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超凡从撕剧本开始 > 220【S级魔导试炼】!(月票加更)

220【S级魔导试炼】!(月票加更)

作者:燃冷光 返回目录

半天时间可以做什么?


对于张光沐本人而言,半天时间已经足够证明自己的修真天赋是麻瓜了。


如果说单类超凡天赋满分一百,正常人类大约在零和十之间晃悠的话……


那么,在月饼的加持下,张光沐的魔法天赋是最顶级的一百点,那么他的修真天赋就是零。


对的,零。


虽然也算是正常人类,但张光沐也算是纯纯的【凡人】了,即便是天地灵气充足,苦修百年,也仍然会卡在炼气一层之前的门槛,不得入仙门之内的那种倒霉蛋……


在小白团子们的帮助下,张光沐可以确定,人家夏连山的确拿出了真东西。


只是自己太菜,无法入门,怪不了人家。


不过……


张光沐坚信,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没办法修仙就没办法修仙呗,多大点事? m.xsw5.com首发


好消息是……


张光沐发现自己可以直接从那些基础修真知识中汲取养分。


身体天赋拉胯,好歹自己智力水平和理解能力没被挂上负面状态。


科学都能跟魔法结合了,修真凭什么不能?


思维固化是阻碍个人进步最大的拦路虎!


张光沐稍微尝试了一下,使用那些来自岳一纪的基础修真知识,不断填补、完善自己的原罪魔法体系,发现虽然存在一些难度,但的确是可行的,至少比自己闷着头幻想更高境界是什么要高效无数倍。


实际上……


七原罪魔法到现在,只差《色欲》、《暴怒》、《贪婪》这三个了。


不过,《色欲》听起来太难听了。


作为二十一世纪种花家接班人的张光沐,一直以来都与黄赌毒不共戴天。


所以……


张光沐决定直接给它开除七原罪的序列,改名为《欲念》。


将【演技】点到4之后,能够随时改变自身气质以后,张光沐就已经有了初步的《欲念》魔法框架。


现在得到了来自岳一纪的基础修真知识,就相当于给骨架之上填充了血肉,接下来只需要完善一些细节即可,不需要耗费太多精力了。


言归正传,本来张光沐是打算亲自去见西半球魔法公会会长,想办法通过对方面见魔法皇帝,为蘑城讨要主城待遇的。


现在……


因为岳一纪超额完成任务,西半球魔法公会会长亲自来到了张光沐所居住的地方。


身着一袭大红色法袍的朱南华,装备着种种珍贵的魔法炼金道具,虽然和张光沐比较起来,顿时就显得有些土鳖起来,装备等级明显差了至少一个档次,但他走起路来仍是金光闪闪,贵气逼人的模样,不论是到哪里,都会给人一种“这是个大人物”的感觉。


完成了部分使命的岳一纪,带着姜灵回归蘑城赴任去了。


所以现在,面对老朋友朱南华的,只有张光沐和月饼而已。


月饼懒洋洋地抬头看了朱南华一眼:“喵~”


这人一看就不是自家坐骑的对手,不足为虑!


来到张光沐面前的朱南华却是面上笑容逐渐僵硬,陷入沉默之中。


“……”


在见到张光沐之前,朱南华觉得自己和这位拥有【少年法圣】、【蘑城之主】、【紫金救赎者】等诸多称号的年轻人应该有不少共同话题,即便对方的天赋强到无人能及,在阅历方面还也要被自己碾压,掌控谈话局面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


真正来到张光沐面前之后,朱南华才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想多了。


不晓得为什么,一看到这人,他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下意识地就想要缩脖子,离开对方的视野范围之内。


那种油然而生的抵触情绪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朱南华完全不晓得应该怎么安抚自己的内心情绪变幻。


“难道是因为我潜力干涸……所以对他产生了嫉妒情绪?”


朱南华低着头,开始反思:“不可能啊!我本来就没什么厉害的天赋,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全靠背景关系和长袖善舞的情商……”


“我巴不得张光沐潜力比历代圣魔法师都高,他越强,我能抱的大腿就越粗,怎么可能嫉妒他?”


作为魔法公会的两位会长之一,朱南华的个人实力与东半球镇压琥珀城的那位李烛玉比较起来,要直接弱了一个档次。


他甚至连魔导士都算不上,仅仅只是一名上位魔法师而已——甚至就连他的上位魔法师评定,都有很大的水分,单纯靠禁术都不行。他的上位魔法师级别,是靠着无数珍贵秘药浇灌出来的。


朱南华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光论实力,在皇都之中,有许多人能够给自己按在地上摩擦。


别的不谈,公会驻地里的那些魔导士副会长,一个二个都能将他吊起来打。


朱南华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张光沐的对手。


不过……


他能够当上西半球魔法公会会长,一方面是他会懂事,能够好好完成皇帝给的任务,另一方面也是会做人,和同事之间关系好,总能够拿出让每个人都满意的利益分配方案。


所以,朱南华虽然个人战力拉胯,只能欺负级别比自己低的魔法师,但也没什么人跟他结仇——给他足够时间的话,他可以调动至少三位魔导士级别的战力!


