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小说屋 > 玄学大佬他只信科学 > 第164章 成了光头

第164章 成了光头

作者:淳汐澜 返回目录

林逸:“……”


众人:“……”清醒大人的光头,嗯,还是满不错的。不对,清醒大人被自己的灵宠给诅咒掉毛……掉头发了……


怎么办?好想笑呀……


无常们也是集体懵了,看着清醒大人那瞪圆了的眸子,和痴傻不可置信的模样,与平日威严形像不符的懵逼相,想笑又不敢笑,憋得相当痛苦。


“乌,画!”林逸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看到林逸顶着一颗大光头,甚至气到身子都不自觉升空了,乌画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赶紧求饶:“主人我错了,我错了,都怪我嘴贱……”用扇子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白洁用爪子捂着狐狸脸,惊呼一声:“主人,您的头发……乌画,你死定了,你这个乌鸦嘴!”爪子下的狐狸脸却是幸灾乐祸。乌画这张贱嘴啊,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就是娘娘庙里的四大门,也多被他嘴贱诅咒过。现在白洁已能预测乌画被主人打得半死然后被逐出家门的下场了。


一阵疯狂大笑传来,是老曹,现场这么多人鬼,也只有老曹敢笑了,还笑得如此猖狂。众人又羡又妒地看着老曹,纷纷捂着唇,唉,憋笑实在太痛苦了!


老曹笑得直打跌,因为林逸的模样,真的太搞笑了,那又懵又呆的模样,简直是几百年都没遇到过的,直接被自己的灵宠给咒成了光头,要这是说传到阴间去,不知要笑掉多少鬼牙。


林逸懵过后,又是生气,然后是恼羞成怒:“笑,你再笑!信不信我揍你!”


“哈哈哈……”老曹停不下来了,因为实在太搞笑了,完全是千年难遇的奇景有木有啊。 一秒记住https://www.xsw5.com


林逸气得全身发抖,不知是该先揍老曹,还是先揍乌画。


白洁却自以为善解人意地安慰他:“主人别生气了,乌画也不是故意的,他就是这张嘴惹祸,其实,他有时候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主要是他脾气实在太暴躁了,一旦发起脾气来,就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上次在娘娘庙,还直接把一只黄门给咒得整整半年不举。主人只是掉头发,也算是较轻的了。”


乌画恨道:“白洁,你个死狐狸,居然落井下石。”


白洁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被咒不举,这简直就是人间灾难啊。我们虽然是道士,但也有那方面的需求啊,再说了,我们又没有真正出家。无常们也是同样的想法,虽然我们大多数没娶老婆,可窖子没少逛,女鬼没少泡,真要是被咒到不举,鬼生一片阴暗啊。


而老曹,总算停下了笑意,但此时已是唉哟唉哟地抱着腰,因为肚皮都给笑痛了。


林逸深吸口气,冷静下来,看着一脸不安彷徨的乌画,又看着幸灾乐祸的白洁,还有这些想笑又不敢笑只把肩膀耸的道士和无常,在心头顺了几遍气,这才道:“乌画,给你诅咒这家伙,我就饶你这一回。”指着老曹,虽然脸被蒙着看不到表情,但面罩下绝对是一张狰狞的脸。


还在笑的老曹:“啊?”


乌画仿佛得了特赦,对着老曹张口就来:“啊什么啊?很好笑是吗?那你就继续笑吧,笑到天亮最好。”


“啊……”老曹愣了下,果然就不可控制地大笑起来,“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哈哈哈,我错了……哈哈哈……你这死乌鸦……”笑得停不下来的老曹痛苦地弯着腰,边笑边认错。


林逸报得大仇,总算不难堪了,平静地戴好帽子,发现大家还木木地盯着自己,忍不住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光头的督察使吗?”


