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 > 154赢麻了,掰回主线!(白萌加更)

154赢麻了,掰回主线!(白萌加更)

作者:燃冷光 返回目录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


滋滋滋……


浓郁的焦糊气息比之前清晰了数倍,血腥味倒是淡了不少。


唐凯旋单膝跪地,左手捂住右臂,面容狰狞扭曲,额头上青筋暴绽,发出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


原来,正志得意满、得势不饶人的唐凯旋,被一团碧蓝色鬼火直接烧掉了一条胳膊!


这不像是唐阑珊那样干净利落的断臂,而是被彻底焚毁了一条右臂!


废了!


作为武侯府世子,唐凯旋缺了一条胳膊,身体平衡被完全破坏,就没办法再像正常人一样舞刀弄枪。


他,彻底废了!


张光沐冷冰冰地扫了唐凯旋一眼,看对方的目光犹如看着一团垃圾,旋即将视线落在小唐身上:“这人,你是现在杀,还是等我科考完之后再杀?”


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如果没有唐阑珊这一层联系的话,张光沐根本就不会跟唐凯旋逼逼赖赖半句话,直接就动手爆头,让这人死的不能再死了。 m.xsw5.com首发


至于说,不管唐阑珊?


张光沐可没忘记,在制片大厦外,算卦妹子在关键时刻力挺自己,果断出手,直接砸爆唐凯旋脑袋的那一幕。


对于唐阑珊的过往,虽然张光沐了解的并不透彻,但通过她和唐凯旋的互动,大约也能猜测出一些。


作为无尽号战舰的舰长,张光沐认为自己有责任,也有义务化解每一名船员的心结,帮助伙伴们达成终极目标和人生梦想!


如果能够在《天下知》这部戏里让唐阑珊手刃唐凯旋的话……


应该多少可以让她化解一部分心结吧?


四分之一?


甚至是一半?


张光沐没有奢望太多,毕竟什么问题都得一点点处理解决,想要一蹴而就的家伙,大多都会经历惨败。


就像喜欢察言观色、明明是帝国皇子却做什么事都如履薄冰的筱筱好兄弟。


那种心结和执念,就很难化解,得对症下药,找到合适的机会才行。


除了李筱筱和唐阑珊之外,无尽饭桶群里的其他伙伴们,情况似乎也都好不到哪里去。


平时迷之自信,顺风膨胀,逆风却又怂到不行楚霸总……


对自己的崇拜情绪狂热到有些病态的小迷弟罗钻……


对炼丹熬药有着近乎魔性执念的姜灵……


其实在张光沐看来,这些内心的症结,其实都挺容易处理的。


最难办的,还是妻子在怀孕期间因为基因病而一尸两命的老大哥,辐射援助会的幕后匿名大金主,赵峥嵘!


张光沐觉得,以老大哥的痴情程度,自己想要化解他的心结,至少得通过《演绎之书》加个几百点,真正超凡脱俗,拥有一身出神入化的修为,能够逆转乾坤,活死人肉白骨,直接把赵老大的媳妇和孩子都复活过来才行。


这,就想的稍微有点遥远了。


“哎……”


张光沐叹了口气,发现无尽饭桶群里,除了自己之外,大家以前都挺惨的。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自己现在最大的毛病,大概是责任心太强。


摇了摇头,张光沐收摄思绪,将眸光聚焦在唐阑珊身上。


面对张光沐的发言,因为断臂而痛到近乎当场休克昏迷过去的算卦少女恍然惊醒过来。


大汗淋漓的唐阑珊,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唐凯旋居然也和自己一样,断了一臂。


而且对方更惨,连个念想都没有留下来。


唐唐阑珊隐约记得,似乎有谁跟自己讲过一些冷门的人天解剖秘识,说即便是皇宫里的太监,割了那二两肉之后,也会找个罐子好好保存,要么用防腐液,要么用石灰,珍而重之地藏起来,作为念想。


一念及此,唐阑珊不禁轻笑出声。


不晓得为什么,只是站在张光沐身边,她就感觉自己拥有了仿佛挥霍不尽的勇气。


这勇气无关男女之情,更像是道友之间的情谊。


更准确的说……


在唐阑珊看来,张光沐就像是江湖门派的宗主,而自己则是宗门中的寻常一员。


虽说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但……


只要站在这样伟岸强大的宗主身后,不管是遇到什么艰难困苦,都是能够克服的吧?


