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重生成虎,开局吞噬女帝伴生青莲 > 第125章 第一峰上留剑痕

第125章 第一峰上留剑痕

作者:东皇太一 返回目录

秦风拙剑挥动,施展出了一招审判之刃。


秦婉儿站在一旁仔细看着,感知告诉她,秦风施展的这一招,的确是秦剑的审判之刃。


不过,她又能察觉出,这跟审判之刃不尽相同。


但是,至于哪里不同,她却也无法表达清楚。


就在秦婉儿有些困惑时,这恐怖的一剑,仿佛无视距离一般,很快,斩到了那第一峰上。


那第一峰之上,一处房间内,姜于鹤正在对楚傲天讲着什么呢。


“傲天啊,一个月后的中期大比,非常重要,赢了,非但能为咱们第一峰争光,你还能作为咱们剑溪宗的代表之一,参加中域的试炼。”


“中域试炼,那绝对是让每一位修士羡慕的大事。”


“那试炼之地,有着数之不尽的天材地宝,每一位参加过中域试炼的人,都会寻求到自己的机缘。”


“说句实话,现在剑溪宗的九位峰主,每个人当年都是参加过中域试炼的。”


“他们正是靠着中域试炼所得的机缘,才能一个个坐上峰主之位。” m.xsw5.com首发


“傲天你的目标,是要成为剑溪宗未来宗主的,那就更需要去到那中域试炼了。”


听着这话,楚傲天认真点头:


“放心吧舅舅,傲天一定努力修炼的,不说别的,这次,咱们第一峰一定要击败那秦风所在的第五峰。”


“那第五峰不是废柴峰吗,咱们,就将那些废柴狠狠踩在脚下,也让那秦风脸上无光。”


这话,听得姜于鹤也满意点头:


“那是当然,那秦风,实在是可恶,不过,他傻傻的入了第五峰,那就不怪咱们了。”


说着,楚傲天两人相视一下,之后大笑起来。


只是,不等他们笑太久,秦风斩出的恐怖一剑,就正好朝着这二人所在的屋子斩了过来。


“嗯?什么气息,如此危险。”


“傲天,快走。”


那姜于鹤毕竟是天人强者,感知力还是很强的。


就在秦风这一剑斩来的一瞬,姜于鹤隔着房子,就感受到了威胁。


于是他大袖一甩,卷起楚傲天就飞出了屋子。


也是在这一刻,秦风那厚重的剑气斩了过来。


“轰隆隆”


原始秦剑的剑气,太过磅礴,以至于一瞬,那房子不是被斩为两段,而是如遭遇狂风一般,瞬间就被肆虐的剑气给撕扯了个粉碎。


姜于鹤在逃出房屋后,更是挥手在身前施展出一道如墙壁一般的剑气防御。


这才将秦风的一剑挡下。


纵然如此,这一剑,也在第一峰上造成了不小的动静,不只是那几间房屋,就连第一峰坚硬的地面,都被斩出上百米深,数十米宽的一道沟壑。


这沟壑有着数千米长,一时间,碎掉的石块乱飞。


等那审判之刃过后,楚傲天心有余悸的怒道:


“舅舅,是谁,竟然如此大胆,敢偷袭我们第一峰。”


姜于鹤的目光朝着四下望去,同时释放出自己敏锐的感知。


只是,他感知了下方圆百里,根本没感知到什么。


这让姜于鹤面露惊骇之色:


“这一剑,竟是从方圆百里之外斩来的,这到底是谁斩出的一剑,这又是什么剑法,百里之外斩来,一剑之威,竟还如此恐怖?”


姜于鹤是又震撼又困惑。


在他的认知里,整个剑溪宗乃至整个中域,除了剑道九式之外,就找不出威力这么强的剑法了。


可现在这一剑,明显不是剑道九式啊。


是何人,斩出如此一剑?


“难道是出自某位峰主之手?”


姜于鹤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若非天人强者,不可能一剑之威恐怖如斯。


就在那姜于鹤被震撼时,第五峰上,秦婉儿也被深深震撼了。


剑溪宗占地是很广阔的,第五峰到第一峰的距离,隔着百里之遥。


不过,纵然距离遥远,秦风在第一峰上留下的这道千米长的剑痕,秦婉儿还是能看到的,在她的眼里,这剑痕,不过一条头发丝一样细的线。


可纵然是这样,秦婉儿已然被震撼住了。


“秦,秦风,你这一剑,竟然隔着百里斩到了第一峰,而且还在第一峰上留下了剑痕。”


秦婉儿捂着小嘴惊讶道。


她很清楚,就算自己倾尽全力斩出一剑,剑气肆虐百里,这根本做不到。


而且,就算做到了,如此漫长的距离后,剑气也早就如强弩之末,连一棵草都斩不断,更别说在山体上留下剑痕了。


望着这妮子的震撼,秦风一笑:


“你觉得这一剑,是你们大秦皇室的审判之刃吗?”


一时间,秦婉儿犹豫了,略微思索后,她摇摇头:


“这,看上去很像,但却又不完全是,更重要的是,这一剑,更为厚重磅礴,我们大秦皇室的秦剑,纵然天人境的父皇施展出这一招,也恐怕不如秦风你这一剑更强。”


“所以,你这一剑,的确比我大秦皇室的秦剑更玄妙。”


秦风笑着:


“那我告诉你,这就是原始秦剑,是你们大秦皇室剑术,失传之前的威能,你可信?”


这下,听得秦婉儿热血激荡起来。


秦风一开始说时,她还是不信的,但此刻,她开始信了。


随着这么一信,秦婉儿真就有了一种人生被颠覆的感觉,她那原本以为很坚定的人生观,开始动摇了。


当然,这种动摇,是充满喜悦的。


“如果真有原始秦剑,还是这般强的原始秦剑,那等我学会后,我的剑道造诣,岂不是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在秦婉儿激动时,秦风继续道:


“看来,你是相信原始秦剑了,那黄金古族血脉呢?”


“若你也信的话,我可以帮你觉醒此血脉,到时候,你可就不只是普通的秦婉儿了,你将是一位绝世天骄。”


“甚至,走上女帝之路,也犹未可知。”


“信是不信,你好好想想,然后给我个回答,信的话,原始秦剑,黄金古族血脉,你都将拥有。”


“不信的话,那就算了。”


数完,秦风迈开虎步,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不等秦风走出几步,他的身后,一道坚定的少女声音响起:


“少兽哥哥,婉儿相信。”


“还请少兽哥哥教给婉儿。”


说完,秦婉儿躬身给秦风行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