道士们集体低下头来,纷纷描补道:“其实清醒大人光头也很好看的。”


“对对,清醒大人光头也满帅的。”然后死死地咬着唇,肩膀微耸,不行,憋不住了。


林逸恼羞成怒,当这么多年无常,还从未像今天这样丢脸过,被自己的宠物给咒得掉毛,而这只贱鸟还是自己主动领回来的灵宠,天大的努火,含泪也得忍了。


于是林逸决定化羞愤为力量,指着罗光明道:“把黄平野身上的无相法衣剥了。”


罗光明懵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赶紧屁颠颠地去剥黄平野尸身上的无相法衣。


这无相法衣可是萨天师曾穿过的宝衣,驱邪除阴,端得无比厉害。


顶级天蚕衣的质材,用朱砂浸泡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金丝钱,一针一线地在衣服上绣满了驱鬼符纹,穿在身上不但轻薄透气,还是目前世面上最顶级的防身法器。一切阴邪都不能近身,难怪黄平野恶惯满盈,被阴间通辑多年,还能相安无事。想着刚才的情形,要是没有清醒大人力助,他们这一行人不说全军覆没,至少拿黄平野是毫无办法的。


罗光明剥下无相法衣,小心翼翼地折叠好,眼巴巴地看着林逸。


“清醒大人,宝衣在此。您看……”咱俩啥关系呀,这宝衣估计只能送给自己了。清醒大人可是鬼神呢,拿这宝衣也是无用,也只有自己才配得这件宝衣了,略略略……


林逸面无表情地道:“拿过来。”


“啊!哦,好!”罗光明一脸懵逼上前,把宝衣双手递了过去。


林逸接过宝衣,打量一番,点点头,就把宝衣收进了储物戒。


众人:“……”清醒大人法力高强,不,应该是有大气运加身,或是有大功德在身,方能无惧宝衣对魂体的伤害。


无常:“……”清醒大人牛逼!鬼魂克星的法衣也能安然接触,难怪人家入职不到十年就能一路高升。


而九幽地府勾魂总长李长恭也是一脸苦涩,今日捉拿邪道黄平野,本是个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却是出师未捷,第一个被黄平野所伤的高阶鬼神。反而对门的人间清醒,那一身战斗力已能吊打他了,连把他灼伤到现在都未恢复的无相宝衣也能接触,高低立现。


黄平野睁着仅剩的一只眼睛,还在那不可置信大叫:“不可能,就算你是督察使,也不能接触我的无相宝衣。你肯定不是鬼,你绝对不是真正的鬼!”


无常们:“……”清醒大人当然不是一般的鬼,而是东岳猛鬼!


道士:“……”清醒大人确实不是普通的鬼,而是令人仰望的鬼神!


和尚们:“……”清醒大人确实不是一般的鬼,而是个贪吃鬼。


林逸轻描淡写地解释道:“这宝衣是我师父他老人家生前之物。”这可是师父老人家在阳间游历时所得宝衣,自己是他老人家的弟子,宝衣当然也是自己的了。


众人恍然,难怪清醒大人法力高强,又还无惧法宝伤害,敢情这是人家师父之物。


无常们也松了口气,我就说嘛,难怪清醒大人这般厉害,原来拥有这么厉害的背景。


黄平野还是不可置信地狂叫:“宝衣是萨守坚之物,就算你是他弟子,但你是阴魂之身,也是无法碰触法衣的。你肯定不是真正的鬼。”


林逸心虚,冷冷喝道:“废话可真多。师父他老人家素来疼我,给我走走后门又怎么了?你不服气么?不服气来咬我呀。”


和尚道士:“……”清醒大人真的太皮了。


无常们也是神色古怪,没想到清醒大人也有如此跳脱的一面。


林逸生怕黄平野又胡言乱语,让他当场掉马甲,赶紧挥挥手:“赶紧把这老东西带走。堵嘴,吵得我脑仁痛。”


无常们赶紧照做,带着抓到的厉鬼和被乌画打得面目全非的黄平野的魂魄飞快地飘走了。


至于老曹,还在那痛苦大笑,“哈哈……我错了,林逸,我错了……呜呜……哈哈哈……”


见老曹已经蹲在地上,笑得格外痛苦,林逸的气也消了大半,老曹之所以敢这么明张目胆嘲笑他,还不是因为他太好欺负的缘故,于是阴阴地道:“还笑吗?”


“不笑了,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哈……”


林逸见他受到惩罚了,这才对乌画道:“有没有补救的方法?”