“不用等科举!”


唐阑珊没有让张光沐失望,干脆果决的给出了自己的答复:“这家伙是个祸害!我现在就杀了他!”


她真是这么想的。


从小就混迹江湖,还学过一些招摇撞骗的吃饭手段,唐阑珊自己不怕麻烦,却担心唐凯旋这样的癫狂小人事后打击报复张光沐,阻碍《妖魔格物》学说的传播。


一念及此,少女眼神狠戾,独臂抓住袖口中的一枚特制铜钱,就要暴起发难,将唐凯旋当场打死。


只是……


与正常人的反应截然不同,被废掉了一条胳膊的唐凯旋,并没有因为身体残疾而感到绝望。


他发出一阵病态的狂笑声,连滚带爬地与张光沐、唐阑珊拉开距离。


“嘻嘻嘻……哈哈哈哈!好好好!”


唐凯旋的笑声之中,带着哭腔:“反正我早就不想活了,要是真能杀我,那可真是太感谢这大恩大德了!”


或者说,他的哭声之中,带着些让旁观者只感觉头皮发麻的笑意。


“呵呵呵呵……只是……”


唐凯旋怪笑着说道:“今日侥幸不死,这份恩赐,定有后报!”


正常人被烧断一条胳膊,估计立刻就痛到昏死过去了。


可他却还能在剧痛之下维持理智,甚至放出狠话。


而且……


唐凯旋脸上诡异扭曲的笑容,实在瘆人。


断了条胳膊,他似乎一点都不悲伤,反倒给人一种喜上眉梢的感觉。


若非太过痛苦的话,恐怕他是真的要露出会心的微笑了。


这一刻,唐凯旋也抓住了机会,直接撞入人群,在几名唐武侯府的忠心护卫保护下,离开了妖魔格物的讲坛。


在这个过程中,张光沐本来是有机会将他秒杀的。


毕竟镇邪佩已经被张光沐开发到了一种近乎人间无敌的程度,原本只能用来保命的金牙签,到了张光沐手中,摇身一变,成为了犹如神器般的存在。


张光沐认为,即便是面对千军万马,自己凭借镇邪佩,能将之轻易屠戮殆尽!


就算是不求秒杀,将唐凯旋打算双腿,当场捕获,也是可以的。


可惜……


大乾新皇杨炽有意无意地拦在了张光沐追缉唐凯旋的路上。


“唐武侯世代忠良,大贤良师也是大乾未来的国师,都是朕的左膀右臂,是整个皇朝不可或缺的力量。”


杨炽笑了笑,说道:“不如给朕一个面子,放过唐武侯这一次。”


“武侯那边,等到科举之后,我会去说,让他亲自给你道个歉,如何?”


杨炽觉得自己面子还挺大的。


毕竟是大乾皇朝的新王,头顶上没有谁拥有更高权利了。


虽说自家老爷子还活着,但没兵没权没名没势的【太上皇】,被幽禁起来,啥也不是,连【太子】都不如。


所以杨炽这样跟张光沐说话,是一种试探,同样也是他留给张光沐最后的仁慈。


毕竟他曾经叫过张光沐一句【仙父】。


哪怕并非真心实意,杨炽也觉得,自己在真正杀死张光沐之前,得假惺惺一点,递出一个对方大概率会拒绝的和平信号。


听到这话,张光沐就知道,杨炽这人和《炎狼堡》时期比较起来,明显要成熟了许多,帝王心术和制衡手段逐渐玩的顺畅起来了,不再像当初那样,一副令人厌恶的人上人派头。


虽说杨炽内心深处或许仍然是这么想的,但……


至少他学会如何遮掩自己的真实想法了。


这一点,从大乾和京城之内杨炽的风评就能看出些许端倪——


百姓们对杨炽并无恶感,甚至还觉得他是一位仁慈善良,体恤百姓的仁君!


