


世间百态皆有。


重点关注了两个表情不对劲、眼神让自己感到不爽的人之后,张光沐也只是默默记住了他们的相貌。


“这两个家伙……”


张光沐挑了挑眉,声如蚊呐:“是打算恩将仇报?”


救命之恩,不求报答,好歹也该给个好点的表情或者眼神反馈吧?


那副贪婪凶残的表情,明摆着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这个时候,有几个特立独行的小白团子在空中跳跃环绕着,叽叽喳喳地提醒着张光沐,他才装作不经意地偏转视线。


张光沐的眼角余光注意到,原来……


除了那两名眼神不对劲的陌生人之外,从家乡来的“自己人”之中,也有一个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明显带着杀意。


将三人记在黑名单上之后,张光沐单手倒负,一只手揣在身前,缓缓踱步回到了佑安客栈之中。


上佑安客栈二楼的过程中,张光沐不禁陷入沉思。


当初同时从同一个小乡镇里出来的护卫里面,死了五个人。


其中就包括黑壮的矮个子,汤华。


那个曾经想要抽张光沐耳光泄愤的青皮,那个欺负人不成被一笔戳到满地打滚的假横人,死了。


在燃魔的侵蚀之下,他化成了一团灰烬。


而苗志……


那个本来给张光沐感觉还算不错,一直很积极上进、非常执着于读书学习的游侠儿……


这人虽然还活着,但却也是刚才表情不对劲三两人之一。


张光沐通过从小白团们那里白嫖来的情报可以确定,苗志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使用镇邪佩的动作,所以,应该并不是见财起意。


那刹那间的阴鸷表情和眼神中的怨念,让张光沐恍然意识到……


苗志这人,不可深交!


要么直接一脚从队伍里踢出去!


要么得想办法给他弄死!


当了几次老大,虽然时间都不算太长,但张光沐也是有在逐渐进步的。


积累下来的实践经验,让张光沐逐渐明白了肃清队伍的重要性。


保持团队成员成分的纯洁,大家目标一致,才有可能齐头并进,走到最后!


成员之间常常勾心斗角的队伍,是撑不久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张光沐摇头晃脑地轻声念叨着这句话,随手锁死门窗,并且从镇邪佩中取出了“一粒”刚刚抓住的燃魔,将其摆放在床头。


然后他连衣服也没脱,就大大咧咧地躺在床榻上,开始睡觉。


或许是因为熬了两个大夜,之前补觉也没补多久,又经历一番乱战,张光沐感觉自己的脑袋刚刚接触到枕头,就瞬间进入了酣眠状态。


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当张光沐睁开双眼的时候,只觉得肚子里面咕咕直叫。


原本被锁死的窗户,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撬开。


现在正好是下午三点左右,太阳不算太毒辣,光线却十分明亮。


窗前三步远,靠窗的位置,留着一团人型灰烬。


地面上还掉落着一柄锋锐的匕首。


显然,这应该是昨天晚上对张光沐产生了杀机的三个人之中的一位。


对方连夜撬开窗户,不管是为了什么,总之都不是啥好东西。


漂浮在空中的小白团子们见到张光沐苏醒过来,纷纷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


“沐崽你总算醒了!”


“我艹!昨天晚上真惊险!幸好漏了一只燃魔,不然的话,《天下知》这部戏就得换主角了!”


“睡的跟特么猪一样!你差点被人杀了知不知道?!”


“他当然知道,而且在睡觉之前就布置好了警戒装置……”


“锁住窗户堵住门有个屁用……等等!难道……”


“谜语人滚出去!@课代表!”


“来了来了!刚才那位朋友的意思应该是,干掉夜袭者的那头燃魔,本身就是张光沐睡前专门放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