“有倒是有……”乌画有些不情愿地道,“一脚踹到粪坑去。”


“啊……哈哈哈……”老曹快要哭了,但林逸却一把揪起老曹,说,“这个可以有。”一路往山下飘去。


“哈哈哈……不,哈哈哈……”


黄五跟在身后大叫:“主人,还有一只鬼没带走啊。”


林逸这才想到,还有一只厉鬼被拴在另一处树林里,不过他现在也无遐顾及,拽着老曹的衣领,就去找粪坑了。


道士们正在摸黑下山,听到头顶飘来的哈哈大笑声,纷纷抬头,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二鬼,良久,集体爆出狂笑。


“该死哈哈哈……这帮……哈哈哈……臭道士……居然也在笑哈哈哈,笑,笑话我……”老曹耳力极好,有气无力地笑着。


到处转了圈,林逸没找到粪坑,好在,找了个正在对着后街道排水沟倾倒潲水的夜店人员,林逸觉得潲水与粪池差不多,便带着老曹飘了过去,让白洁把排水沟上的排水盖打开。


“唉呀,好脏的……”白洁下意识地不愿干。她可是美丽迷人优雅的狐仙子呢,怎能干这种脏活呢?


但林逸冷冷瞥了她一眼。


白洁脖子一缩,赶紧去了。


又提了一桶潲水出来倒的夜店员工,就瞧到非常诡异的一幕,下水道的排水盖居然凭空飘了起来,浮在半空,紧接着,有什么扑嗵声传来,然后,一个全身黑衣头戴高帽的男子从下水道里爬了起来,头上,脸上,全是潲水,正在那大叫:“清醒,乌画,你们这两个大混蛋,我要宰了你……”


夜店员工张大嘴巴,正要说话,那个浮在半空的排水盖,居然自个儿砸在这黑衣男子身上,直接把黑衣男子砸进了下水道,夜店员工还以为是杀人灭口呢,吓得站在那,如木头般,硬是不敢吭上一声。


但没过一会,排水盖被黑衣男子顶了起来,再然后,夜店员工就看到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一幕,那黑衣男子顶着满身的潲水,居然从下水道里飘了起来。对,就是用飘的方式,飘出地面后,又在地上疯狂地跺着脚,然后指着空气恨恨地道:“你们给我等着,呜呜……”然后哭着消失不见了。


夜店员工都快吓尿了,而更让他诡异的是,那排水盖,又浮了起来,仿佛被什么东西提在手中,又给盖到了原位。紧接着,夜店员工只觉一阵香风袭来,离下水道不远处专门用来清洁的水龙头,居然哗啦啦地放出水来。


这还没完,一旁的装着清洁剂的塑料桶,还被凭空按了几下,滴出几大滴清洁液,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响后,水龙头被凭空关上。


过了良久,夜店员工直觉对方走了后,这才缓缓动了动身子,然后一溜烟冲进屋子里,把门关上。


……


林逸把受了伤的黄五夫妇带回了家中,对乌画道:“从今往后,管好自己的嘴,你诅咒别人也就罢了,要是敢咒到我身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乌画表现得特别乖巧:“知道了,主人,保证今后再也不嘴贱了。我就是骂别人也绝不会再骂您了。”


“记住你的话。”林逸敲了他的头一下,又对白洁道,“黄五夫妇都受伤了,你好生照顾他们。”


“哦……”乌画没被赶,也没挨揍,白洁很是郁抑,觉得太不公平了,主人对乌画太宽容了,为什么对她就如此苛刻呢?不但让她干脏活累活,还对她如此苛刻。呜呜,堂堂九尾狐,为什么连只乌鸦都不如啊?


……


林逸没想到的是,他不但魂魄掉了头发,就是肉身的头发也跟着掉得精光。


魂魄归位后,下意识地摸了自己的头,看着满手的发丝,懵了。


看着还睡得跟猪一样的晏立军,林逸只得离魂,去就近的超市拿了瓶脱毛膏,放到洗手台上。


而晏立军清晨醒来一睁眼,就瞧到一张亮晃晃的脑袋在眼前晃,一时间还没认出是林逸来,还问了句:“你是谁?你怎么在我房间?”


林逸坐在床前,指了指自己的头发,一脸生无可恋:“老晏,哪里有卖假发的?”


笔趣鸽