朱南华收摄思绪,不再纠结自己为什么会对张光沐产生那种复杂的情绪。


因为他很清楚,理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在接下来的接触交流过程之中,得好好结交张光沐,给对方留下一个不错的第一印象,最好能够成为朋友。


朱南华咧开嘴角,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主动打起了招呼:“尊敬的张光沐冕下,日安。”


这种称呼就有点恬不知耻了。


在魔法星的历史上,能够用【冕下】来称呼的,只有圣魔法师和神话传说故事里的神祇。


除此之外,即便是皇帝,也没资格用这样的词汇。


张光沐再怎么有潜力,现在也只不过是一名上位魔法师罢了。


他甚至连魔导士都算不上。


“我是西半球魔法公会会长朱南华。”


“许多人用【守旧势力的走狗】来称呼我,我却并不认为自己是新生势力的敌人。”


话匣子一打开,朱南华就进入到了自己的舒适地带,越说越顺利:“在我看来,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人或者朋友,只有永远的‘义理’。”


他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如果在朱南华的调查资料中,张光沐是一名非常在乎金钱,将财富视作高于一切存在的人,那他今天所说的,就不会是“义理”,而是“利益”了。


“在我看来,【食物集团】所追求的‘天下安定,两界和平’,就是现阶段高于一切的义理!”


“那些没有见识过战争残酷的人,总是盲目地憧憬着、吹捧着战争的绚烂、美好,实际上,用蓝星联邦的话说,这些人就是‘叶公好龙’的典范。”


“只要能够为了和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不论是【守旧派】也好,【革新派】也罢,在我看来,都是值得尊敬的。”


见到张光沐微微颔首,表示认可,朱南华面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在他看来,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开端。


语毕,朱南华朝着张光沐微微欠身,态度放的很低,语气诚恳道:“我和您一样,是喜欢开门见山的人,那么,在这里就直入主题好了!”


“在出发之前,陛下特地嘱托我,说您是【金色人才】,一个时代也未必会出现一个的伟大人物,是未来注定要改变世界的存在。”


说到这里,朱南华压低声音,用类似于悄悄话的口吻对张光沐说道:“陛下有自己的一套人才评定体系。”


“从低到高,分别是白、绿、蓝、紫、红、金。”


“在您出现之前,帝国唯一的【金色人才】,是圣魔法师洛克斯。”


“可惜,那位已经陨落……”


“否则的话,或许在那位的帮助下,您能够达到超越圣魔法师的更高层次!”


不要钱的好听话张口就来,朱南华恨不得将张光沐吹的天花乱坠。


“您的诉求,我和陛下已经知悉了。”


“换做其他郡的城主想要争取主城待遇,就必须等到皇家魔法交流研讨会的时候。”


“至于您……”


“特殊人才,特殊对待。”


“我和陛下讨论过后,绕开了帝国法典和铁律的某些限制。”


“您只需要达到【魔导士】的层次,或者完成一次S级【魔导试炼】,都可以。”


对于他的吹捧,张光沐表现的淡定如常,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倒是漂浮在空中的小白团子们,疯狂地刷起了弹幕。


“当然选S级【魔导试炼】啊!沐子哥这不是乱杀!”


“之前虐菜挺爽的,不过那也就相当于一个热身罢了,我想看一场势均力敌的对决!”


“课代表来了!张銱眼中‘势均力敌的对手’——特指‘两招才能秒杀的敌人’!”


“本来还以为张光沐会跟岳一纪打个爽呢,结果直接就嘴炮收服了……我凑!这一届七子星这么难带的么?智能导演们估计现在已经麻爪了吧?这戏接下来怎么拍啊?”


“超级智能导演的水平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类导演之上,放心吧!大帝之路一年一次,怎么可能跟你闹着玩啊?拭目以待就好了!”


“确实……不过我还是对现在的S级【魔导试炼】比较感兴趣……”


“我之前把镜头锁定在琥珀城那边——悬赏足够,且东西半球两大魔法公会十年都无法完成的自由任务,才会升格为S级【魔导试炼】吧?”


“报!试炼的讨伐目标是一头弄死过两位魔导士的【古代恶龙】!”


听到这里,张光沐来了兴趣。


本来他对快速晋升到【魔导士】没什么特殊想法,想着打牢基础,顺其自然就好。


毕竟,【魔导士】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自己研究设计恒定性魔导阵。


张光沐就算能自己勾勒很定性魔导阵,也至少得花十年功夫,才能制造出一件和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同级别的魔导炼金装备。


而这样的“战斗服装”,张光沐还有好几套……


不过……


“如果我晋升到【魔导士】,又完成了了S级【魔导试炼】,能提个条件么?”


张光沐想到一件比当皇家魔法交流研讨会的【裁判】有趣、有意义十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