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快穿之病娇都想独占我 > 第18章 渣了病娇正夫后18

第18章 渣了病娇正夫后18

作者:熹玉 返回目录

青梧乖乖去杀鸡,苏荷满意地看着他的背影。


突然察觉一道视线,侧头去看,发现谢枝虞单手扶着门边,目光毫无波澜地看着她。


见她注意到,立马移开了视线,就要回屋。


“等等。”


苏荷叫住了他,谢枝虞背影一僵,像是小猫出现应激反应。


不过苏荷并没有走过去,而是站在那里懒散地说,“屋内有好些布料,你拿着练练手,早日给我做出一件像样的冬衣。”


“连针线活都不会的夫郎,是会被人笑话的,枝虞哥哥应该不喜欢那样的,对吧?”


谢枝虞没有回答,在原地停留了片刻后,就继续往屋内走去。


苏荷也不管他听没听进去,反正到了时间他会检查。


若是敷衍她,又或者把她的话当耳旁风,那她就将那些布料扯了给他做床褥,让他日日换新,夜夜细瞧。


眸中闪过一丝跃跃欲试,苏荷又突然转过头,对上厨房那边青梧来不及收回的视线。 m.xsw5.com首发


“看什么?杀你的鸡。”


青梧心里说不出的郁堵,只觉得苏荷脸色变得极快。


前一刻对着公子笑意吟吟,语气温柔,虽然说的是混账话,但也没有对他这么凶巴巴。


虽然他知道不该这么胡思乱想,但脑子里时不时就冒出苏荷破坏他任务时,对他的所作所为。


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公子隐瞒,没有说出那个劫走任务目标的人是苏荷。


他莫名心虚,明知不对,就是说不出口。


总觉得那样做,公子就不会让他继续做家仆了。


“你、在、想、什、么?”


身后幽幽传来一个声音,苏荷不知何时出现,一只手搭上他的肩。


青梧惊得一紧张,直接用菜刀把鸡脖子剁了,飙了一脸鸡血。


“噫……”


苏荷后退,后退,再后退,嫌弃地退出了厨房。


嘴里还不忘说扎心话。


“你这男儿郎,忒狠,哪有你这么杀鸡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经常干这种抹脖子砍头的事呢。”


青梧憋红着一张脸,顾不得擦拭脸上的血迹。


“我没有,我……”


“算了算了。”苏荷摆手打断他,“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脏死了,赶紧擦擦继续做鸡汤吧,我再出门一趟。”


说完,就往门外而去,留下欲言又止,憋屈得慌的青梧,慢慢低下了头,有些说不出的委屈。


片刻后,他捏起袖子一角擦血迹,擦着擦着,只觉得心里越发堵得慌。


“我不脏的。”


呢喃着,他紧紧地抿着唇,只觉得这句话带给他的冲击前所未有的大。


但他幼时流落街头时,也不是没被别人说脏过,那些他都不在意,不过心。


偏偏这次,怎么都受不了。


这晚,下起了大雪,青梧蜷缩在厨房的茅草窝里,身上裹紧带补丁的棉被,身体忽冷忽热,发起了高烧。


还做了梦。


梦里光怪陆离,有着奇怪的建筑,还有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


她总是打趣调侃他,但在他难受时,也会陪伴他。


[不脏,一点都不脏。]


他听见梦里那个女人伸手擦去‘他’脸上的血迹,又在片刻后反悔。


[好吧,确实有点脏,这血味道太难闻了,还是你本来的味道好闻,走,我们去洗香香。]


拉着脸红得滴血,手足无措的‘他’进了个有水的地方,又自己出去。


[洗干净了,然后赶紧给我做饭,我饿了。]


那理直气壮的口吻嚣张又娇气,偏偏青梧见梦中的自己还乐意宠着她。


[嗯,我给你做鸡汤。]


画面一转,青梧感觉更加冷了,这次他好像被禁锢在了谁的身体里。


很快,他就发现,是梦中的自己。


只是他能听见能看见,却无法掌控这具身体,只能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看着梦中的自己在寒风中无助地落泪,手里抱着个瓷器做的罐子,但格外的花里胡哨,颜色看得人花眼皱眉。


[这么难看,你一定会受不了的,然后晚上托梦骂我。]


青梧听见那个脑子似乎不是很正常的自己,一边哽咽,一边絮絮叨叨很多。


但总的来说,就是让谁一定要给他托梦,不然等他死后,就跟她合葬。


让他下辈子也能跟她有遇见的缘分。


苏荷也做了个梦,梦见上一个世界的小杀手拿着十八米长的大砍刀朝她哭着追了过来,吓得她赶紧跑。


一边跑一边问他原因,但他就是不说话,就是追着她跑,气得苏荷忍无可忍,直接把人打了一顿。


然后他哭得更凄惨了,稀里哗啦。


[你欺负人,你欺负人,你骗我,你骗我…]


苏荷挥起的拳头落不下去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杀手那张面瘫似的脸,情绪波动如此喜剧怜人。


[我怎么就欺负你,骗你了。]


杀手哭得更凶了。


[你就是欺负我,你就是骗我!]


苏荷的拳头又硬了。


就在这时,她听到一阵咳嗽声,很小的声音,但她听得一清二楚。


循着声音看去,梦境如旋涡颠倒,苏荷晕乎乎地醒了过来,抬手一弹,远处的烛台就亮了。


揉了揉眼睛,苏荷打算去如厕,又听见那阵咳嗽。


这次更清晰了。


披上外衣,苏荷开门走出去,被雪花扑了个满面。


还在内力还能御寒,很快她就调整过来,往咳嗽声传来的厨房走去。


灶台里的火已经快要熄灭了,走进里面,大堆的柴火后是一捆捆的茅草。


围成半个弧形,里面塌陷不少脱米的稻草跟茅草,小小少年连个枕头都没有,只有一床被褥将自己裹在里面睡觉。


咳嗽声就是他发出来的。


苏荷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先把灶台的火重新烧了起来,添了木材,又往大锅里重新添了些凉水,以免烧干。


这才借着火光走到青梧的面前,蹲下身摸了摸他的额头。


很烫。


她惊奇。


习武之人的身体,最是耐寒,且还有内力抵御,他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的?


苏荷不理解,但非常好奇。


总不能让人死在这,她试图将人叫醒。


半盏茶的工夫后,她放弃了,干脆直接掀开那沾了茅草的被子,把有些软趴趴的人扛在了肩上。


想了想,又打了一盆热水,一起带回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