在没有为天下苍生做出什么正经好事之前,就能得到一个仁字,杨炽可谓是进步如飞,真正完成了蜕变。


当日的少堡主林炫,今日的杨炽,变得更虚伪了,也变得更强了。


只不过……


张光沐先是给了唐阑珊一个放心的眼神,低声说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唐凯旋死定了,我说的。”


算卦少女面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唇角却是噙着一抹笑意,虚弱地点了点头。


她相信张光沐。


哪怕没有这样的承诺,唐阑珊也愿意相信这位让大乾百姓都为之疯狂的大贤良师。


实际上,说完这话之后,张光沐就开始有点后悔了。


跟唐凯旋无关。


张光沐主要是担心超级人工智能【佛】老哥觉得自己在针对佛教,最终评价的时候给自己来一波求仁得仁,直接一个不及格评价糊脸上。


然而,在【演技3】的辅助下,张光沐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等会找个冰窖,把断臂冷藏起来,免得腐朽了。”


张光沐低头看向地面上的那条手臂,对身边的信徒们嘱托道:“等到《妖魔格物》再完善一些之后,这条断掉的手臂,未尝不能重新接回来。”


语毕,张光沐淡淡地看了杨炽一眼:“只要不影响科举,其余一切,陛下高兴就好。”


唐武侯世代忠良?


简直瞎的一逼!


莫说唐凯旋这个神经病了,即便是上一代唐武侯,那个被自家儿子下毒的倒霉蛋,也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为了谋朝篡位,在天子眼皮子底下做了半辈子的准备。


否则的话,唐凯旋就算是临时起意,想要谋反,也是做不到的。


从小白团子们那里白嫖到的情报,张光沐知道,之前在杨炽身边的那个公公魏思齐,已经在暗中投靠了唐凯旋。


理由很简单——在菩提庙外,他听到了杨炽亲口说出了【仙父】这两个字。


魏思齐认为自己必须早做打算,否则的话,等到杨炽彻底坐稳屁股底下的龙椅之后,很可能杀人灭口。


甚至,魏思齐还想着串联张光沐和唐凯旋的力量,一起兵谏,劝太上皇拨乱反正。


只不过,那位公公的动作稍微慢了一点,没来得及联系上【大贤良师】这边。


张光沐挑了挑眉,吁了口气,只将杨炽的这种反应理解为灯下黑。


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在《炎狼堡》里结下的梁子,他总感觉杨炽对自己的警惕心很重,而对唐凯旋的警惕却又低的离谱,


如果警惕程度可以量化成为数值的话,张光沐觉得大乾的新天子杨炽对自身的警惕为70,对唐武侯府的警惕大约在10左右。


行叭!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


张光沐觉得杨家的皇位,坐不了多久了。


现在只希望皇权动荡不会影响到自己的主线剧情推动。


——张光沐自认为是一名有道德有节操的潜意识演员,无论其他人崩到什么程度,把剧本撕成什么样子,自己作为主角,都要把主线老老实实走到最后!


《天下知》这部戏不是赶考书生一路遭遇妖魔,有惊无险地赶到京城,最终通过科举考试金榜题名,成为状元,一举成名天下知的故事么?


张光沐觉得自己能给它掰回主线上来!


什么狗屁的皇权更迭和权势斗争,哪有自己提着毛笔写卷子好看?


只是……


因为张光沐和唐阑珊对话过程中,并没有压低声音,杨炽也听到了他不给面子的那句“唐凯旋死定了”。


新皇帝眼神微变,眸光闪烁,面色稍微显得有些阴沉。


张光沐这家伙……


简直取死有道!


话说回来,其实杨炽也只是利用张光沐作为大贤良师的神圣性和正义性罢了。


等他真正坐稳了皇位,不仅仅是张光沐……


包括唐阑珊和张光沐那五百多虔诚信徒,一个也逃不了,全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