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穿书六零:我成了闷骚糙汉的娇妻 > 第363章 你认识我爹?

第363章 你认识我爹?

作者:木垚垚 返回目录

康寄声闻言,回想了下自己前面说的话,好像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呀。


他直接问道:“讲真,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你能说得再明白点吗?”


他坚决不承认是自己愚笨,而是因为霍一然说话实在是说一半不说一半这样很不好。


“名誉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么的重要,还有众口铄金的道理,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不希望你将我家的事当故事一样说给别人听。”霍一然十分认真的说道。


康寄声:……


这回康寄声懂了,原来霍一然在意的是自己说陆靖沉觊觎他妻子的事。


不过也对,自己的妻子被旁人觊觎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若处理不好,流言伤害的总是女性。


“行了,我知道了,我绝不会对第三个人说你与陆靖沉之间的真实矛盾是什么,不会影响你家那个谁谁的信誉,哪怕是我的媳妇、连襟也不行,可以了吧?果然是老霍的种,除了样子像,性格也像个十足。”想起昨晚在周微月病房前看到的一幕,康寄声还是识趣的说道。


唉,老霍是妻管严,没想到小霍也是妻管严。


更没想到这玩意也能遗传,且还有青于蓝胜于蓝的倾向。


思及此,康寄声突然间很后悔没早把自己的刚嫁人的小闺女介绍给霍一然,要不然小闺女肯定就幸福的很,不用面对那样的一大家子。 https://m.xsw5.com


想到小女婿一家,康寄声气得牙痒痒的,恨自己看漏眼了。


康寄声这话刚落下后,霍一然看着他,诧异的问道:“你所说的老霍是?”


“我说的老霍就是你爹。”


“你认识我爹?他叫什么名字?”霍一然皱着眉头,不太相信的问道。


霍泰安的人脉虽广,可是大部分都是同道中人,康寄声这样的人应该不会被他认可。


“霍泰安,他是我的……恩人和债主,不过吧,我目前还没做好挨打的准备,你等我做好后,你再给他说……”


康寄声的话还没落下,门外就传来了霍泰安阴森的声音,“要我儿子对我说啥呢?你咋就不能亲自对我说?”


一听到霍泰安的声音,康寄声就忙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像只迷失了方向的蚂蚁一样哐哐四处乱转。


可惜,康寄声还没找到能藏身的地方,就被脸色严肃的霍泰安给拽住了后衣领,他的声音仿佛从牙缝里磨了出来一样,“康寄声,还我钱来!”


看到这个像要别人还命的阵势,霍一然以为康寄声欠了霍泰安很多钱。


结果,真他妈的出人意料。


康寄声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霍泰安,“老霍,虽然我知道借了你钱八年不还很不好,但是你能不能再通融我一下,别打我也别催我。我这突然见到你,身上一点准备都没有,暂时没钱还给你啊!我这个月发了工资后再给你可行?”


这一刻,康寄声对自己的小闺女没有与霍一然结婚是更加的后悔。


要是两家是亲家,霍泰安好意思问自己要这区区的五毛钱吗?


霍泰安怒目一瞪,“呸,我看你才可刑……我都打听好了,你现在是副院长,一个月的工资就有五十元,欠我的五毛钱还不起?你骗谁呢?”


霍泰安昨天下午一下把霍一然给的三十元花完了,现在又是一个分文都没有的穷光蛋。


再问儿子要钱是不可能的。


因此康寄声的这五毛钱,对霍泰安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


有了五毛钱就可以给王翠花买半斤鸡蛋糕了,怎么能不重要呢!


康寄声一脸羞涩的说道:“你不是不知道我家同志把家多厉害,我身上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其实……哪怕是下个月,我都不一定能有钱还你。要不我想办法给你丈母娘的住院费打个折,走我的亲属关系当还债?”


实在是本来要还霍泰安的五毛钱,在六年前就被他用了。


从他家老同志的手里拿了钱后,他转头用来买了几两手卷烟,如今真没有理由可以要钱了。


毕竟他家老同志干别的不行,算账是一流一的好。


霍一然听到这话,突然觉得看着一本正经,有名声地位的康寄声,可能也不怎么可靠,与此同时也终于明白俩人为何会是朋友了。


为了五毛钱,就公私不分,和霍泰安一样的不靠谱!!


因此听到不靠谱的是霍泰安同意了,霍一然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他还是忍无可忍的提醒道:“康副院长,您可别忘了咱们暗处还有敌人!”


听到霍一然这话,霍泰安也难得的正经了起来,“啥敌人?要我帮忙吗?”


康寄声这人虽看着不靠谱,但是起码说话算话。


因此他保持沉默,眼巴巴等着霍一然解释。


可是,他没曾想到霍一然会这般不给他老子面子,一句不关你事就搪塞了。


然后,康寄声没想到印象里性格暴躁的霍泰安居然就真的听话不再问了。


这两人咋看着父不像父,子不像子,反而是父像子,子像父。


不过借着这事,倒也给了康寄声说话的余地。


康寄声:“那我能不能问一下你是怎么把陆靖沉折磨成那鬼样子的,我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狼狈,真是后悔手上没有照相机,要不然肯定要拍下来,晒上几百份分给他的仇家。”


几百份这个词就用得很巧妙了。


霍泰安弱弱的插话,问道:“这陆靖沉是何方人物,咋比我还能惹事,居然能得罪几百人?”


话题被这么一打断就很难续上,好在康寄声也不着急,安静地看父子俩另类的相处。


霍一然睨了霍泰安一眼,“你既然知道自己能惹事,怎么就不能改一下?还有就是你将娘一个人留在病房里,有没有想过会不会有急需你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会有麻烦,而你又不再?”


霍一然不想让霍泰安知道太多糟心的事,于是故意挑他在意的事说道。


果然,霍泰安一听到王翠花,对这个事仅有的八卦全没了,手掌伸出,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儿子,你娘说想吃鸡蛋糕、米糕,可是我昨天给她们买衣服什么的,把钱全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