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重生成虎,开局吞噬女帝伴生青莲 > 第44章 破禁拂尘,阵法宗师

第44章 破禁拂尘,阵法宗师

作者:东皇太一 返回目录

秦风打开万界商城,输入关键词:


“破除修士法器禁桎”


下一秒,很多商品出现在万界商城中:


【破禁拂尘,拂尘在手,破禁我有,只需将此拂尘在法器上轻轻挥动,禁桎就能被破除,傻瓜式操作,轻松好用,值得拥有,售价只需999】


看着这破禁拂尘的介绍,秦风颇为喜欢:


“不错啊,随便用拂尘朝法器上一刷,直接就能将禁桎破掉,这还真是傻瓜式操作呢。”


“有此拂尘在手,禁桎在我面前,那不形同虚设吗。”


心动归心动,可这价格,还是让秦风有点不舍得。


所以,他打算再看看,要选出一个既好用又便宜的才行。


于是,秦风继续向下看着:


【破禁金蜂,破禁桎为此金蜂血脉神通,其体内生长有破禁桎符纹,将其放在法器上,此金蜂可查看出法器禁桎之所在,之后,用尾部蜂针,可将禁桎破除】 https://m.xsw5.com


看到这里,秦风不由笑了起来:


“这小蜜蜂,好像蛮好玩的吗,竟然血脉神通就是破禁桎”


秦风知道玄幻世界,浩瀚无垠,无奇不有,不过这种血脉神通就是破禁桎的生灵,还是第一次见到。


此刻,秦风继续看着,他想着,若是这金蜂不太贵的话,就买下来。


不仅可以用它来破禁桎,说不定,秦风还能学到它的血脉神通呢,那以后,秦风也能随手破禁桎了。


只是,在这么继续看了看后,秦风有点无语起来:


【此金蜂为金蜂幼虫,需养三年后,才可显化出破禁桎神通,售价300点】


“我特么,这还得我亲自养成,三年啊,得养上三年,我现在就想破开这褴褛衫的禁桎好不好。”


300点的售价,秦风觉得倒还可以,但这金蜂只是幼虫,需要秦风养,这就比较麻烦了。


“这个在万界商城上卖金蜂的家伙,估计就是自己不想养,才拿出来卖的吧。”


秦风不由吐槽着。


他知道,万界商城上的商品,其实都是各个世界的修士提供的,万界商城只是一个平台。


秦风没有买这金蜂,他没时间来养,所以继续向下看着。


【宗师级阵法传承,法器禁桎的本质,是一种阵法,法器原主人靠阵法手段,将其意志烙印在法器之上,此为禁桎,此商品,可根据阵法原理破除禁桎】


【售价:两种模式,自学型,999点,秒会型,1099点】


看过这商品后,秦风略微皱眉:


“这个商品,似曾相识啊。”


很快,秦风就想到了:


“还真见过,这不不久前想破开那国库防御大阵时,就见过这商品吗。”


“当时觉得还要学习阵法,太麻烦,没想到这次,出了个秒会价,要多花100点。”


1099的售价,说实话,不便宜,不过在思索片刻后,秦风决定,就买它了。


“这阵法传承的售价,跟那破禁拂尘相差无几,要说哪个用起来更酷炫,那肯定是破禁拂尘,拂尘轻轻挥动,就能破除禁桎。”


“不过性价比,还是这阵法传承更高,那破禁拂尘,只能用来破禁桎,而这宗师级阵法传承,不只能破禁桎,还能破阵,不只能破,还能摆阵。”


“如果能秒会的话,以后很多阵法就不用再花吞噬值购买了,这样一算,可就能省很多了。”


想清楚这些,秦风花费1099点,这也算是大手笔,将这宗师级阵法传承买了下来。


秦风买的是秒会型,等买下的一刻,他就见到自己商城物品栏多出了一页金灿灿的符纹。


这符纹如一页纸上的文字一般,闪烁跳动着。


秦风将其取出,下一秒,这一页金色符纹就飘荡着接触到他的虎脑袋,之后,进入秦风的脑海中。


也是在这一瞬,那玄妙的阵法,秦风瞬间学会了。


就是这般的轻松,秦风就成了一位阵法宗师。


这若是被别人知道,肯定会惊为天人的。


要知道,宗师级阵法师,在整个大楚王朝都找不出一个。


剑溪宗因为专修剑道,宗门之中,按理说也是没有阵法宗师的。


不过,剑溪宗除了宗主跟九位峰主之外,也有一些强大的供奉,剑溪宗会给这些供奉想要的好处,而这些供奉,会待在剑溪宗,帮剑溪宗做事。


两者之间,为合作关系。


这些供奉里,兴许是有阵法宗师的。


阵法宗师去到剑溪宗这种大势力,都可以做供奉,享受比肩九位峰主的待遇,可想而知,秦风这1099点,花的是很值的。


现在的秦风,就算不用霓虹裳给他的剑溪玉牌,只要展示下自己的阵法威能,瞬间就会被宗主亲自接待的。


此刻,秦风没去想这么多,现在最重要的事就两件,一是帮着楚琉璃护法。


二,则是先将褴褛衫的禁桎破开,这也算是试一下自己阵法大宗师的实力啊。


秦风的神念,朝着体内妖府中的褴褛衫望去。


秦风依旧没将褴褛衫拿出来,依旧让它在妖府中吸收着生机呢。


不过此刻,秦风再次望向褴褛衫时,却能看到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他见到了这褴褛衫上,暗中流动着的禁桎。


这禁桎就仿佛是一道无形的枷锁,将整个褴褛衫给封锁住了。


“那我要做的,就是将这枷锁解开。”


一边说着,秦风已经在寻求破禁桎之法了。


秦风仔细看了看后发现,这禁桎,是由七道锁链构成的,这七道锁链盘根交错,缠绕在褴褛衫上。


想要破开它,难度是非常高的。


因为这七道锁链,是环环相扣的,只有精准的从七条锁链中找到第一条,才能依次为序列,一条一条的破开。


一旦找错了,非但解不开,还会受到这禁桎之中那位九重天人境强者留下的强大意志的攻击。


所以此禁桎破解起来不仅繁琐,还很凶险。


那大楚祖兽不是阵法大师,无法破开,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这一切,却是难不倒秦风的。


作为阵法大宗师,他的脑海中有着各种阵法的破解以及演化之法,此刻那些破解之法在他脑海中高速推演组合,以此来推演出对这禁桎的破除。


打个比方,这就像是超级学霸,面对高考数学最后那道压轴题,一般学生见了,都是一脸懵,而秦风这种超级学霸,就只觉玄奥有趣。


片刻之后,秦风嘴角一笑:


“找到第一道锁链的头绪了。”


说话间,秦风虎爪一挥,这一刻的他,演示了什么叫心有猛虎,细嗅蔷薇,那充满力量的虎爪竟是跟绣花一般,从那褴褛衫之上捏起一条符纹闪烁的锁链,之后如小猫咪玩毛线球一般,将一道锁链直接抽了出来。


也是在这一刻,那原本暗淡的褴褛衫之上,一层金芒猛地亮起,其防御力,瞬间释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